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从“了解之同情”说开去 -- 大眼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71 阅 2427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20-07-21 03:59:04
4538121 复 4537395
环宇7504
环宇7504`64437`/bbsIMG/face/0000.gif`70`697`15471`115313`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10-10-11 17:47:01`
章太炎提前就拒绝了 13

章氏还是喜欢原来 私学 的模式,尽管 国学院 尽量糅合中西,终究他还是接受不了这样的模式

陈寅恪 在清华国学院和后来清华的研究院,还是尽职尽责的,其弟子回忆建国前 陈氏的课程,感觉还是很亲切的。

但是,从其父亲陈三立起,他家就是公子哥傻脾气;陈三立有一轶事:一天,陈三立出门回家,雇了一辆人力车代步,事先也没有讲论价钱,等到家门口付车费时,他从口袋中摸索到两个铜子儿,便拿出来给了人家。这不合常价,车夫自然嫌少,便“龂龂以争”。

老陈便又各衣袋里去翻,结果找出一枚银元,加付给了车夫。可车夫还是“喧呶不已”。这下老陈生气了,说:“给铜元你争,给你银元还是争,怎么这样讨厌!”说罢便昂然走进家门,不再搭理人家。

(实际这次的车费大概是四角,大概50枚铜元的样子)

学者不识 市场价,在过去还算是谈资,现在要是这样 早就被市场大潮拍死了(陈寅恪到了抗战期间,颠沛流离,大吃苦头,而且有些还真就是自找的:他打算去英国,做教授兼治疗眼病,这本是好机会。但是 忽然又想带着家人,因为带家人可以免税;但带家人 路费不够,于是滞留在香港筹钱,这一延迟,导致被日军发动太平洋战争困在香港,吃尽苦头——当时他要是不计较税金问题,可能提前去了英国,就省心多了)


2020-07-21 03:5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