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320 🌺4151 🌵89新:
主题:陈寅恪考 -- 陈王奋起挥黄钺
家园博客 陈的学问毋庸置疑,也自述过未曾“以负如来”

陈的三大得意弟子之一,曾被陈以名山传人期许的大才子金应熙先生,58年后开始代表广东省委宣传部写过文章(《批判陈寅恪先生的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的史学方法》),从学术角度重磅批判过陈,深深刺痛过陈内心,从此不被列为门墙。

在文革后,金还是很推崇陈寅恪的学问的。比如两人都精梵文,金本人掌握七种语言,已被当世人敬羡,而金说陈掌握十三四种语言。

改开后,金先生上课时曾公开板书过陈先生的一段内心自述:“此三岁中,天下之变无穷。(陈垣)先生讲学著书于东北风尘之际,寅恪入城乞食于西南天地之间,南北相望,幸俱未树新义,以负如来。” 这是两陈自述互许——日寇入侵,山河破碎,生活艰辛,两人却也不肯做对不起良心之事。

陈寅恪先生的问题,恐怕还是58年毛主席引陈伯达文的那四个字:不肯“厚今薄古”,不接受马列唯物史观,终是“一无用处”。

知识分子的学术自由,应当尊重。当时的党中央也确实给了陈先生充分的自由,陈被大字报后,领导运动的历史系总支书记在党内受到严厉批评,并向陈先生向检讨、道歉。共产党甚至能容忍陈先生下述言论:“要毛主席、刘主席或周总理给我写书面保证,不出我的大字报我才教书。” 毛主席能当年给予陈先生言论甚至发飚的自由,我们现在学习理解一点主席的大度、宽容与自信,也不太难罢。

当然,其研究兴趣,是否对当世,尤其是国破家亡、亟待匹夫救亡图存的乱世,有所禆益?我们这些后人也有评论的自由。

通宝推:大眼,朴石,碧根果,燕人,史文恭,
帖:4535632 复 4535205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