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人艰不拆讲笑话之四 -- 骨头龙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3157 阅 255575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注:本帖有补充帖
2020-05-30 11:35:35
4523838 复 4362408
迷途笨狼
迷途笨狼`29102`http://img.photo.163.com/astxnP48TWDCauNJclkS7w==/162974011519166059.jpg`70`56622`26577`439422`从五品上:朝请大夫|游骑将军`2008-10-30 18:54:25`
【整理】民国政府的契约精神 34

战争爆发后,时任南京国民政府实业部长的陈公博,奉命北上“劳军”,顺便“真要看看怎样打法,对外战争和对内战争怎样的不同”。他到了北平之后,果然看到了一幕中外罕见的战争奇观。后来他在自己的《苦笑录》一书中作了详细记载。

“其一,北平夜间每夜宣布戒严,把人力车、汽车截在街上过夜,而日本的军官倒坐了电单车,到处横冲直撞。因为北平戒严,照例要对于东交民巷的公使馆送通行证的,中日没有绝交,日本也有公使馆,我们还得送通行证,因此日本军官可以在戒严时期,通行无阻。我们想想,我们为什么戒严,当然是对付日军,今戒严戒不到日本军官,而单戒了本国人民,这次仗从哪里打起?

其二,我们军队源源由北宁路输送,而北宁路照例要经过塘沽。为着辛丑条约的关系,塘沽就有日军驻扎,日本的宪兵,每天站在车站,拿着一本日记册,对于我们的军队来往运输,人数若干,番号什么,军器多少,一一抄下。大凡用兵,最要紧的是使敌人不知自己的虚实,现在军队输送,一一要经过敌人的眼睛,这次仗又从哪里打起?

其三,最滑稽的,于学忠(当时驻防天津的东北军将领)恐日军迫近天津,在天津四周做了防御工事,日本军官听见,一定要参观,屡次要求,拒却不得,于学忠只得派了几个参谋陪他们去看壕沟。唉!这样滑稽,这次仗又从哪里打起?”


通宝推:东海后学,
2020-05-30 11:35:35

以下是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

0 世纪之交炸馆后伪共的对美外交,异曲同工

世纪之交炸馆后伪共的对美外交,异曲同工

幸好接下来霉菌陷进了中东和中亚泥潭

否则真不知道中国会怎样


2020-06-02 11:2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