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人艰不拆讲笑话之四 -- 骨头龙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3172 阅 257801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20-05-25 00:49:00
4522273 复 4522178
红军迷
红军迷`19292`/bbsIMG/face/0013.gif`70`22368`13843`188452`正五品下:朝议大夫|宁远将军`2007-09-06 19:25:29`
祝贺!实至名归 41

同时谢谢老弟的笑话,我又“少”了十年(这个多音字有点意思)。

不在国内多年了,两个梗不明白:水滴筹、拼多多。不由感觉自己在社会知识方面,现在已是大半拉美国人、小半拉中国人了。真是身不由己、入乡随俗啊。

说到入乡随俗,美国人际关系比中国疏远多了。客气得很,但疏远得很。三十多年前刚来美国,到在密大当教授的亲戚家做客。他那几个已成年的ABC儿女对我们几个国内来的亲戚简直就如同对陌生人一般。我那时候心里那个别扭啊!因为国内哪怕邻居或是在火车上碰到的人都是无话不谈的,所以对这种距离感真是难以接受。可是啊,近些年国内的亲戚来我家好几茬,长住短访的都有,我们家女儿对人家的态度也让我觉得太冷淡了。甚至我自己也感觉对他们不自觉地保持着距离。很客气,但是绝不像三十多年前那么随意、那么自来熟、自来亲了。而且有时对他们缺乏距离感居然很不适应了!

人啊,受环境影响无可避免。存在决定意识。牵连着想起了毛主席的话(讲的是阶级):“在阶级社会中,每一个人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

然后在百度上搜到一段与此相关杂文,也算跟笑话楼有点关系吧,特此抄送一哈:

什么阶级说什么话

  前些年曾经有一首歌,唱道:“什么树开什么花,什么藤结什么瓜,什么时代唱什么歌,什么阶级说什么话。”当时这首歌的传播,大概意在阶级斗争,说是“阶级敌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为整人做舆论准备,不可取的。但是如果剔除这层含义,“什么阶级说什么话”也自有它的道理。我们老家有个笑话是讽刺农民没有什么大见识的,说是庄稼人说:“我要是当了皇帝,天天吃棒子饼子蘸香油!”其实这没有什么好笑,每个人说话总要收到他身份的制约。浙西曾经流传过一个差不多的笑话:一个农妇做事做得正苦,忽而叹道:“皇后娘娘真不知道多么快活。这时还不是在床上睡午觉,醒过来的时候,就叫道:太监,拿个柿饼来!”鲁迅说,“在下等华人自己,那时也许未必这么说,即使这么说,也并不以为笑话的。”

  “什么阶级说什么话”,很正常啊。

  看《万历野获编》,一篇文章里记录了两首词,一首是文人官僚写的,一首诗皇帝写的。说起来他们应该算一个阶级,但是,身份不同,他们说的话还是大不一样。

  永乐年间,有一年的八月十五,中秋节。皇帝大宴群臣,饮酒赏月。偏偏天不作美,月亮姐姐就是躲在云彩里不肯出来。皇帝老子虽说金口玉言,这时候却也没有辙。一抬头看见了才子大学士解缙,命他赋诗。解缙出口成章,作了一首“落梅风”:

  “嫦娥面,今夜圆。下云帘,不叫臣见。拼今宵倚栏不去眠,看谁过广寒宫殿。”

  皇帝大喜,命他将这个意思写成唱词叫歌女们唱了起来。不一会儿,月亮从云缝里出来了。永乐皇帝高兴地说:“才子真是夺天的手段啊!”

  金海陵炀王也曾经遇到过一次八月十五云遮月的情况。这回是他亲自写了一首“鹊桥仙”:

  “停杯不举,停歌不发,等候银蟾出海。是谁遮定水晶宫,作许大、通天障碍?虬髭捻断,星眸睁裂,犹恨剑锋不快。一挥挥断彩云根,要看嫦娥体态!”

  《万历野获编》的作者沈德符认为,相比之下,这首词写得更加“雄快可喜”。

  这两首词,你说是风格不同也可以,但是要问一句:这种风格不同是怎样形成的?解缙的词,一股子才子加流氓的无赖气:嫦娥不是不让我看吗,我就不走了,我一宿不睡觉,看你出来不出来!炀帝的词,则是一股子皇帝加土匪的霸道气:你嫦娥不出来?我一剑把彩云的根基给你削断,非让你嫦娥从云彩里露出来不可!

  曹操有一次要会见外国使者,忽然想搞一次恶作剧,让他的随从假扮自己坐在正中间的椅子上,自己则扮作侍卫提刀站在后面。会见完毕有人问使者印象如何,使者说:“魏王雅望非常,然床头捉刀人,此乃英雄也。”就是不说话,谁是那个“阶级”的,也是很容易辨别出来的。何况开口说话呢?

哈哈哈


通宝推:我爱美人姚晓曼,empire2007,didae,桥上,秦波仁者,
2020-05-25 00:4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