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50岁老大爷的爱乐经历 -- 黄序

2020-06-26 15:17:40黄序
【原创】50岁老大爷的爱乐经历 (续11)

不知不觉中关于苏联和俄罗斯的话题已经续了几篇,似乎还有些东西没说完。

我们这届老大爷,多少都有点苏联情结,这个情结还包括互相矛盾的两个方面:

一方面当时的苏修是我们最凶恶的敌人,而且是叠加了老沙皇新沙皇的新仇旧恨。深挖洞、广积粮,披着床单练三防,这些主要都是防着老毛子用的。

另一方面,苏俄本身所具有的优秀文化艺术传统,对新中国早期国人的精神生活有着深刻的影响。就音乐舞蹈戏剧电影等领域而言,不仅苏俄的作品在中国广泛流行,那个时代中国的顶尖艺术家都是苏联体系培养出来的。比如吴祖强,杜鸣心,李德伦,刘诗昆,盛中国,等等,都是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的校友。

这些首先是在很大程度上主导了我父母那一代人的艺术欣赏倾向,其次还潜移默化中在我的成长经历里留下深深的烙印。

那么苏联时期的文化艺术遗产在后苏联时代对其本国又有什么影响呢?苏联解体后,主流意识形态和生活方式都发生了变化,是不是新一代俄罗斯人已经忘记这些传统呢?

答案似乎是,并没有。

举个栗子:

某次我们一家去圣彼得堡,逛完冬宫后正好到饭点,在涅瓦大街上随便找了家餐馆。进去话不多说点菜开吃,想说也不懂。期间不断有客人涌入,看上去还都认识,貌似我们赶上个聚会,人家高谈阔论好不热闹。正吃着餐馆老板出来了,坐在钢琴前弹起了生日歌,满屋子人跟着唱,我才明白碰上生趴了。老毛子边喝边唱气氛更加热烈,我一听,全是苏联红歌。什么格林卡,喀秋莎,灯光,红莓花儿开,共青团员之歌,最来情绪的是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反复唱,越唱越嗨。

我们边吃边看舍不得走,唱了一个多小时以为差不多了,就看又进来一帅哥,上主宾桌上朗诵,能听懂的就是pushkin,pushkin,还有一叹三声涅特,涅特,涅特。一问小二,确实是念诗呢,还是个名角。

点看全图

还没完,又进来一位小姐姐,带着一个小号的竖琴,来了一大段维瓦尔第。

最后进场的是几位身材相貌仙气十足的小姐姐,全是芭蕾舞演员,换了服装就满场跳,32圈挥鞭转,把聚会带上了高潮。

尼玛我这顿饭吃了近三个小时,口福一般,眼福大饱,太TM值了!

这事过去了很多年,直到不久前我偶然看到一篇网文,介绍圣彼得堡的文学咖啡馆,讲了普希金和它们的关系。我一看附图,立刻认出来这正是我们吃了三个小时饭的地方。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

没想到我这一不小心还打卡了一家网红店。

说到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就想起这个在红场上的音乐会。

Anna Netrebko和Dmitri Hvorostovsky演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Anna Netrebko和Dmitri Hvorostovsky演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B站

我到莫斯科的时间跟这场演出只相差几天,很遗憾地错过了。这里的演唱者是Anna Netrebko 和Dmitri Hvorostovsky,可以说是当时俄罗斯歌剧界的一姐和一哥。令人惋惜的是正值壮年的Hvorostovsky 2017年感恩节前死于脑部肿瘤。他之前公布了来我们这演出的消息,我票都买了。不久传出他患病取消近期演出的消息,当时以为见不到了。结果几个月后他病情稍微稳定还是如期来了,我有幸在现场看了一场令人难忘的演出,在台上他状态不错,没想到后来病情恶化那么快F

Anna Netrebko 现在发福了,年轻的时候那可是女神一般的存在:

Anna Netrebko - 漫步街头

Anna Netrebko - 漫步街头 (B站)

流行的故事是这样说的:

美丽的姑娘安娜当年上学时曾到圣彼得堡著名的马林斯基剧院当清洁工,边擦地板边唱歌。后来剧院招演员她去面试,被剧院总监Gergiev认出。经后者提携Anna的演艺生涯进入了快速上升期,短短几年内就成长为俄罗斯歌剧界的一姐,并开始享誉全球。

这十几年来安娜的歌是越唱越好了,其身材像貌也从女神级悄然演变成了俄罗斯大妈。

那位伯乐Gergiev有个爱好是经常用牙签指挥乐队,欣赏一下牙签在管弦乐团中的重要作用:

油管: 波莱罗舞曲 指挥 捷杰耶夫

B站: 波莱罗舞曲 指挥 捷杰耶夫

安娜发福以后,现在俄罗斯歌剧界的新偶像是这位Aida Garifullina:

Aida Garifullina: 啊!我要活在美梦中

Aida Garifullina: 啊!我要活在美梦中

附带八卦一下,Aida曾和网球明星萨芬拍拖,分手后生下一女,但从未披露孩子生父的身份。

~土鳖扛铁牛

通宝推:普鲁托,camelry,朴石,桥上,脑袋,
帖:4531840 复 4530531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