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关于“野外”的诸多回忆(0) -- 奔波儿

2020-05-06 08:09:37奔波儿
【原创】(1)黑眼睛的姑娘

原以为地质队的驻地怎么也得是个山窝窝吧,没想到和自家所在工厂一样,村落包围,稻田环伺,树木葱茏,十余栋家属楼,点缀其间。

那次作客,和哥们儿的父母并没有长谈,其实连他的父亲也没见着,因为我的这位伯伯出野外了,正在秦岭山中云深不知处。而哥们儿的母亲,在子校教书,同时照顾他们姐弟三人。

不过,也正是那次出行,让自己对地质,或者说地学有了初步的了解。在地质队员的眼中,那山、那水都和常人所见所闻的是不一样的,每一块石头都有着数以百万年计的历史。对于自己,更是充满着幻想,期盼着哪一天,能在人迹罕至处觅得金银财宝、玛瑙翡翠。大学时,一次洗澡,旁边站着的是五十来岁的岩石学老师,我们爷俩边洗边聊天,他说自己进入地质大门,是因为少时老想着能进入深山老林,拜访绝世高人,学得一身武功。看来,俺们是殊途同归啊。

哥们儿的父亲是印尼归国华侨,五十年代回到内地,在北京求学,因为擅长游泳,成为校游泳队的队长,而他的一名队员是一位土生土长的北京姑娘,也就是哥们儿的母亲。毕业后,伯伯来到秦岭脚下,常年在深山密林中勘探矿藏,而阿姨则留在了北京。但没多久,她毅然决然地离开了皇城根儿,奔波千里,在秦岭山中的野营地,和伯伯成婚,并最终留在了那里,而为此,她放弃了北京户口以及自己钟爱的专业,成了子校的一位普通教师。

在姜文拍的《太阳照常升起》中,一位黑眼睛的姑娘,骑着骆驼,穿过漫漫黄沙,来到地质队的营地,和爱人相会。那一夜,大漠深处,篝火熊熊,人们舞蹈欢唱。

黑眼睛的姑娘(维语)

高考之后,我接受了伯伯和阿姨的建议,入了地学大门;而我的哥们儿,则学了机械,难道是因为去我家玩了一趟的缘故?又是数年,伯伯和阿姨在北京含饴弄孙之余,还保持着青年时期的爱好,老俩口儿经常去游泳池里畅游一番。

通宝推:醉寺,黄序,楚庄王,梓童,尚儒,农民家的狗,桥上,陈王奋起挥黄钺,吴用,三笑,袁大头,不远攸高,PCB,胶州大白菜,
帖:4515715 复 4515484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