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陈寅恪考 -- 陈王奋起挥黄钺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319 阅 10501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20-07-14 05:35:41
4536784 复 4536689
bash99bash99`69937`/bbsIMG/face/0000.gif`70`22`139`1100`从九品上:文林郎|陪戎校尉`2011-02-20 23:39:17`
被迫瞎扯几句 15

本人历史半桶水都没有,《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也没细读过。希望有牛人指正。

个人粗浅理解,史学水平有史料和史识两类。

史料辨识需要博闻强记,同时也需要一些方法论。例如一个简单的分类(我从年鉴学派的小书上看到的),有意的史料和无意的史料,后者作为论据和思路的来源会更稳固。有意的史料如满清修明史,其褒贬显然有其目的,甚至无法排除伪造部分。这类史料只能通过相互印证来找出存疑部分。无意史料包括各类另外的实用目的帐册、判决书、出土文物等,或者史书上记载其它内容的旁证。

有清一代的考据学应该在史料辨识,尤其是基于书本和语言学的史料辨识上有不少成就乃至方法论。但是其它方法论例如新的考古学上还没思路或者没材料。

史识即包括前述的史料辨别方法论,也包括整体考察的路径和想要解决的问题。例如从经济史角度考察,那么关注的史料内容就会变化,如何组织和鉴别,并形成完整的理论,就是另外一番功夫。

从历史唯物主义的原理出发,理解生产力进步、阶级(利益集团)斗争、制度的沿袭及对生产力的反作用;这些脉络如何形成历史论述,其实是有很大空间的;绝非套用苏联官僚(学阀)模式的各阶段结论可以简化的。历史唯物主义和马克思主义一样,是原理而不是结论。

陈我觉得在史识方面,对文化/制度/财政/利益集团演化方面有出色的理解和总结。

至于“周游列国大学、会十几种外语”,有啥作用我也没有总结能力,单纯这两句,不像正经人面向愿意了解史学的人做的介绍。总之不必拿民国粉或者其它人吹捧之语,形成负面意见。

我想主席的真正伟大之处仍然在于他对人民的坚定信念,相信人民是可以自我教育、自我觉醒并斗争乃至最后达到自由王国的。他不见得喜欢“几千年一遇”这种说法。如果拿“主席一句顶一万句”这种话去评判他,岂不是更是侮辱。陈虽然不可能和主席比较,但也无须考虑那些试图利用他给自己贴金的学术贩子之言辞。


通宝推:桥上,
2020-07-14 05:3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