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居家隔离漫记-(1) -- 听松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33 阅 4659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注:本帖有补充帖
2020-05-09 10:36:47
4516906 复 4494398
听松
听松`14473`/bbsIMG/face/0068.gif`70`3649`4389`46465`从八品上:承奉郎|御武(侮)校尉`2006-11-14 03:53:05`
【原创】居家隔离漫记-(9)新冠到咱家了吗? 62 荐

新冠到咱家了吗?

十几天前,孩子说脚趾背面皮肤很痒,被我批评要注意卫生后,拿着从国内带来的一管达克宁去了。过了几天,想起来了问孩子怎么样,回答说涂达克宁没用还是很痒,于是仔细看了看孩子的脚背。发现双脚每个脚趾背部都发红,有些地方还出现深紫,有点像瘀伤,更像冻疮的症状。这就有点奇怪了,家里温度一直是二十几度。想到孩子最近常到后院去放风,有时也不好好穿鞋就在草地里走,可能是碰到了什么植物过敏,加上孩子没有其他不舒服的地方,就也没当回事。

四月底看到本地的一个新闻,说到欧洲重灾区意大利和英国的医生发现有些儿童出现了皮肤肿胀身上起红疹的症状,送到医院后发现部份儿童新冠检测为阳性;本地的儿科医生发警报说,儿童脚趾和手指上出现的红紫色的病变可能是新冠感染的一种症状,这些病变看起来类似冻疮。当时看到这里吓了一跳。新闻后面接着说本地并没有落实儿童皮肤症状和新冠之间的联系等等。

我把孩子叫来,问这些天有没有什么不舒服,可有肌肉酸痛、发烧、咳嗽、头痛等症状?孩子说都没有;问有没有不想吃东西胃口不好,这其实都不用问了,每天吃零食可不少。孩子的脚趾背还是和前一周差不多,几个脚趾头上有深紫的斑,还是痒。

那时孩子在家里已呆了一个多月没有出去,大人买食物也只是两周出去一次,家里人都没有什么发烧咳嗽的症状,这要说孩子就染上新冠,不太可能啊。于是再观察一下。

昨天问孩子脚趾好了没有,回答是有时仍涂达克宁,白天不痒但晚上还是痒,有些地方皮肤变硬,摸上去没什么感觉。看了看孩子的脚趾背,最开始出现深紫色的地方皮肤好像变干变厚,像是结痂了一样。这从最开始发痒到现在已有差不多二十天了,如果是皮肤感染用了达克宁这么久怎么也应该好转了。

于是上网去查脚趾皮肤变紫,搜索结果出来,在关于冻疮的文章中夹着几篇新冠相关新闻,四月底刊登的,是关于“新冠脚趾” COVID toes,说是近期医生发现最后被确诊新冠的病人中,有一些身上唯一的症状就是脚趾出现了像瘀伤的情况,这种神秘症状被称为新冠脚趾,主要出现在儿童和青少年中,在近几周才得到了关注。新闻里面的脚趾症状图片,和孩子的脚趾症状几乎一模一样。

这肺部的病变怎么会和脚趾联系上呢?据新闻里报道,医生说目前还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引起皮肤反应,可能是因为脚趾血管中的微小凝块、也可能是病毒激发了炎症后免疫系统的反应。包括西北大学医学院和麻省总医院的医生在内的一些医生倾向于第二种推论,他们觉得新冠脚趾症状主要出现在儿童和青少年身上,这是免疫系统反应的一个信号,因为这类人群有更强的免疫系统也有很强的局部反应。医生们说一般脚部症状会在几周内消失,建议发现后与家庭医生联系,去做新冠检测,最好是抗体(anti-body)检测,因为身体中可能已产生抗体。

根据新闻的描述,我家孩子莫非已得了新冠?可是,可是!是怎么染上的?孩子自从学校停课后再也没有出门,已经一个多月了,最多在自家后院走走。大人也就两周出去买一次菜,戴口罩手套,回家后马上洗手,买回的东西要么在车里放一两天才拿回家,要么用消毒液擦过外包装。就这样孩子也能染上新冠?关键是家里大人都没有任何症状!

仔细回想分析,上上次买菜是大概三周多前,孩子差不多是那时开始说脚趾发痒的,难道是那次带回家的东西是传染源?回想那次,确实有些冷冻食品是当时拿回家的,但都用消毒液擦了外包装,而且孩子一般不会去碰冷冻食品;再回想,那次好像因为孩子急着吃零食,当时把零食拿回家了几袋,用消毒液擦完袋子后孩子就迫不及待地把零食拿走了。莫非是消毒液杀死病毒需要一定时间?莫非是家里的消毒液对新冠没有作用?家里的消毒液是以前用来做卫生的,瓶子上印着能杀死99.9%的病毒,疫情爆发后没买到据说是最有效的那两个牌子的消毒液,就用了家里原有的,难道新冠还挑剔消毒液的牌子?

最关键的是,大人们出去买菜回家做清洁,和拿回家的东西接触最多,怎么大人们就没症状?莫非是因为孩子免疫系统强、和病毒作斗争才能出现症状,而大人们基本迈入高危人群行列,免疫系统没工作,只能等着病毒发生出来?新冠的潜伏期据说有两周到一个月,从孩子最开始出现脚趾症状到现在已有三周多,再等一周多就能见分晓了吗?

再次严肃地问了孩子到底有没有自己出门,孩子这时也知道了严重性,期期艾艾地回答曾经出了前门几次到家前面站了会。问是否“顺便”溜到了附近小公园的游乐场去玩了,孩子保证没有;问出去时是否和附近的小朋友玩了?回答是出去时外面没人,有一次远远看到有人从人行道走来,就回家了。这时想起来旁边那家的邻居,本地白人,前几周家里来了不少亲朋聚会,就坐在家门口聊天。其实本地早就下了居家令了,但老外们好像天性爱自由,live free or die (现在被人改成了live free AND die),特别是春天来了天气转暖,好多人在家里呆不住。这家邻居平时在外面放椅子的地方和我家前门出去的小道挨得比较近,也就两三米间隔,是不是他家的朋友刚离开,孩子正好就出去了?听说过新冠可以通过气溶胶传播,好像就是说病毒在空气中能存活一段时间,接触到的人可能会被感染。

孩子究竟是怎么染上的?这成了罗生门,不管是通过零食包装袋传染的路径还是通过和邻居前后呼吸同一空气的路径,新冠的传染性也太强了。而更关键的是,孩子是否肯定得了新冠?新闻上建议去看家庭医生检测,我们不想这么做,既怕去诊所传染给别人也怕被传染。现在全家都没什么症状,先自己观察段时间,再说还有前一阵在网上买到的连花清瘟、双黄莲等在手,希望这次没事。

上天保佑!


通宝推:废话多多,AleaJactaEst,踢细胞,铁手,桥上,唐家山,宝特勤,
2020-05-09 10:36:47

以下是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

0 补充更新:孩子得了新冠脚趾

补充更新:

两周前怀疑孩子得了新冠脚趾,她最开始告诉我症状是在四月下旬,我以为她是那时传染上的,为了是什么途径还猜来猜去。那天和家庭医生约了电话问诊的时间后,坐下来仔细询问孩子,让她回想症状最开始的时间。这孩子一直是个马大哈,丢三落四的,我以为她回想不出什么。可这次她偏偏记性好了,她说是在我四月中把脚崴了的前一周多出现症状的,因为她是在为我找膏药时看到了达克宁,而那时她的脚趾已痒了一段时间,所以比较留意能止痒的药。

这样倒推时间就比较容易了。我把脚崴了的那天写了漫记(6)屋漏偏连夜雨,是4月16号,那她最开始出现症状就能推回到4月6号前后。孩子三月中旬因学校关闭不再上学后,一直呆在家里没出门,考虑到几周的潜伏期,这样看来她非常可能是在学校时染上的。学校一共上千学生,被传染上这也说得通,都是青少年可能没什么症状或像她这样不严重,所以也没见报道。

家庭医生现在都是电话问诊,提前给医生发了孩子脚趾的照片,电话里向医生说明了前因后果和猜测。医生问有没有发烧等症状,回答说没有,医生就说可能是皮肤病,还建议去买种可止痒的护肤露来擦。

可我知道不是皮肤病,因为孩子的脚趾底的肉里也看到红紫色的块状斑点,就像被打伤后的瘀伤,这是血管问题才能造成的。不过医生说是或不是也无所谓了,反正本地没有发烧等症状一律不给检测,而孩子如果是新冠,也处于康复阶段了。


通宝推:高中三年,踢细胞,桥上,
2020-05-26 23:57:47
0 补充-2: 孩子没事了,大人却不好了

昨天写完上一段补充后,就没有精神写第二段,这两周精力就是如此不济。

那天问完孩子后,突然觉得很疲倦,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下午困得很,睡了几个小时。想着可能是前几周太忙累了要休息,又担心晚上睡不着,结果晚上却很早又困了。后面一两天还是如此,下午晚上加起来可睡十几个小时,而平时睡六七个小时就很清醒了。我这时就知道这个反应不是因为身体要补眠。

这些年已学会不要和自己的精神与身体的反应作对。于是那些天什么也不想做,以前很感兴趣的文章根本不想打开,邮件不是紧急的都拖着,常看的西西河、文学城也不去了,每天的时事新闻没兴趣。关键是有个要按时完成的文件怎么都不想做,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后天、再拖过周末,自己也知道不能这样,但就是不想动。唯一还能看看的,就剩网上的傻白甜小说了,不用动脑还能笑笑,即使边看边吐槽。这种状态持续了一周多快两周,自己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开始吃提升情绪的草药,不知是药起了作用还是到时间了,这几天开始好转。

我想这是身体和精神对潜意识的反应,分析了下自己的潜意识:

其一,大概是内疚自责。孩子有症状几周后才知道。那段时间孩子没有好好完成网课作业,老师写邮件来告状,于是天天看到孩子就是催促功课,弄得孩子经常绕道走,这大概也是她最开始没有告诉我症状的原因。现在想想,孩子那时除了脚趾痒痛外,大概身体还有其他的不适比如疲倦,但都被家长归类为偷懒逃避学习,经常受责备。后来孩子告知症状后我一开始也没太当回事,以为是皮肤过敏之类的随便把她打发了,没有仔细询问情况,没有早点发现不对,好在孩子症状没变重。现在回想起来,感觉很对不起孩子。

其二,是后怕。原来想不明白病毒传播途径时,心里并不真相信孩子染上了。但在把孩子出现症状的时间往前推了几周后,就出来了学校这个合理的传染途径,所以孩子确实是染上了病毒。最近几周新闻报道欧洲和北美越来越多的孩子出现了种奇怪的皮肤炎症,类似川琦病,全身皮肤发红起疹子,已有孩子因此死亡,医生分析是病毒带来的血管炎症造成的。我不懂医学,但觉得新冠脚趾的发病机理也是血管炎症,只是轻型的。

一想到孩子在我没有意识到的时候,身体在和病毒做斗争,就后怕。如果万一病毒占了上风,后果不堪设想。她会不会像那些情况严重的孩子一样变为重症?如果病情加重,她会不会被本地拖沓不负责的家庭医生和医院耽误?不敢想,不敢想!

那些天晚上、清早常不自觉地去看睡着的孩子,要摇着她醒来发出声音,才会放下心走开。偶尔想到如果孩子这次有意外,那自己的人生都会失去意义,那是多可怕的未来。在生死面前,什么孩子的功课成绩会否成才,都是浮云。

孩子这段时间估计比较放松,因为脚趾快好了,大人也不再盯着功课问了。

而大人的心理什么时候能完全调节好?这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


通宝推:朴石,铁手,胡一刀,旧时月色,武仙,桥上,唐家山,高中三年,mezhan,踢细胞,
2020-05-27 20:3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