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正式发文,以正视听,关于SARS和新冠生殖毒性的问题 -- 初心

2020-05-17 16:45:19澹泊敬诚
【讨论】几点想法供商榷

感谢初心兄汇总的信息,这个问题关注的愈加广泛,更多的讨论有助于大家一起分析,也希望河里的大牛们能不吝赐教。

(一) 病症与损伤

作为非典患者,体内多个器官都出现炎症反应,我们更加关心的是这些器官是否发生了影响其功能的损伤,以及这种损伤可否恢复。如果炎症消失后,未造成不可逆的损伤,器官功能恢复正常,没有造成后遗症,那就没有太多担心的必要。比如肺炎发作期间,肺部出现炎症,呼吸功能出现障碍,但治愈后肺部功能恢复,呼吸正常不受影响。所以发病期间的病症并不一定造成器官损伤和失能。尤其对于生殖系统这些不是立即生死攸关的器官,如果不是在患病期间非用不可F,还是省省恢复了再发动为好F

#2中总结了非典患者的相关病症

体内SARS CoV存在多种感染靶细胞和靶器官 ,其中肺脏为主要靶器官 ,支气管、肾、肾上腺、心肌、胃肠道、淋巴组织及睾丸等也为靶器官。

【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的临床病理及发病机制研究】中华实验和临床病毒学杂志 , 2003年03期

男性生殖系统病症主要是睾丸感染,没有看到睾丸感染在非典治愈后是否持续,或者造成睾丸功能永久性损伤的报道。

男性生殖系统,主要的功能就是产生精子和分泌性激素。对于产生精子的数量和质量,暂时没找到发表文章的报道,只在#1 《传染性非典型肺炎(SARS)诊疗方案》提及“部分病例生精细胞变性,生精现象减少”,对于这种现象的程度、是否能够恢复没有提及。

另一些研究报道了患者体内性激素水平的变化。比如男性患者血清中睾酮水平降低,重型SARS患者的血清雌二醇含量显著低于普通型。

【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患者血清性激素水平的测定和评价】解放军医学杂志 2003年09期

【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患者与性功能有关的激素水平变化】标记免疫分析与临床 2004年02期

【SARS患者病程中性激素水平的变化】医学临床研究 2005年01期

需要注意的是这三篇文章都提到激素水平是可以恢复的,虽然要慢于临床症状的改善。在05年的文章中则具体地提到

发病后 2个月左右激素水平基本恢复正常。肺结核组血清E2 (血清雌二醇)、LH(黄体生成素)和T(睾酮)含量变化与正常对照组相比无显著性差异 (P >0 .0 5 )。

类似地,#9中报道新冠患者性激素水平异常,希望研究者能够把实验继续下去,观察性激素水平是否能恢复正常,以及康复者生殖能力是否有影响。快的文章要发,中长期的工作也更有意义。

所以,现有的证据表明非典发病期间可能造成男性生殖系统炎症,但是否造成不可逆的损伤,并破坏男性生殖能力(精子数量和质量)还没有报道的证据。SARS会影响性激素水平,但这种影响稍后会自行恢复。急着生娃的同学们,出院之后请等两个月再动手动脚F。大病住院一场,总得调养一下身体才能完全恢复不是。

拓展一下,在#2中列举了支气管、肾、肾上腺、心肌、胃肠道、淋巴组织等多个器官被SARS感染和炎症。除了关注生殖系统,对这些器官也应该有后续的调研,看看是否有不可逆的损伤存在。

(二) 患者、康复和死亡病例

我们对于死亡病例尸检获取的信息解读需要慎重(比如下面北大医学部和军科院的文章),因为非典造成的炎症风暴导致患者全身免疫系统崩溃,会造多个器官导致炎症反应和不可逆的破坏。死亡病例的症状(睾丸炎)是不能直接推演到患者和康复病例身上的。

【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死亡患者睾丸炎的病因】 解剖学杂志 2007年01期

【SARS男性患者睾丸组织的病理改变】 基础医学与临床 2007年01期

【Orchitis: a complication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 Biology of Reproduction 2006

2020年的一篇预印本文章曾推测,睾丸炎可能是非典的晚期并发症。我们知道非典晚期炎症风暴多发, 死亡率是很高的。https://www.med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2.12.20022418v1

对于逝者,讨论其是否具有生殖能力没有意义,只能作为尸检病理研究的对象 。而对于生者,康复之后的生殖能力才是我们需要考察的。一直期待能够有研究机构对非典患者进行回访,分析其生殖系统是否受到影响。遗憾的是,现在还没有找到相关的报道。

(三) SARS与新冠

现在对新冠的研究如火如荼,但毕竟不能一蹴而就。有些东西可以靠已知信息和推断来猜测,最终还是需要实验和临床证据来支撑。比如#7的文章基于数据库和转录组分析,新冠受体的ACE2蛋白在睾丸中高表达,由此推断睾丸可能被新冠病毒攻击。这个推断是有道理的,但需要实验进一步证明。SARS和新冠都结合ACE2蛋白,但不同研究中,SARS病毒在睾丸的存在与否就不太一致,这也和病例与检测手段的差异有关。比如北大医学部07年的文章对死亡病例尸检,没有检出睾丸中的SARS病毒;而302医院的尸检和穿刺检查只在少量样品中有检出。

【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患者血清性激素水平的测定和评价】解放军医学杂志 2003年09期

【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患者与性功能有关的激素水平变化】标记免疫分析与临床 2004年02期

【SARS患者病程中性激素水平的变化】医学临床研究 2005年01期

SARS的疑题未解,不好把是与非的结论直接用在新冠上,希望这次能够对新冠在睾丸的存在与否有一个明确的结论。

进一步地,我们也不知道非典病例中,生殖系统的炎症是由于SARS病毒感染在睾丸直接造成的,还是其他器官感染产生的炎症因子进入生殖系统间接造成的。

(四)总结

非典病患有生殖系统炎症和性激素水平变化的症状,但前者是否造成生殖能力损伤暂无报道,后者在两个月后恢复正常;也没有对恢复病例的回访报道生殖力受损。新冠出现时间太短,其可能的影响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和证据。现在说非典和新冠疫情对生殖系统的损伤,以及可能的“断子绝孙”的后果,为时尚早。在分析可能的阴谋之前,我们需要谨慎和更多的证据才好对新冠疫情本身下结论。

我们现在的技术手段比17年前更为高效,对疾病的理解更深入,拥有更多的资源和病例,应该能够对新冠的影响研究得更透彻和全面。

欢迎大家不吝赐教

通宝推:普鲁托,不远攸高,
帖:4520100 复 4519487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