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改开前上大学时要讨论成份是否是不公平? -- 阴霾信仰
共:💬20 🌺290 🌵1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看到个材料,不知道放哪里好,就先存在这里做个备份了。

省二监劳改人员有3600人左右,其中有一半是“帮派人员”。这些“帮派人员”是不认罪的,平时都自称是“毛主义分子”,流露出对毛主席的无限怀念,对邓、叶、华、汪的愤恨。

1979年9月9日,毛泽东去世三周年忌日来临前,“帮派分子”中就开始议论,虽不能开纪念会,但一定要冲破阻力,表达对毛主席的思念之情。 九月九日那天一早,全监狱的“帮派人员”胸前都戴起了白花。白花大小、式样不统一,但都以戴上白花为荣。 有的不会做白花,就把棉衣中的棉花揪下一坨,粘在胸前。 事情很快引起监狱恐慌,狱内加强了警戒,警车、摩托车拉响警笛巡逻……一片白色恐怖。干警要“帮派分子”把花摘下来,得到的回答是“今天是要戴的,明天就摘下来”。干警追查“是谁指使的?”大家答:“是我们自觉自愿戴的”。干警说:“不准戴”。大家说:“怀念毛主席,是我们的权力。”下午,监狱召开全监狱劳改人员大会。监狱那个极端仇视“文化大革命”的夏副政委声嘶力竭地又叫、 又拍桌子,大叫:“你们没有资格纪念毛主席,你们是犯人, 是专政对象,你们只有资格老老实实接受改造……这件事监狱要调查,要把首要分子找出来,关他的禁闭,加他的刑!”然而他得到的只是“帮派人员”的唏嘘声。始终没有抓出一个主谋。

——《云南文革史稿(下)》290页

网络时代有一点好,各种东东网上都能看到些。

通宝推:老老狐狸,empire2007,袁大头,楚庄王,假设,
帖:4521630 复 4521617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