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陈寅恪考 -- 陈王奋起挥黄钺

2020-07-09 22:01:13落木千山
公子贵胄,天赋极佳

陈是公子贵胄,而且天赋极佳。

中年以后眼疾严重,讲课前都是由助手在黑板上抄录他需要的材料,大段的《通鉴》文字抄完后再读一遍给他听,他常常直接告诉助手某处缺了某字。这样的记忆力是他能学贯中西的根本。

陈的倔傲和他公子哥的出身以及旧文人职业皆有关联,建国初科学院邀请他到北京工作,他复信称如果毛周二公给予保证可以许其不用马列研究历史他就去。陈的态度就是有限合作,很代表当时一批知识分子的心态。

现在反思当年思想领域是否矫枉过正,那是因为当前已经有一个主线:即 马列主义是中国保持长治久安的理论武器,虽则官僚不喜欢,但也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了。建国伊始的知识分子对此并无共识,国家需要他们继续教育学生培养建设者,如果指望他们自觉的拥护新政权,就如同指望现在高校没有培养恨国者的教师一样。

实际上现在历史领域的书籍已经几乎“必反马列”、“必反阶级史观”了,这样子培养出来的学者没几个会为百姓说话,毕竟有了“文明史观”,大家都是体面人,老百姓?那不就是数字么,文明还能没代价?代价大概率不落在自己头上便是了,毕竟各个时代都需要有人帮闲。

帖:4535545 复 4535436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