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冠状病毒对生殖系统影响小议 -- 澹泊敬诚

2020-05-15 09:45:33澹泊敬诚
【原创】冠状病毒对生殖系统影响小议

这个问题最近讨论的越来越多,多着重于生殖系统损伤造成的巨大影响,但对于新冠会对生殖系统有怎样的损伤涉及不多。我之前在一些回帖中提及了一些信息,在这里再简单总结一下,供大家一起讨论。

先说结论,基于我看到的研究,新冠和SARS对人体生殖系统造成损伤与否还没有确定结论。现在流行的说法多是基于对数据库信息和有限的死亡病例的分析推断,对于康复者生殖系统的影响尚无切实的研究数据。

较早的一个研究是06年北大基础医学部发表的文章

Orchitis: a complication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

Biology of Reproduction, 2006, 74(2): 410-416

他们分析了因SARS去世的六个病例,发现男性生殖系统有损伤,建议对恢复的病人进行随访。

In the present study, we analyzed the pathological changes of testes from six patients who died of SARS. Results suggested that SARS caused orchitis. ... Our findings indicated that orchitis is a complication of SARS. It further suggests that the reproductive functions should be followed and evaluated in recovered male SARS patients.

我的看法是死亡病例的结论不能说明恢复病例一定会有类似的损伤,因为死亡病例经历了炎症风暴后全身免疫系统崩溃,很自然地会在多处器官发生炎症反应。正如文章作者给出的建议,对于SARS恢复病例中生殖系统的影响需要回访调查和病理研究才好做结论。

遗憾的是,简单的搜索没有发现其后十几年间,对SARS恢复病例发生睾丸炎等生殖系统疾病的随访和系统报告,可能是病例太少等原因;对于MERS以及其他冠状病毒的类似研究也没有找到(如果有,欢迎大家提供)。

随着最近新冠的爆发,其对于生殖系统可能的损伤又成为一个话题,较多被引用的是是南京医科大学附属苏州医院泌尿外科樊彩斌等在2020年2月13日上线的预印本文章

The ACE2 Expression in Sertoli cells and Germ cells may cause male reproductive disorder after SARS-CoV-2 Infection

https://www.med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2.12.20022418v1

在这里插播一句,预印本文章是指在同行评议之前放在网上供大家讨论的文章草稿,有的可能会通过评审最终发表在正式刊物上,有的因为各种原因最终没能发表,可能就永远是预印本了。所以对于预印本文章的可信度和影响力要更加审慎。

樊等没有做具体的实验或临床测试,而是通过对已有数据库信息的总结,得到了一些推断性的结论。该文无论从同行审议的程序,还是从具体内容和研究方法上,都还不能确证新冠病毒对于生殖系统的影响,更多地是提出一种可能和猜测,有待于进一步研究。

如摘要中所述

Here in this study, we analyzed the online datasets to uncover the expression pattern of ACE2 in urinary and male reproductive systems, which is the potential mechanism of abnormal renal function or even kidney damage in patients infected with 2019 2019-nCoV. Moreover, we emphasized high ACE2 expression level in testis because of the potential pathogenicity of the virus to testicular tissues, especially the potential risks affecting fertility.

简单翻译一下

“在此研究中,我们分析了在线数据集以揭示ACE2在泌尿和雄性生殖系统中的表达模式,这是感染2019-nCoV的患者肾功能异常甚至肾损害的潜在机制。 此外,由于病毒对睾丸组织的潜在致病性,特别是影响生育力的潜在风险,我们强调了睾丸中ACE2的高表达水平。”

作者很慎重,多次使用了潜在(potential),表明这尚没有具体的证据,是一种可能存在的情况

在樊的论文中,关于对男性生殖系统可能的影响是这么描述的

“SARS-CoV如2019年2019-nCoV的“表亲”一样具有2019-nCoV的受体ACE2。先前的研究还调查了SARS患者睾丸可能受到的损害以及SARS对精子发生的影响。他们的发现表明,睾丸炎是SARS的并发症,感染后精子发生可能受到影响[20]。当前的临床数据显示,新型冠状病毒(2019 nCoV)-感染的肺炎患者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年轻人甚至儿童,因此该病毒引起的潜在睾丸损伤可能是晚期并发症。但是,关于受2019年nCoV感染的患者生殖器官受累的信息很少。因此,我们的发现表明临床医生应注意可能发生的睾丸炎。在康复的男性SARS患者,尤其是年轻的男性患者中,应进行随访和生殖功能评估。”

其中引文#20就是上面06年的文章。

总结一下,这两篇文章提供了SARS/新冠 导致男性生殖系统损伤的一些可能,指出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方向,但离定论还需更多更充实的证据。现在由此论断新冠损伤生殖系统,以及进一步更大的影响,为时尚早。

感谢初心(/4518955)和大脚丫(/4490207)两位在之前的讨论中提供的回复信息。

关键词(Tags): #新冠#生殖系统损伤通宝推:南宫长万,胶州大白菜,吴用,
主题:4519098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