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科学地解释——近来大家火气怎么越来越大 -- 普鲁托

2020-05-06 23:31:50编号87405
谈谈情绪管理我之所见

一说情绪管理,大家想到的是什么呢?我不生气。

这个理解,问题很大。

谈谈共产党。党政军这个说法大家都是很熟的,大家也知道党管政府,党管军队,可是,党具体干什么呢?具体怎么干呢?

把党建在连队上,这也是大家都知道的,也就是在连一级设立党代表,后来管这种叫政委。政委是做思想工作的,这也是大家都知道的,另有人说,所谓思想工作就是“洗脑”,对不对?大错特错。

我在读井冈山革命史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现象,但凡国民党要来“剿匪”,共产党就要开会,这个会非常重要。实际上,共产党历史上有若干重要会议,都是要开在要办事之前。

怎么来理解这个问题?不如看下面这个例子。

张三正在开车,突然从后面超过来一辆车,张三一惊,继而欲追上去别对方一下,但此时【转念一想】……

这个【转念一想】,就是上文提到的【开会】。当注意,【开会】是开在“中间”,前面是有敌来袭,开会要形成一个决议,这个决议就是明确如何应对,下一步怎么办。

国民党前来“剿匪”,共产党先产生【本能反应】,如前例中,“吓了一跳”。接着,有的人就“想追上去别对方一下”,有的就“心一慌,手中的方向盘失去了控制”。一般来说,有主张打的,我们一般说这种叫左派,有主张跑的,我们一般说这种叫右派。左派跟右派往往是互相瞧不起,左派会说右派胆子小,右派会说左派没头脑。

所谓情绪管理,就是在【本能反应】出来之后,要开一个会,这个会开得成功与否,几乎可以决定结果的好坏。那么什么样的会开得不成功呢?红军在井冈山遭遇两次大的失败,一个叫“三月失败”,一个叫“六月失败”,这两次会议开得都很失败,因为决议是上级【强压】之下而形成的。

这就是为什么会说,情绪管理靠忍是不行的,终究还是会爆发的原因。但凡开得成功的会,几乎全是毛泽东主持。毛泽东就是情绪管理大师,他管理的不是自己的情绪,而是一个团队的情绪,既反左倾的盲目乐观,亦反右倾的盲目悲观。

今天的“文山会海”,可以说,都是在跟毛泽东学,问题是学得很不像。这是为什么呢?那是因为没有学到家。

毛泽东并不是等到开会才来解决问题,他的功夫做在“诗外”。在平日他就喜欢跟人聊天,广泛的调研,这样,他早早就知道了,在此时,左倾开始冒头,在彼时,右倾占有优势。比如毛泽东所写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就是针对右倾而写的,具体来说,就是在这篇文章发表前半年,林彪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而大家都知道,林彪一贯的右倾。当林彪“敢”于提出自己右倾的主张时,就说明右倾已然有了相当多拥护者,加上其它一些调查,就可以确定,右倾再不纠正它,就会酿成大错。除了“星星之火”,还有《红旗到底能打多久》这一类文章,都是针对右倾来谈的。还有许多文章是针对左倾的,这里就不举例了。

这是毛泽东的“术”,他先是在平时注意观察,注意聆听左右两派的看法,根据具体情况,他或选择一对一的谈心,或选择在党内刊物发表重要文章,如此,在开会之前,问题就已经解决了一大半。

换而言之,等到开会时,左右两派的分歧已经缩小了,已经能听得进去对方的见解了。在会议上,他往往是先让各方畅所欲言,有什么想法摆到桌面上来,接下来他会提出一些有启发性的问题,引导与会各方看到自己的盲点,看到对方的主张或有成功的可能,如此一来,当会议决议形成时,多数人的思想形成了统一。不论最后的决议是打还是跑,左派或右派,都会全力去执行。因为这种执行并不是“下级服从上级”,而是确实认为可以打,可以跑,需要打,需要跑。也不是表面上所示的“少数服从多数”,而是在一定程度上达成了共识。这就是关键,共识才是关键。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换到个体,就叫忍。只要是“忍”出来的决议,最后结果都是失败的,这一点前面已经提及。

为什么毛泽东能成为党的领袖呢?那就是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像毛泽东这样善于管理团队情绪。他总是能及时纠偏,总是能叫人心悦诚服,因而不断的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

我们能从井冈山的革命史中学到什么呢?其实,我们每个人,脑子里都是有一个左派,有一个右派的,左派喜贪婪,右派易恐惧,这两个词听起来都是贬义,但不能否认,这是客观存在。

有的人总是认为,要把贪婪和恐惧抹掉,可是,真这么做了,还能叫人吗?好比说,要把党内的左派和右派消灭,都可能吗?这不光是不可能,还有害。为什么党内既需要左派还需要右派?这是因为左派抬头的时候,若没有右派的力量,如何遏制它?光凭毛泽东一个人吗?反之亦然,右派抬头时,若没有左派,如何纠正它?所以说,一个正常的人,一定是既贪婪亦恐惧的,一定是既有左派亦有右派的,这是两股【有用】的力量。关键就在于,是否能让二者在形成决议时,能在很大程度上形成共识。

而正如前面所介绍的,要做到这一点,事情要做在前面。在平日,就要自己当自己的党代表,当自己的政委,注意观察自己,是左派在滋生还是右派在抬头,要跟他们谈心,写文章,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长久的练习,等到“敌军来袭”,要开会,要形成决议时,就能快速形成合力,做出一个正确的决策。

所以说,情绪管理并不是所谓的不生气,所谓的好脾气,而是【当】打则打,【该】跑就跑,打得对,跑得对。

当别人突然从后面超过来,一个声音高叫:追上去,别他,紧跟着另一个声音说道:鲁莽,又紧跟着一个声音高叫:胆怯,人怂,再紧跟着一个声音提出:没准人家有急事。一个声音继续高叫:这种人非要治他不可,另一个声音接话道:即便要治也当交给执法部门;一个声音继续高叫: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另一个声音接话道:既然咽不下,可以往外吐气,来,深呼吸……

最后形成决议:算了。并且左派还想,“真别说,离不开右派”,右派也想,“别得意,下一回兴许得听左派的”。因而思想工作也并不是所谓的“洗脑”。

最后我想说的是,我本人以为,毛泽东、共产党,都是很好的老师,我这个学生只能努力去学,学成啥样就是啥样。

通宝推:最爱睡睡睡,诸葛小花,中秋下的城市,PCB,okcgb,empire2007,道可道,天空不空,方恨少,三笑,
帖:4515910 复 4515112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