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关于“野外”的诸多回忆(0) -- 奔波儿

2020-06-29 18:57:03奔波儿
【原创】(6)你问我要去向何方

在东太平洋的海上科考,持续的时间并不太长,也就半个月,每天0~4点,12点~16点为自己的值班时间,在数据室,记录和分析数据,或者上甲板投放接收设备。其余的时间,除了在舱中休息,就是凝望大海。那些日子,自己居然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只是之后在图书馆翻书的时候,偶有所感。

--------------------------------------------------

从图书馆借了本<<北美大陆观鸟手册>>,翻了几页,突然发现自己以前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当初在大海上陪伴我的那两位黑色的精灵原来并非海燕,而是信天翁(Albatross),我张冠李戴了。

根据书上的图谱和鸟类活动区域图,可以确定,我当初所见的这种信天翁是“黑脚信天翁”(Black-Footed Albatross)。这种海鸟,身躯远比海燕要大,翼展能高达2.6米(我当初所见那两只信天翁翼展不少于1.8米),通体黝黑,很少在海滨地区出现,主要在远海飞翔,居住在海岛上,以鱼虾为食。全年活动区域为加州和墨西哥以西海域,夏天则喜欢在华盛顿州和俄勒冈州以西海域活动,那儿正是我看见它们的地方。

自古以来,海员们就把信天翁当作自己最忠实的伙伴。在茫茫无际的大海上,它们常常连续十几、二十天跟随着海轮,因为海轮的轮片常常能把大海浅层的鱼虾打出水面,为它们提供食物;而轮船的甲板和桅杆则为它们提供休息的地方。

记得一天黎明,和往常一样,我四点钟结束结束工作,走上甲板,想瞧瞧海上的日出是否如书上写的那么辉煌。甲板上风很大,我穿上一件厚厚的救生夹克,站在船舷边,呼吸着咸咸的略带腥味的空气。

太阳还没出来,但东方的海面上已经漏出一缕白光,天空象是谁抹了一道水彩,自西向东,由白变蓝,蓝变深蓝,逐渐加深,西边的大半个天空依旧是黑色的。

脚下的海水罩了一层稀疏的白光,由于风很大,波涛汹涌,象是煮沸了的一口大锅。但看的久了,竟让我觉得此刻的海面和帕米尔高原上连绵的雪峰居然是那么相似。

除了值守人员,船上的人还在睡梦中,自以为要算是起的最早的。正看着大海,候着太阳,突然瞧见波峰浪谷间似乎有两个黑影在滑翔,我以为自己看花了眼,揉揉眼睛,的确是它们,那两只信天翁。我记得头天半夜还见到它们跟在船后面飞舞,难道是象我一样,一晚上没睡觉?真害怕它们会飞累了,一头栽进海里,虽说这两位水性甚佳,但说不定会跟不上我们的科考船,那以后几天我可找谁来做陪?

太阳一点点升起来了,火红火红的大皮球,越滚越近,那两只信天翁,在夺目的阳光下,展翅高飞,浑身上下罩上了一层金色,我看得竟有些痴了。

我猜,这两只信天翁可能是小俩口,十多天的海上生活,与它们朝夕相伴,却弄错了人家的名姓,实在是不该啊,今特向Albatross家族所有成员郑重道歉。

------------------------------------------------

之后的日子,依旧在每天的半夜时分,我才离开实验室,一路哼唱着《花房姑娘》——“你问我要去向何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穿行在冷寂无人的校园和街道,返回租住的公寓。

不知为何,每次想到这趟出海,和之后自己的种种经历,总觉得有点壮志未酬的遗憾。只有当自己陪着闺女看BBC关于海洋的记录片时,才能重温那些在海洋学院求学的日子。

通宝推:尚儒,醉寺,mezhan,花棍舞,老树,empire2007,北纬42度,钢铁飓风,桥上,领班军机,唐家山,胶州大白菜,普鲁托,
帖:4532677 复 4515484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