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50岁老大爷的爱乐经历 -- 黄序

注:本帖有补充
2020-06-24 00:24:09黄序
【原创】50岁老大爷的爱乐经历 (续8)

继续说敌台。

其实到了八十年代,西方那些都已经不算敌台了,大大方方听。而最主要的敌台之一,是隔壁的莫斯科广播电台,经常听到吉洪诺夫同志和葛罗米科同志等苏联政要对TG的批评。

莫广的电台呼号里那个著名的莫斯科钟声的旋律来自这首《祖国进行曲》。这首歌在大毛家的地位大致相当于中国的《歌唱祖国》,从诞生之日起久唱不衰:

敌台版祖国进行曲

这个是新世纪的青春版:

红场青春版

另外还有:

苏联人民的老朋友版

莫斯科城市宣传片版

这个是著名的亚历山德罗夫红旗歌舞团参演的版本:

Широка страна моя родная

红旗歌舞团创始人和首任团长压力山大· 亚历山德罗夫,另一重身份是原苏联和现俄罗斯联邦国歌的曲作者。

说到这里应该讲这是另一首可排进前五的国歌,歌唱性强多了。而且老毛子太尼玛喜欢聚众唱歌了,莫斯科红场三天两头封场搞party唱老歌唱国歌,台上台下倾情投入,视听效果真心赞:

红场版俄罗斯国歌

另有一款,貌似可以看出为啥克里米亚回归俄罗斯那么顺利:

克里米亚版

我在红场赶上一次阅兵彩排,尼玛在老毛子的心脏猛然间听到《牢不可破的联盟》,感觉还是相当震撼的。

红场上唱响的俄罗斯国歌

话说当初苏联国歌也是跟法国人借的,就是国际歌。用了二十年斯大林说要自主创新,召集全苏作曲家谱新曲。后来的胜选者,就是亚历山德罗夫,他老师是格拉祖诺夫,师爷是里姆斯基科萨科夫,三代毛子师承,自主的没毛病。当时还有其他大咖参选,像肖斯塔科维奇和哈恰图良给分在一个组里,可俩人尿不到一壶里老撕逼,分工都谈不拢必须靠抽签F

交作业时评委找不到明显赢家,官司打给斯大林同志。评委的意见老肖老哈版本不错但要修改。斯大林问要改多久,老肖说五个钟头,把约瑟夫大叔惹毛了,你丫逗我玩儿呢么这是国歌耶能不能用点心啊?结果老肖老哈的作品出局了。

亚历山德罗夫那首呢其实并不是新创作的,本来是布尔什维克的党歌,重新修改填词来参选。开始斯大林听了也不是太满意,忽然他老人家脑洞一开叫唱慢点我听听,听完一拍大腿说哈拉少,达瓦里希们别折腾了就它了!

于是当当当苏联国歌《牢不可破的联盟》诞生了!

CCCP版

风风光光唱了五十多年,夸插一下联盟让搁了把扫帚给整没有了。

苏联解体后老毛子花了几年试新国歌,勾兑来勾兑去总觉得差点度数。等普金一上台又大腿一拍说别瞎球折腾了还是原来那个哈拉少。于是当当当填了新词的苏联国歌又成了俄罗斯国歌。

伊辛巴耶娃摇滚版

那位说肖斯塔科维奇出局以后就没有以后了么?其实也不完全是。

有人说老肖的风格不一定适合国歌。应该说他的很多作品确实比较“非典”,经常有很纠结很拧巴的,不过他应征国歌创作的时候并没有那么剑走偏锋。老肖的国歌方案虽然没有中选,他自己倒也没舍得放弃,后来用那段素材创作了他的作品111b:

Flame of Eternal Glory

除了国歌,亚历山德罗夫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应该是这首:

神圣的战争

我们这一届老大爷熟悉这首歌可能比苏联国歌还要早。它是在遭受纳粹入侵后几天之内完成创作排练和首演的,现在已经成了卫国战争音乐的标志性作品,是各种大型集会的必演曲目,多数情况下观众都会起立聆听。节目开始时那一段旁白是战争爆发当天电台播音员宣布德军入侵消息时的录音。

每年的红场胜利日阅兵上,它都是国旗和胜利旗入场式的背景音乐

胜利日阅兵入场式

所谓胜利旗就是老毛子攻克柏林插上国会穹顶那面军旗的复制品。旗上写的是攻占国会大厦部队的番号,白俄罗斯第1方面军,第3集团军,第79军150师。

纪念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

马马耶夫岗版

关于保卫战可参考河友大哈瑞不久前的大作。

这个是电影《莫斯科保卫战》的片段:

莫斯科保卫战版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影片里扮演亚历山德罗夫的是他的儿子鲍里斯,留着他爸和希特勒相同的标志性卫生胡。

鲍里斯也是红旗歌舞团的第二任团长。

下面这个是红旗合唱团的另一首保留曲目

斯拉夫女人的告别

不过和一般常见的那个霸气侧漏的纯男生合唱版本稍有不同的是此版加入了女声独唱。全曲从斯拉夫女人的万种柔情开始,逐渐演变成金戈铁马的滚滚洪流,也许更接近原创者的本意。

其实严格来说这首歌不算是纯粹的苏联歌曲。它创作于帝俄时代的巴尔干战争期间,随即迅速在全俄流传开来。有意思的是在十月革命后的苏俄内战中交战的红军和白军双方都是此曲的忠实粉丝,填上不同的歌词一起高唱着相爱相杀。其中白军的高尔察克政府几乎是把此曲当成准国歌来传唱。

而到了二战中的莫斯科保卫战期间,曲作者阿加普金已经成了一名布尔什维克,在著名的41年红场阅兵式上指挥演唱此曲,唱完把参加阅兵的毛哥直接送往前线。

这个是红军合唱团的标准版本,指挥是当时红旗歌舞团的艺术总监Valery Khalilov中将:

2016斯拉夫女人的告别

令人惋惜的是在2016年圣诞节当天,红旗歌舞团在赴叙利亚慰问演出的途中遭遇了一起空难,包括这位中将指挥在内的64位乐团成员不幸遇难。这个视频是空难前乐团最后一场演出的最后一首歌,地点是著名的莫斯科Bolshoi大剧院。油管上原来有单曲高清版,找不着了,有点遗憾。不过让我找到了这次音乐会的全场录像:

The Last Concert of the Alexandrov Red Army Choir (2016)

所幸乐团尚有部分留守人员,再加上其它团体的支援,红旗歌舞团得以迅速重建。这是重建的乐团在莫斯科大剧院的演出:

新版斯拉夫女人的告别

这个应该是白军的版本,由库班哥萨克合唱团演唱。喜爱毛妹的男同学自己找亮点F:

白军版

这首歌还被多个国家翻译翻唱,范围甚至远远超出了当时的东方阵营。举个栗子,这个是以色列国防军的版本:

以色列版

前苏联最有影响力的军队合唱团有三支:一是上面提到的,资格最老的亚历山德罗夫红旗歌舞团,二是内务部下属的MVD合唱团,这前两个团体可以正式使用红军合唱团的名称。第三个是红星合唱团,从属于战略火箭军,是三个团当中最年轻的。

以下是MVD合唱团和红星合唱团分别演唱的另外一首广为流传的红军合唱歌曲:

MVD版草原骑兵歌

红星版草原骑兵歌

因为这首歌常常以很弱的歌声开始而后渐强,俺当初买的CD上还有小心音响的警告。

~土鳖扛铁牛

通宝推:kiyohide,一者,一直在看,桥上,燕人,
帖:4530964 复 4530531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