主题:河里政治话题太多,改改口味。我在国外搞拆迁 (1) -- 七天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101 阅 4132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20-05-02 08:35:45
4514164 复 4513261
七天七天`504`/bbsIMG/face/0000.gif`70`10429`26798`233793`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3-05-19 10:30:50`
河里政治话题太多,改改口味。我在国外搞拆迁 (4) 37

找我们礼不直气不壮,钉子户就去找镇政府,由于觉得自己占理,闹得十分厉害。在钉子户和镇政府闹的过程中,小镇居民分成两派,一派觉得钉子户太贪心,尤其是那些住在附近的人;另一派觉得A公司不应该因为点小钱让项目停摆。镇政府夹在中间,请求我们举行了一次OPEN HOUSE。我们的表现中规中矩,不多说了。说一说钉子户、镇长、议员、媒体的表现。

钉子户的发言比较有意思。他拿出了A公司上一年的财务公告,说,“你们公司去年利润有xxx,挣了那么多钱,应当回馈社会......”这段话一说,满场哗然。钉子户一看不对,开始嫌补偿不够,说自己花了很多钱装修,要xx万不算多----他自己把要求的补偿数字当众公布出来。

镇长已经被他折腾得七窍生烟,听到他要求的补偿数字,大步走下台,拿起一叠报纸,翻到地产广告页,开始念上面的地产广告:

x市x区,独立房、xx型车库、土地面积xxx、房屋面积xxx、x室x卫、20xx年建成,xx万

x镇,独立房、xx型车库、土地面积xxx、房屋面积xxx、x室x卫、20xx年建成,xx万

x市x高品位区,独立房、xx型车库、土地面积xxx、房屋面积xxx、x室x卫、20xx年建成,xx万

......

镇长一口气念了将近10分钟,然后说,你说说你要的钱能买个什么样的房,你的房又是个什么样的房。

钉子户开始狡辩,无非是我的房虽然不好、但是装修花了大本钱。

小镇居民,住在钉子户附近的利益和我们的项目息息相关,因此参加Open House积极性较高,而住的比较远的居民,参加Open House的积极性较低,因此参加Open House的,反对钉子户的较多。

听到钉子户关于自己房子虽然不值钱、但是装修花了大本钱的边界,开始议论纷纷。

钉子户看势头不对,赶快转进,指责镇政府规划错误,造成他损失(其实没有损失,因为我们的估价是按正常开发估的)。镇长的回答是标准答案,“镇政府规划没有错误,因为1950's年代的事情没有文字记录”,但是“镇政府以后会吸取教训”。钉子户赶紧顺竿爬,“既然镇政府有错误(这是偷换概念:教训vs.错误),让他接受业主公司的补偿也可以,镇政府把双方的差价补出来就行了...”

这是一个犯众怒的要求,因为镇政府的收入来源于地产税,政府赔钱,在场的各位都要掏腰包。而且要赔也不能只赔一家,中间那家更有资格要求赔偿。

所以,我觉得钉子户当众提出这个要求,非常的SB。除了孤立自己,让所有人觉得他不可理喻,没有任何好处。

这个请求不仅镇政府不能答应,我们也不能答应。

理论上讲,问题出现后,附近房屋的价格会受到影响。但是在实际操作中,我们特别强调房屋估价不要考虑这个因素。前面说过,我们做事讲究依据,如果镇政府真的公开给了补偿,我们的估价基准就变了。

一片哗然之后,镇长坚定地拒绝了这个要求。

这个时候该选区的议员也站了出来。议员是干嘛的?议员是代表大多数的,既然有大多数可以代表,议员要是不站出来打落水狗,那可就是职业素养问题了。

钉子户一下被逼到墙角。

于是钉子户只好瘦驴拉硬屎,“如果不满足我的要求,我们法庭上见!”----这话是冲镇长说的,事实上他只起诉了镇政府。

镇长回应“悉听尊便。”

在钉子户拂袖而去的时候,镇长又加了句,“希望律师不收你钱。”

既然进入诉讼程序,自然旷日持久,项目组暂时解散。我的拆迁经历也到此为止。


通宝推:桥上,听松,
2020-05-02 08:3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