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五代人物故事:李罕之 -- 燕人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4 阅 377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注:本帖有补充帖
2020-05-07 13:03:41
主题:4516163
燕人
燕人`8681`/bbsIMG/face/0000.gif`70`15561`16914`186695`从五品上:朝请大夫|游骑将军`2005-10-26 12:46:38`
五代人物故事:李罕之 42

史书需要对照来读。就五代史初期而言,至少有五本互为参考,旧唐书,新唐书,旧五代史,新五代史和资治通鉴。有意见以为资治通鉴可信程度高。我曰不然。资治通鉴的特点是,历史叙事是从中央政府的视角记录国家主要事件起因始末,所以对皇帝大臣来说可以“资治”。而多数史书是以人物立传,不易发现事件的主要线索,但是胜在史实更详细。我前次写后梁名将王彦章的时候,有同学以为欧阳修的《新五代史》重道德评判而轻史实,关于王彦章的部分出自王家私传。实际上司马光的《资治通鉴》也未可全信呢。例如王彦章战时配备双枪。这点王家私传都没有记载,何以司马光就写到史书中。所以说其人其事必要从多处信息来源互为验证才行。但是很多情形下无法验证,只好下断言,或姑妄言之。梁启超以为《资治通鉴》在断言时优于他书,能够并列诸说,这也是它的有点之一。

以上是我读书的一点闲话。正文如下。

李罕之出身河南农民世家,有一身好拳脚,但脾气很暴躁。小时候读书读不下去就去做和尚。没有寺庙能接受他这样脾气顽劣的。他做和尚的最后一天是在河南延津地方集市上化缘。从早到晚也没有搞到吃的。怨怒积累之下,他扯破了僧衣,决定去参加黄巢的造反军。因为勇力过人,他很快成为反军头目。黄巢军渡江南下的时候,他没有跟从。《旧五代史》说他怕手下兵士反叛,《新五代史》说他带领兵士,总而言之他向唐政府投降,摇身一变成为手握军队的政府官员。这是李罕之的人生第一个转折点。此时未来的后梁太祖朱温还正在跟从黄巢南下的路上。二年后在山东河南老兄弟争求下,黄巢帅军从广东北返攻下长安。又四年身死名灭。如果他留在广东,坐观藩镇征战,唐朝历史会被改写。农民的乡土意识于李罕之是优点,于黄巢则是致命缺点。

李罕之做了几年州刺史,最后升迁到洛阳成了东都留守,河南尹。此时黄巢已死。李与黄巢余党秦宗权战,不敌,退兵到渑池地方。他的上司河阳节度使诸葛爽治所在黄河北岸的孟州(今孟州地方)。他死后,手下大将刘经与李罕之争权,在渑池洛阳一线对战。李罕之击败刘经后,与诸葛爽前下属张言合作,想从今巩义县地方过黄河攻取孟州。结果两人战败,只好据守到怀州今沁阳地方。不久,秦宗权手下悍将孙儒夺取了孟州。诸葛爽的儿子仲方率众投奔方正崛起的宣武军节度使,驻扎在开封的朱温。被朱温击败后,孙儒逃归秦宗权所据的蔡州(今河南汝南县地方)。李罕之和张言收集残众,求助于当年有过交往的大军阀太原李克用。在李克用军帮助下孟州被从朱温手中夺回。李克用上表唐朝廷,任命李罕之为河阳节度使同平章事,张言为东都留守河南尹。河阳节度使治所孟州,下辖孟州,怀州,卫州,地域相当于现在河南省黄河故道以北、太行山以南、浚县以西和黄河南岸的孟津县、荥阳市的汜水镇、广武镇等地,是东都洛阳的北方门户。李罕之由此成为一方藩镇兼朝廷大员。

李罕之和张言因为共同反对刘经而成为患难之交。《旧五代史》说二人“刻臂为盟”,在胳膊上刺字。《新五代史》只说二人“交臂為盟”。更兼张言升任的乃是罕之的旧职,李罕之对张言予取予求毫不客气。多次因张言不能满足他的军需要求而拘捕河南府官员加以鞭笞他本是个粗人,没有治民方略;更兼脾气暴躁,贪腐多疑。来自东方诸藩镇西去长安的贡品也被他截留。既占据河阳后,又向河中节度使管辖区进军。河中节度使驻所在蒲州,今山西永济地区。他夺取绛州即今山西新绛县后,继续进攻晋州,今山西绛县。河中节度使王重盈的弟弟重荣是当年击败朱温并引荐其投降唐朝廷的恩人。王重盈因之向朱温求援。同时秘密结交张言。张言早就对李罕之不满,趁李罕之集聚全军围攻晋州的时候,夜里发兵攻孟州。李罕之单身逃到太原李克用处。李克用又为他申请了泽州刺史的官位,仍然保留河阳节度使的头衔。泽州在今天的山西晋城地方,与河阳,河中接壤。李克用派大军助他攻打孟州。张言不能支持,把儿子送给朱温作人质换取朱温出军。《旧五代史》和《资治通鉴》说朱温军战胜,李罕之退守泽州。《新五代史》说朱温军败绩。李罕之去泽州就职。无论如何,此役的主要后果是朱温获得了河阳节度使领地和衷心拥护他的能臣张言,为他的扩张和称帝奠定基础。

李罕之在泽州刺史任上为自己留下了身后名“李摩云”。《旧五代史》记:

自是罕之日以兵寇钞怀、孟、晋、绛,数百里内,郡邑无长吏,闾里无居民。河内百姓,相结屯寨,或出樵汲,即为俘馘。虽奇峰绝磴,梯危架险,亦为罕之部众攻取。先是,蒲、绛之间有山曰摩云,邑人立栅于上,以避寇乱;罕之以百余人攻下之,军中因号罕之为李摩云。自是数州之民,屠啖殆尽,荆棘蔽野,烟火断绝,凡十余年。

摩云山之名今不存,我估计应该是河南三门峡市甘山国家森林公园。@12381805.78,4081184.7871534657,12.03z?uid=622d767927670fb13913fdf7&ugc_type=3&ugc_ver=1&device_ratio=1&compat=1&querytype=detailConInfo&da_src=shareurl')" class="sOutLink">地图

这样一个屠夫类的人物,被李克用倚为防止朱温势力北上的晋南屏蔽。然泽州小郡,李罕之以己功重于晋,颇欲得到一个类似河阳节度使的藩镇实权。他的抱怨被晋将转告李克用却被置之不理。李克用评价罕之,见于《旧五代史》:

“吾于罕之,岂惜一镇;吾有罕之,亦如董卓之有吕布,雄则雄矣,鹰鸟之性,饱则飏去,实惧翻覆毒余也。”

《新五代史》中记载与此相近,唯字数少。

李罕之在泽州任上10年后机会终于来到。李克用属下驻璐州昭义军节度使薛志勤死于任上。李罕之的泽州与璐州同属昭义军节度使领地。他趁薛丧率军进入璐州,自称节度使留后。这在晚唐算是惯例。他给李克用的理由是怕璐州被敌人占领。李克用大怒,遣兵来攻,被李罕之击败。他怕李克用大举来攻,把儿子送到朱温做质。朱温上表为他获得昭义军节度使的头衔,却另派手下大将来璐州接替防守。第二年李罕之病重,朱温表奏他为河阳节度使。李罕之离开璐州,死在怀州路上。

纵观李罕之一生,首叛国家从逆,二叛黄巢求荣,三叛诸葛争利,四叛李克用求一方镇。

他的绰号“李摩云”在清朝却被一个名人用作典故写诗。

题座主安溪相国纪伯父葆甫先生破贼诗后

清:惠士奇

孤城鼓角四山闻,刁斗声中五夜分。独领数人探虎穴,何如一鹘入鸦群。

青袍不改儒生服,白马偏成上将勋。万丈峰头馀故垒,千秋犹说李摩云。

李罕之攻破摩云山,树栅其上,时人呼为李摩云。

诗是好诗,可惜典故完全用错。这诗写的是清康熙帝重臣李广第的叔叔李日燝,字葆甫,率领乡民从盗穴中杀贼救取家人故事,见泉州名人录/李日燝条。虽然深山峻岭的场景类似,各史书上记的都是李摩云杀避难村民。这位惠士奇是位大儒,儿子惠栋更是清学代表人物之一。李广第也是清朝名臣。这样的错误,真是不该。


通宝推:尚儒,联储主席,领班军机,三笑,
2020-05-07 13:03:41

以下是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

0 有错别字改不了

2020-05-07 13:1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