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陈寅恪考 -- 陈王奋起挥黄钺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319 阅 10457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20-07-08 23:46:33
4535286 复 4535205
大眼
大眼`10118`http://picture.cchere.net/0,0604/10118_22025752.gif`70`12138`2230`69294`从四品上:太中大夫|宣威将军`2006-02-12 23:34:20`
陈王兄政治偏见太深了,有时觉得政治真是一个可怕之名词 104

一沾上它,人与人之间,人群与人群之间,族群与族群之间的和好友善之心剧减,仇恨与怨怒之心剧增,什么理性客观都抛一边去了。

我对陈寅恪虽然了解不很多,所知大致也可回应你的偏见了。

1.学位文凭问题。

陈寅恪乃世家之子,清臣陈宝箴之孙,不求功名利禄,不愁生活治业,读书著述就是他的兴趣志向,他对文凭是这么看的: 陈先生的侄子陈封雄曾问他:“您在国外留学十几年,为什么没有得个博士学位?”陈先生回答:“考博士并不难,但两三年内被一个专题束缚住,就没有时间学其他知识了。只要能学到知识,有无学位并不重要。”

2.学问问题

陈王兄对陈寅恪的学问提出质疑实在是个很奇怪的事,陈寅恪的学问事迹网上很多很多,文章著作也有较详细的介绍,不管是他的学生或当时的学者名人对他的赞誉皆非虚语像“他的学问很高很高”这样的,人名,赞语大都言而有实。陈王兄这个唯文凭论---仅凭他没有文凭就否认他的学问太说不过去了。梁漱溟只有中学文凭还被蔡元培请去北大任教呢。

比如他被戏称为“教授的教授”,梁启超说自己著作等身不如他几百字,刘文典说陈寅恪值四百,自己值四十,朱自清值4块,沈从文值四毛等等。

吴宓作为民国学者教授亦非无名人物,他的日记我手头就有,摘一些可管窥陈寅恪的学问如何。

1919年4月25日(吴陈当时皆在哈佛求学,)

近常与游谈者,以陈梅二君踪迹最密,陈君中西学问皆甚渊博,又识力精到,议论透彻,宓倾佩至极,古人云“闻君一夕话,胜读十年书”,信非虚语。陈君谓。。。又述中国汉宋门户之底蕴,程朱陆王之争点,及经史之源流派别。宓大为恍然,证以西学之心得,深觉有一贯之乐。。。

1919年7月14日

赴巴师Prof Babbitt宅(白壁德)。。。巴师又与陈君究论佛理。。。

1919年,8月18日

哈佛中国学生,读书最多者。当推陈君寅恪,及其表弟俞君大维,两君读书多,而购书亦多。到此不及半载,而新购之书籍,已充橱盈笥,得数百卷。。。

1919年9月7日

某君戏作哈佛大学中国动物园,以哈佛吾国同学诸君,各拟一种动物,以状其性情行事等,略举数例:陈君寅恪如龙,梅君光迪如凤。。。

这是网上看到的(可能出自日记,我懒得查了):“始宓于民国八年,在美国哈佛得见寅恪。当时既惊其博学,而服其卓识,驰书国内诸友,谓合中西新旧各种学问而统论之,吾必以寅恪为全中国最博学之人。”

3.气节问题

关于1937年77事变后,陈寅恪所言,可以参考下这篇文章,

https://new.qq.com/omn/20190429/20190429A08VDY.html卢沟桥事变后,陈寅恪主张“投降日本是上策”?真相让人肃然起敬,

陈寅恪与吴宓所言是在7月14日。至7月17日,国民党才正式发表了《抗战宣言》,号召全民族团结起来,浴血奋战保家卫国。

我把陈王兄未引(可能网上未看到)的剩余部分补上:“。。。保全华南,悉心备战,将来或可逐渐恢复,至少中国尚可偏安苟存,一战则全局覆没,而中国永亡云云。寅恪之意,盖于胜败系于科学技术于器械军力,而民心士气所补实微。况中国之人心士气亦虚矫怯懦而极不可恃耶。宓按寅恪乃就事实,凭理智,以观察论断。但恐结果,徒有退让屈辱,而仍无淬历湔祓耳”

悲观失望觉无胜利前途是当时乃至抗战前几年是国民普遍的心理状态,所以才说老毛伟大,他的论持久战一出鼓舞了很多当时的青年与知识分子。以此责陈寅恪“不过是避免被目为汉奸的借口而已”殊无此理。

如中国现在与美国开战,持有这种心理的亦必不少,像前几年某军中人物刘某洲曾直言中国必败嘛。

至于他与弟弟陈方恪之事,大义灭亲就是唯一最好的选择吗,陈寅恪尽力挽回让其免做汉奸不更好吗,这不该成为陈寅恪罪状的,文革中断绝关系,大义灭亲不知毁了多少家庭亲情。

陈王兄言“同期陈寅恪在干什么呢?

1937年,南逃。

1938年,西南联大教书。”

清华北大等南迁正是为了逃离日本人的统治,留下的如周作人钱稻孙等成了文化汉奸,陈王兄这里的措辞让人殊不可解,似是说陈寅恪不该逃走,陈寅恪留下能干嘛呢,像鲁迅说的“掷10万火药。。。”?

"网上流传陈寅恪一家在港宁可饿死也不吃日军送来的面粉的故事"陈王兄这里的思维太。。。,这于陈寅恪何干?能怪到陈寅恪头上?

陈垣子赠与粮食事这是不是说他不接受日本人直接发放的食物,而以“接受故人之子的馈赠并还礼,”的形式接受食物免于饿死。“据说他已挨饿两三天了。闻此为之黯然”这种情况下有什么好指责的呢,应该深深为之怜悯甚至钦佩。

陈寅恪到香港,及想去英国任教事,原因是他想借此去英国治眼疾,那时他已于全盲不远了,至于交通抗战期间日占港时与内地并未断绝,与外国也时断时续的,西南联大庚款留学及到外国任教,留学回国一直有的,清华外文系主任陈福田还曾暑期回夏威夷休假呢。

至于陈寅恪暗讽马列主义哲学是最值得一说的:马列主义哲学当然是伟大的哲学,但是“不是也不该”成为唯一的哲学。否则置马列之前的哲学家及之后的哲学家于何地。对土共而言如此,更无要求整个中国也要信奉之理,否则谈何思想之自由,人民智识之进步。

看看陈王兄得花数,略为有些悲伤,这就是西西河友的现状呀。

大概就说这些,得罪之处陈王兄莫怪。


通宝推:似曾相识,流浪肥猫,朴石,碧根果,kiyohide,醉寺,晴空一鹤,盲人摸象,燕人,Climb,尚儒,hullo,老科学的家,普鲁托,史文恭,回车,zju,
最后于2020-07-09 00:01:08改,共2次;
2020-07-08 23:4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