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苍狼与白鹿4中的历史 -- 五藤高庆

2020-07-22 10:30:41五藤高庆
剧本一:奔驰于草原上的狼

伊萨克二世:这位是东罗马帝国安格洛斯王朝的初代目伊萨克二世(Isaac II Angelos,1185-1195年在位,1195年被废黜,1204年借十字军之力复位,旋即死于政变)。安格洛斯王朝是东罗马帝国从缓慢衰落转为急速下降的时期。这个时期的特点是内忧外患一齐加剧,其内斗激烈,使内斗各方开始使用众愚民变和自立政权之类的不计后果的极端手段。并同时开始大力引入各路外援来给内斗各方撑腰。在外部上东罗马帝国则遭遇了诺曼人东来、第二保加利亚帝国的崛起和百年十字军东征事业走向高潮。东西夹击内忧外患之下的安格洛斯王朝陷入动荡之中。而安格洛斯王朝的皇帝无论其政治能力还是道德素质,可以说是均无足观。由于中央权力软弱,所以东罗马帝国在安格洛斯王朝时期迅速陷入困境,最后风雨飘摇的安格洛斯王朝,亡于被威尼斯人怂恿的第四次十字军之手。

东罗马帝国豪族安格洛斯家出身,其父安德罗尼克斯-安格洛斯在科穆宁王朝末期是小亚细亚军区的边防大将。其祖母提奥多拉出自科穆宁皇族,所以他们家是科穆宁皇族的远支。早年伊萨克曾经找人算命,结果是说他有王气。于是乎他野心就开始膨胀。但是他在早期还是很懂得低调。直到科穆宁王朝末代皇帝安德罗尼克斯一世时期(1182-1185),他才逐渐露出野心。安德罗尼克斯一世是一个为人特立独行的猎艳老手。早年间桃色丑闻频出,因此很不受贵族圈待见。以至于后来他只能使用煽动众愚政治的方法夺权成为皇帝,为了酬答暴民的支持,他对于君士但丁堡内部暴力蔓延的行为不闻不问,间接促成了著名的“拉丁大屠杀”(Massacre of the Latins)。他纵容暴民的行为直接给了西欧国家向东罗开战的借口。安德罗尼克斯一世同时使用政策打击贵族。他增加税收,裁减贵族的封地。所以使得很多贵族迅速形成反对他的阴谋集团。伊萨克就是阴谋集团的一个成员。晚年的安德罗尼克斯一世疑心病已经非常重,而且倒霉的是还迷上了算命,迷得五迷三道的他居然把算命也弄到了现实中来,这让他本已很糟的名声更加臭不可闻。连昔日里支持他的暴民,对于这位相当敢玩的皇帝也感到吃不消。1184年,西西里诺曼人王国出动大军进攻东罗,眼见机会来到的东罗贵族们纷纷做了皇协军,诺曼军队连战连捷,从亚得里亚海沿岸的都拉斯一路进逼,甚至攻克了帝国第二大城市塞萨罗尼基,逼近到离君士坦丁堡只有200里的地方。众愚暴民们眼见事情不妙,迅速暴露出民意朝令夕改顺风一窝上逆风走不了的特点,转为唾弃安德罗尼克斯一世。丧失支持,又连战皆北的安德罗尼克斯一世疑心病加重,此时又听到了伊萨克早年算命的事情,于是在离开君士坦丁堡组织防务时命令自己的副手带人把伊萨克干掉。结果没想到伊萨克领人反杀成功,随后伊萨克冲入圣索菲亚大教堂,敲响大钟号召诛杀暴君。城内暴民听闻后迅速叛卖安德罗尼克斯一世,和贵族们一起在欢呼声中拥立了伊萨克继位。闻听新皇继位后,安德罗尼克斯一世的人马顿时星散。安德罗尼克斯一世在逃亡途中被捕,押送至君士坦丁堡后,被伊萨克二世判处死刑,交给暴民们执行。随后暴民们就在一片欢乐声中残酷虐杀了他们昔日的恩主和靠山安德罗尼克斯一世(据说虐杀持续了三天才让安德罗尼克斯一世死掉)。科穆宁王朝的本家一系也就就此落下帷幕。

登基后的伊萨克二世,面对汹涌而来的诺曼人军队,赶紧组织抵抗。伊萨克二世本人搞权谋或有能力,论打仗就麻爪了。所以军事上比较依赖下面的将军。他启用了当时东罗军界的大佬布拉纳斯将军(Alexios Branas),并动员了自己老家小亚细亚的家兵和已经准备好的大军合流,交给布拉纳斯去迎敌。而布拉纳斯不负众望,在德米特里奇会战(Battle of Demetritzes)中大破诺曼军队,为诺曼-东罗马帝国战争画上了最后的句号。安格洛斯王朝也因此稳定下来。不过伊萨克二世趁着大胜东风,组织人马四处收付失地,但是这些努力全遭失败。所以德米特里奇之胜是伊萨克二世执政时期少有的对外军事胜利。

伊萨克二世登基之初,为稳定国内局势,采用和先代皇帝反其道而行之的政策,主要依赖贵族,这使得国内大贵族纷纷崛起。苦于军头元老们的强势,伊萨克就转为使用自己的亲属来牵制大贵族们。但是自己的亲属毫无疑问也是大贵族,所以安格洛斯朝很快成为权臣和地头蛇斗来斗去的舞台,而皇帝则逐渐成了摆设。在东罗内部斗来斗去的时候,又一场外患爆发了——第二保加利亚帝国(Second Bulgarian Empire)开始崛起。第二保加利亚帝国,或曰保加利亚阿森王朝(Asen dynasty)是12世纪末到十三世纪初巴尔干最强的势力,最强盛时领土北至德涅斯特河,南至马里查河(当时叫尤金河Ergene river),西至蒂萨河流域,涵盖了当今保加利亚、罗马尼亚以及部分匈牙利和塞尔维亚。并且令几乎整个巴尔干半岛都向其称臣。所以成4说伊萨克二世“被巴尔干诸民族所困扰”只能说是对了一半。“巴尔干事务”深深的困扰着伊萨克二世一生,但是导致这件事务的起因并不在巴尔干。

第二保加利亚帝国的崛起,起源于著名的保加利亚“阿森彼得起义”(Uprising of Asen and Peter)。自东罗马帝国的马其顿王朝征服保加利亚后,对保加利亚采用的是当做自己的一个战略后方的政策。因为中后期的东罗军队,核心地区的民风贫弱,军备废弛,日益依赖外族佣兵来打仗。所以长期以来东罗对保加利亚的政策是政治和社会上承认地头蛇的权益而不做改革,仅满足于贡赋。文化上全力入侵保加利亚,将其纳入东正教范围而加固其认同,最后军事上引入保加利亚人佣兵来充实军队。保加利亚人很快就成为东罗军队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是这种政策,随着马其顿王朝的终结就很难维持,甚至反倒成了催命符。不削弱保加利亚当地的地头蛇,完全依靠军事威力来威慑,使得保加利亚实际上只是帝国的土司和外藩。当帝国衰退时,就很难控制他们。衰退中的帝国需要更多的钱,但不向土司加赋就没钱,加赋就是逼人造反。实际上马其顿王朝时期造反就已经有几起。将保加利亚东正教纳入东罗体系内当然增加了保加利亚人对东罗的认同。但指望保加利亚人就此忘掉第一保加利亚帝国的辉煌那就是想当然了。况且昔日保加利亚西美昂大帝也是东正教徒,不一样是兵临君士坦丁堡要夺鸟位?而且通过加入东罗的宗教体系,保加利亚人实际加强了号召力。现在通过教友系统,影响力就可以出了保加利亚蔓延到整个东正教世界。西美昂大帝时期,保加利亚就只能动员保加利亚人,但现在而倘若有保加利亚人要再续西美昂大帝的辉煌的话,只要打个进京拥立的旗号,整个东南欧的野心家都会被动员起来。而保加利亚人大量进入东罗军队当兵,使保加利亚人对东罗的情况了如指掌。保加利亚人在东罗军队里只能做大头兵,顶天是个小官儿。打生打死却没有出头天,早就对东罗很不满意。所以到了濒临崩溃的安格洛斯朝,保加利亚地区对东罗来说其实已经是干柴满地,就差个火星进去罢了。结果到了1185年,火星就丢进来了。

伊萨克二世和其他时运不济又能力有限的统治者一样,对外如果拼力气拼不过,可以拼女人肚皮。为了减少外患,他主要通过嫁女和娶妻的方法,使用亲缘线来维持东罗的外部安全。但是嫁女也好娶妻也好,都很费钱。穷极无奈的伊萨克二世决定使用加税的方法来弄彩礼钱。1185年,伊萨克二世娶匈牙利王贝拉三世之女玛吉(Margaret of Hungary,玛吉是玛格蕾特的匈牙利语变种),男家要出彩礼钱,而这次彩礼钱就弄到了保加利亚人的头上。于是伊萨克二世在保加利亚地区加税。结果立即激起保加利亚人的不满。这时有两个保加利亚土豪彼得(Theodor-Peter of Bulgaria)和阿森(Ivan Asen I of Bulgaria,也有人说他俩其实是瓦拉几亚人)被推举出来去请愿。这俩土豪见到伊萨克二世之后提出要么取消税收,要么也可以加税,但是请允许他俩带枪投军。把哈俄摩斯山(Haemus Mons)附近的土地封给他们当采邑。伊萨克二世拒不接受这些条件,命令将两个土豪乱棍打出。于是这俩人回家后就组织造反,为了发动群众,这俩土豪学起了义和拳大师兄.中世纪欧洲各地有崇拜圣人的习俗。而有位东正教的武圣人圣底米丢(Saint Demetrios of Thessaloniki),其崇拜在保加利亚地区很流行。有很多人自建教堂或者修会,聚集拜谒。这俩土豪立即利用这个信仰,粜尽家财自己也整了一个崇拜这位圣人的堂口。因为这堂口有钱,影响力就大,所以来的人就多。然后这哥俩就在布道上大讲造反,直呼“保加利亚兴,东罗马必亡”。在造成了造反的舆论后,哥俩宣布受了圣人托梦,要起来解放保加利亚,一些死忠信徒问讯宣布跟随,于是阿森彼得起义就爆发了

伊萨克二世敢把这俩土豪不当回事,直接乱棒打出,不是没有一点底气就瞎做的。虽说保加利亚人认可这哥俩的目标。但一开始,这场起义不是很受大部分保加利亚人的支持。完全可以说是十个人里一个干,九个蹲在旁边看。伊萨克二世听说起义的事情后,比起义者还高兴,他觉得起义军不过是乌合之众,只要帝国的铁甲圣骑兵一到就会土崩瓦解,乖乖的把战绩和人头送上。而且他一开始计算也没有多大错误。起义爆发后,起义军除了早期利用防备松懈而突袭夺取了保加利亚旧都大普列斯拉夫后,接下来就是被东罗军队按在地上打。被打的狼奔豕突的起义军败的很惨,连作为圣物的圣底米丢旗标都丢了。伊萨克二世还进了彼得家里坐了坐,然后看着满满的战绩和人头很是满意,加上这时塞奥多利-曼卡法斯造反,于是伊萨克二世就回家平叛去了。起义军残余人员渡过多瑙河,并在多瑙河另一边找到了愿意帮助他们的盟友——钦察人。在得到了闻名遐迩的钦察草原骑兵的帮助后,起义军招纳流亡,重整旗鼓。随后起义军反攻保加利亚,有了大量轻骑兵的起义军发挥自己的机动性,对东罗军采用一沾就走的战术。东罗军捕捉不到起义军主力,虽然打赢几仗,但还是消灭不了。而此时又正逢第三次十字军中的神罗帝国军部队在腓特烈一世带领下走陆路去中东,正要打保加利亚地面上过。巴巴罗萨皇帝话很明白,谁敢拦路就杀谁全家。东罗军不得不撤退以加强防务。十字军过界的地面,很快就被起义军夺取。就这样,伊萨克二世和东罗永远的失去了消灭第二保加利亚帝国的机会(这里还有个小插曲,欧洲传统东西二帝有权利封下属臣子为国王。伊萨克二世和巴巴罗萨皇帝见面时,为了占口头便宜,直呼对方是“阿勒曼尼人的国王”,以示自己是正统东帝,不承认神罗皇帝是西帝,并且等而下之,变成东帝封的一个国王了。巴巴罗萨皇帝大怒,反唇相讥说伊萨克二世是“色雷斯人的国王”。因为东罗马帝国这时欧洲领土丧尽,只剩色雷斯等地区还听君堡的。两家臣子见状立即争执开来,互骂嘲讽,最后巴巴罗萨皇帝直接放话要给阿森的保加利亚军撑腰,伊萨克二世被迫认怂。阿勒曼尼是中世纪对于当今德国西部地区的称呼,所以德意志的国王音译叫阿勒曼尼人的国王。因为英国和德国共享一个起源谱系,而中文沿袭英语,所以称德国为日耳曼或者沿袭德语,称为德意志兰。而其他欧洲大陆国家的主要语言,依然称德国为阿勒曼尼)

神罗军前脚刚走,东罗军便去而复返,为了缓解压力,伊萨克二世秘密和萨拉丁结盟,让阿尤布朝来拖住十字军,随后东罗军重返保加利亚,但是之前熟悉当地的东罗军的统帅约翰-杜卡斯(John Doukas (sebastokrator))遭到伊萨克二世猜忌,所以换上了不熟悉地理的约翰-坎塔库泽努斯(John Kantakouzenos (Caesar))。在这位国舅的带领下,东罗军被困在巴尔干山岭里。阿森见时机已到,以假造流言的方法,吹牛说钦察大军正在赶来援助保加利亚军。东罗军当时欠薪已久,又信了对方大军来援,于是全军撤退。阿森率领保加利亚军在特尔雅芙娜隘口设下埋伏,成功伏击了撤退的东罗军,取得第二保加利亚帝国的建国之战特尔雅芙娜战役的大胜(Battle of Tryavna)。特尔雅芙娜战役的战败对安格洛斯朝是灾难性的。在这一仗里安格洛斯家的家兵损失惨重,王朝最主要的武力支柱轰然倒塌。这让安格洛斯朝的皇帝除了傀儡以外什么也做不来了。

东罗军惨败而归,伊萨克二世顿时麻爪,自家家兵丧尽,使得他只能依赖其他大贵族的武力来对付第二保加利亚帝国。而其他大贵族们没有一个是省油灯。安格洛斯朝暴动登位的先例,极大地鼓舞了野心家们。而第一个跳出来的野心家就是德米特里奇战役的胜利者布拉纳斯。东罗军败阵后,伊萨克二世委托布拉纳斯率军去继续进攻第二保加利亚帝国。然而布拉纳斯和杜卡斯早有勾结,到任后不久就造反回军,要回君堡夺鸟位。伊萨克二世于是又启用了自己的女婿康拉德。康拉德不负众望,在君堡城下以单挑阵斩布拉纳斯,成功镇压下去叛乱。康拉德作为西欧来东方参加十字军的拉丁系诸侯,因功受赏,权力大增。以康拉德为代表的十字军系诸侯的崛起,代表着西方对东罗的干涉力度大大加大。接下来,东罗马帝国又在阿卡狄波利战役中遭到惨败(Battle of Arcadiopolis),好不容易搜罗来的一批士卒也损失殆尽。这标志着东罗马帝国再也无法阻挡第二保加利亚帝国的崛起。败战的伊萨克二世只能寻求外援,他在自己亲家,匈牙利国王贝拉三世的支持下继续和第二保加利亚帝国缠斗。结果这时候又有野心家冒出来——伊萨克二世的哥哥阿列克塞,1195年3月,不满于屡战屡败的东罗军头趁着伊萨克二世出门打猎的机会,给阿列克塞黄袍加身,夺取鸟位。这就是安格洛斯朝第二位皇帝阿列克塞三世。伊萨克二世想反攻君堡,结果发现人马四散,于是他企图逃跑,失败被捕后惨遭挖眼(这是东罗马帝国常用的使对方丧失担任皇帝资格的肉刑之一,此外还有割鼻子和阉割等,这也是西方贵族鄙视东罗马帝国的原因之一),随后去蹲大牢。后来在第四次十字军攻占君堡后的混乱时期里,十字军诸侯们把伊萨克二世和他的儿子拉出来扶上位置当傀儡,但是十字军杀夺君堡的残酷引发了巨大的民变,在一片混乱中,其子阿历克塞四世被杀,而伊萨克二世也闻讯惊死。短命的安格洛斯朝也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历史,无奈的让位给新成立的拉丁帝国。

应该承认伊萨克二世失败的一生,外部因素占重要作用。他处在一个纷乱的年代,统治期间各路乱兵人马是不停地在东罗地界上过,几乎没有一天消停。所以只说他为政无能所以把东罗搞垮了,这确实不是公允之词。但是他也确实不是一个顺应潮流的皇帝。那个年代的东罗急需的要么是巴希尔二世这样的名将,要么是利奥一世这样的手腕高超的王者,但是历史却给了它一个庸人。顺昌逆亡,所以安格洛斯朝也就这么亡了。

阿历克塞三世:这位是东罗马帝国安格洛斯朝第二位皇帝阿历克塞/阿莱克修斯三世(Alexios III Angelos)。但实际上来说,由于他任内发生第四次十字军攻占君士坦丁堡,导致东罗马帝国灭亡,所以他应该算是安格洛斯朝的末代皇帝。而且成四里面写反了,他是伊萨克二世的哥哥,不是弟弟。

生于君士坦丁堡,安格洛斯家出身。早年参加了反对安德罗尼克斯-科穆宁一世的阴谋集团。但被安德罗尼克斯一世侦知暴露。被迫流亡中东,因为他家是小亚细亚的边防大将,交游广阔,所以先后在很多个中东的君主那里获得了庇护。直到其弟发动暴动继位后方才回国。随后被伊萨克二世委以贵主(Sebastokrator,直译是尊贵的统治者,科穆宁王朝开始使用,贵主不是副帝,但是地位上和副帝是相同的,也是有继承正帝权位的资格。一般是由正帝家族中的直系亲属出任。贵主的设置,是正帝为了保障皇位自家相传的设计。后世保加利亚帝国和塞尔维亚帝国等受东罗影响的国家,其君主的头衔就是“贵主”)之职。由于这个职位很多时候是个武职,所以阿历克塞三世上任后交通很多东罗国内的武将。阿列克塞三世是个妻管严,他老婆卡马特拉(Euphrosyne Doukaina Kamatera)为人野心勃勃,而且敢想敢干。阿列克塞三世虽然想过谋逆篡位,可是决定不了。但他老婆为了当皇后,在这事情上比他专注的多。卡马特拉借助交游的机会,组织了一个军头家庭的恳谈会,每次开会都试探诸将的心思,鼓动其反意。伊萨克二世打仗不行,导致保加利亚第二帝国的崛起。他还利用拉丁系诸侯来保住自己的权位,这使得东罗军界对他十分不满,卡马特拉利用了这个不满,号召诸将当从龙功臣,扶植她老公夺取鸟位。阿卡狄波利战役后东罗军队对伊萨克二世的不满达到了顶峰,然后就出了一批想当元勋功臣的人,这批人在卡马特拉的组织下趁着伊萨克二世出门打猎时发动兵变,给阿列克塞三世黄袍加身。阿列克塞三世见状顺水推舟上位,领人抓了弟弟,刺目囚禁,从而登基为皇帝。

如果说伊萨克二世的失败还可以说是为人庸碌,能力有限,阿列克塞三世的失败则是彻头彻尾的自取灭亡。阿列克塞三世为政粗率,私心自用,分不清公政和私爱之区别,为了犒赏功臣和稳定人心,他上位后大开国库,狂撒国币以收买人心。他执行的毫无节制的大撒币政策,几乎到了大敞国库之门任人取用的地步。结果就是本来就因为连年兵乱而贫乏的国库彻底被花的家徒四壁。公用无钱的结果,就是东罗的国防全线崩溃。鲁姆苏丹国在东,匈牙利在西,保加利亚在北开始对东罗马帝国进行全面压制,东罗马帝国的皇帝迅速沦为君士坦丁堡城的市长。1196年,神罗皇帝海茵里希六世(Henry VI, Holy Roman Emperor,德语里海茵里希就是亨利)领兵过境东罗,海茵里希六世为了整点成绩出来好回国交差,向阿列克塞三世勒索金钱,放话说不给就打。穷困潦倒的阿列克塞三世被迫下令征收“德国税”(Alamanikon)筹钱应付,为了弄点钱,连教堂的圣器和先皇的遗物都不放过,统统拿去换钱。这个做法让他大失人心。发现自己变得不受欢迎的阿列克塞三世一方面以出售利权,包卖税务给地头蛇的方法来弄钱,另一方面开始学他的弟弟一样找外援。他找的外援是正在崛起的塞尔维亚帝国。这时尼曼雅王朝的“首冕者”斯特凡正在上位,阿列克塞三世立刻提出嫁女给他,同时还把“贵主”头衔封给了斯特凡。从此塞尔维亚帝国的君主对外都自称是“贵主”。但是这段婚姻未能成功,因为阿列克塞三世包卖税务,把国家征税的权力卖给了地方土豪,结果就是地方土豪接机纷纷崛起,东罗的国家权力全面崩溃。1197年,马其顿地区的一位地方土豪杜波米尔(Dobromir Chrysos)举起叛旗,导致整个大马其顿地区(Vardar Macedonia)都不再为帝国所有。这里是塞尔维亚帝国和保加利亚帝国争夺的主要地区,斯特凡明显看重地盘甚于头衔,所以这段婚姻未能成功,这样阿列克塞三世也就断了外援的念想了。

就在阿列克塞三世坐困愁城的时候,最后的灾难终于降临。阿列克塞三世没有外援,伊萨克二世可有。伊萨克二世几次成功的婚姻和嫁女,使得他成为西方势力在君堡的代言人。他被阿列克塞三世谋篡,导致西方拉丁系势力对东罗的敌意大为上升。伊萨克二世的儿子,也就是后来的傀儡皇帝阿列克塞四世,在阿列克塞三世篡位后逃亡,这个时候他逃到了东罗马帝国在商业上的第一对手威尼斯共和国。在威尼斯的帮助下阿列克塞四世在意大利半岛到处流窜拉赞助,甚至跑到教皇那里,以取消东正教,两统归西方为条件,换取援助回君堡夺回鸟位。教皇大为心动,而这个时候,第四次十字军正在意大利半岛整装待发,这把十字军请了威尼斯共和国帮忙跑运输,结果因为资金调达不畅,跑了运输钱没给结,威尼斯共和国商业立国,属于没钱赚鬼都不干的性子。立马给十字军断水断粮。饿疯了的十字军求威尼斯给条活路的时候,威尼斯共和国督治(Doge,位阶等于公爵,但威尼斯的督治是选举产生) 丹多洛就提出让十字军拥立阿列克塞四世回君堡夺取鸟位。而教皇对于这种同门相伐虽然名义上反对,但并无意愿制止。肚子空空的十字军也没得选,立即开拔去君堡。在长年的浪费政策之下,阿列克塞三世手中无钱,无力组织人马保卫,只有他的女婿拉斯卡利斯还能用义愤组织点抵抗,但在穷极了饿疯了的十字军面前那就是螳臂当车。因为没有海军阻拦,威尼斯海军可以直接将十字军人马运入金角湾,越过城墙攻入城中,为了方便巷战,十字军大肆纵火,几乎把半个君堡给烧了。完全丧胆的阿列克塞三世一方面对于抗战要求应付了事,另一方面立即卷起金银财宝,1202年7月17日夜,阿列克塞三世领着小女儿,带着金银财宝,连大女儿和老婆都不要了,仓皇逃出君堡。东罗马帝国安格洛斯朝也就此灭亡了。

弃城而逃的阿列克塞三世人心丧尽,遭到东罗马帝国遗民的普遍唾弃。于是他只能凭着血统做食客,托庇于各路诸侯。1205年,他托庇于伊庇鲁斯君主国的科穆宁家族旗下,这时伊庇鲁斯君主国和正在崛起的尼西亚帝国互相抢地盘,伊庇鲁斯君主米哈伊尔一世就把他派去尼西亚帝国,看看能不能凭老丈人身份牵制塞奥多利一世。结果阿列克塞三世毫无悬念的失败了,于是伊庇鲁斯君主国就把他当奇货“售卖”,经过特拉布宗帝国的“转卖”后,1210年左右他被罗姆算端凯-库斯老一世“买走”,负责组织皇协军进攻尼西亚帝国,结果战败被捕,关入修道院终老。

阿历克塞四世:东罗马帝国安格洛斯朝正统末代皇帝阿列克塞/阿莱克修斯四世(Alexios IV Angelos)。说叫正统末代皇帝是因为阿列克塞三世逃亡后,十字军把他扶上位当傀儡,没有立即灭掉换法统。所以从法统上来说还算一任。但他只能算是末帝,哀帝,少帝这样的人,纯是走过场和给一个朝代画句号的这么个角色而已。不过,在君士坦丁堡政变杀掉阿列克塞四世之后,还有一个有亲缘关系的阿列克塞五世接着做了几天的非正统皇帝。所以说他是末代也是有疑问的。

安格洛斯朝的傀儡皇帝,伊萨克二世之子。13岁时赶上伯父阿列克塞三世政变,随后和老爹一起蹲大牢。伊萨克二世在位时和西欧诸侯结亲,构筑了一个关系网。1201年,伊萨克二世利用这个关系网雇了两个走私商,成功把儿子送出君堡,托庇到神罗帝国的二皇子士瓦本的腓力(Philip of Swabia)那里。随后他就作为奇货去吸引各路野心家。其中比较重要的一个是意大利豪族蒙菲拉特家的家主卜尼法斯一世(Boniface I, Marquess of Montferrat,这个卜尼法斯就是前面说到的伊萨克二世的女婿康拉德的三弟)。蒙菲拉特家和伊萨克二世结亲,一心想推举自己的侄子阿列克塞四世上位,结果被阿列克塞三世篡位搅黄,所以一直想反攻倒算。阿列克塞四世在他的支持下到处找外援,这时意图消灭东罗,独霸地中海东部贸易圈的威尼斯共和国看到机会,为他介绍了正在整装待发的第四次十字军。阿列克塞四世跑到教皇那里去,以承诺一旦复位就搞两统合一,罗马为尊的条件,拿到了教皇允许拥立他的默许。威尼斯共和国眼见阴谋得逞,就把阿列克塞四世推到了正在扎拉驻扎的十字军哪里,让他当带路党率十字军进攻君堡。阿列克塞四世在有心人的怂恿下向十字军大开空头支票,承诺一旦十字军帮他复位,他就召集一批人马帮助十字军去中东,而且如果十字军国家在圣地重建,他就自己出钱替十字军国家招募海陆军保卫圣地。十字军欠威尼斯的钱,也由他负责结清。此时十字军因为杀夺扎拉这个极毒教城市,正在惶惶然。而且在扎拉他们只拿到了补给品,有一点财物也拿去还威尼斯的债了。这时来个人凭着教皇的谕令还开了这么好的条件,十字军觉得一次也是杀两次也是剁,就跟着阿列克塞四世发财去了。

阿列克塞四世率军赶到君堡后,阿列克塞三世望风而逃。所以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进入了君堡。但是历来反西方的君堡的居民根本不可能接受一位拉丁系的君主。阿列克塞三世逃亡后,君堡的一些居民趁着没人管,冲入监狱把伊萨克二世放了出来,重新立为皇帝。十字军一看有可能白玩一场,就立即率军逼宫,要求伊萨克二世将阿列克塞四世立为副帝。伊萨克二世被迫同意。由于伊萨克二世是个瞎子,所以阿列克塞四世实际上说了算。但是阿列克塞四世立即发现自己说了也不算——他根本不知道东罗马帝国其实已经是一个穷的家徒四壁的空壳子了,凭一毛钱也没有的国库,阿列克塞四世根本无法兑现他对十字军开的空头支票。而十字军不管这个,你不给钱我就抢,于是乎君堡居民和十字军之间摩擦日甚,阿列克塞四世也被君堡居民目为卖国贼和强盗头子。1203年底,十字军再次向阿列克塞四世要求兑现承诺,阿列克塞四世没沉住气,直接谈崩,于是乎十字军开始劫掠君堡地区。结果引发君堡居民的起义,起义者冲入圣索菲亚大堂,敲钟立帝。阿列克塞四世闻之到场企图谈判,结果被起义者关押,随后被杀死。而伊萨克二世亦问讯惊死。安格洛斯朝画上了最后的句号。闻听有人起义,还杀帝夺位。十字军立即杀掠君堡。经过一番战斗把反抗者都杀掉后,十字军拥立了鲍德温一世(Baldwin I)成为新皇帝,这就是拉丁帝国的开始

曼卡法斯:正名塞奥多利-曼卡法斯(Theodore Mangaphas, Θεδωρο Μαγκαφ,) 他是一位活跃于1188-1205年间的 东罗马贵族,所谓费拉德尔菲亚,就是小亚细亚名城非拉铁非城(Philadelphia,美国的同名版本就是费城。非拉铁非是小亚细亚西部重要的古城,其教会是圣经启示录中亚细亚七教会之一,现属土耳其的马尼萨省,今名 阿拉谢希尔)。此人在伊萨克二世统治期间和第四次十字军占领君士坦丁堡之后的混乱时期里,先后两次称帝,结果均以失败告终。由于他两次失败的篡位行为,希腊编年史家称他为Morotheodoros (Μωροθεδωρο) 意思是废物塞奥多利

生于非拉铁非,当地大贵族出身。1188年左右崛起为非拉铁非城的统治者,并得到周围吕底亚地区居民的支持,而且他还和Troad地区(小亚细亚最西部,达达尼尔海峡亚洲一侧,古代特洛伊城所在地区)的亚美尼亚人结盟。于是他自立为皇帝,反对当时的伊萨克二世(1185-1195年第一次在位),且铸造了自己名号的银币。

伊萨克二世亲征塞奥多利-曼卡法斯,几次接战之后,把他围困在非拉铁非城(1189年6月)。但此时神圣罗马帝国 皇帝腓特烈一世率领的第三次十字军已经进入东罗马帝国境内,伊萨克急于结束战事去对付腓特烈,于是双方谈判,塞奥多利-曼卡法斯在提交人质和放弃帝号后得到赦免,并继续统治非拉铁非城。

1193年左右,东罗马帝国色雷斯军区公爵(doux)、帝国军队司令(megas domestikos) 瓦西里-瓦塔茨(战死于1194年,此人按维基的说法,可能是后来尼西亚帝国约翰三世-瓦塔茨的父亲)驱逐了塞奥多利-曼卡法斯,他只能逃到科尼亚的塞尔柱苏丹那里,加入突厥游牧民的军队,作为还乡团和带路党,带着这些圣战者蹂躏东罗马边境(1195-1196)。1196年底,新任东罗马皇帝阿列克赛三世出钱从塞尔柱苏丹那里把塞奥多利-曼卡法斯买了回来(卖国贼就这个下场),条件是不会处死或终身监禁他,但是他还是蹲了一个阶段的监狱。不过至迟到第四次十字军东征的时候(1203-1204年)他已经被释放并回到了非拉铁非城

1204年第四次十字军攻占君士坦丁堡,摧毁统一的东罗马帝国,帝国境内的各路豪强纷纷自立,曼卡法斯也趁机重新夺取非拉铁非城,建立了短暂的独立政权。此后,他去迎击十字军统帅弗兰德的亨利(第一任拉丁皇帝鲍德温的兄弟,后任拉丁皇帝 1206-1216。当时亨利和分得尼西亚的布卢瓦的路易伯爵等十字军骑士出征小亚细亚,去兑现攻占君士坦丁堡之后的分赃协议),双方于1205年3月在亨利扎营的Adramyttium城(今土耳其的埃德雷米特)激战,虽然最初曼卡法斯的大军(按照史家Nicetas Choniates的说法)让亨利惊慌失措(此前亨利刚刚击败塞奥多利-拉斯卡里斯的兄弟君士坦丁率领的另一支东罗马军队),但东罗马军队士气低落,还是被法兰克骑士的冲击打得大败,骑兵逃走而剩下的步兵大部被杀和被俘。

曼卡法斯逃回非拉铁非城,1205年底之前其领地被塞奥多利-拉斯卡里斯领导的尼西亚帝国政权吞并,曼卡法斯下落不明,一般认为被尼西亚帝国擒获杀死。

关于其姓名的八卦,有说法认为Mangaphas不是希腊语,而是土耳其语mankafa(废柴、蠢货)的希腊化形式,亦即曼卡法斯不是其人的本姓,而是他绰号Morotheodoros(后来希腊编年史家给他的称呼-废柴塞奥多利)土耳其译名的转写。不过在今土耳其阿弗路迪斯(Aphrodisias)东罗马遗迹里发现了一个有大量银币的窖藏,一般认为这些银币系塞奥多利-曼卡法斯铸造,所以他本来可能就姓 废柴

独卡斯:这位是东罗马帝国的僭主皇帝伊萨克-杜卡斯-科穆宁(Isaac Doukas Komnenos)

出自东罗马帝国科穆宁皇族。科穆宁皇族是中后期东罗马帝国最有名的皇族,其家系众多。后面的安格洛斯朝和拉斯卡利斯朝,其实严格说也都是科穆宁家的旁系侧支。在本家失去君士坦丁堡后,科穆宁皇族的本系分支借助外援的力量,在东罗马帝国境内其他地方分疆裂土闹独立,其中最有名的就是特拉布宗帝国。一直到1461年才被奥斯曼帝国灭掉,比东罗本体还多扛了8年。鉴于科穆宁皇族如此的影响,历史学者将所有科穆宁皇族出身的东罗马系政权统称为大科穆宁诸朝((希腊语Μεγαλοκομνηνοί, Megalo komnenoi))。而伊萨克-科穆宁就是大科穆宁诸朝第一个割据政权。

家系可以追述到约翰二世-科穆宁皇帝(John II Komnenos),他是约翰二世皇帝的长房长孙。但是由于早年丧父,所以爷爷约翰二世传位给他四叔曼努埃尔,他家无缘皇位,这时他就已经有不满。曼努埃尔一世-科穆宁皇帝时期将其封为贵主,负责统领小亚细亚的边军对抗基利家亚美尼亚王国。他上任后战败被俘,在亚美尼亚王国蹲大牢。在蹲大牢期间曼努埃尔一世逝世,先皇薨后人人忙着争权夺利,无人关心他的命运。最后是他婶子,耶路撒冷王国贵妃提奥多拉-科穆宁(Theodora Komnene)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想法凑了点赎金把他弄回来了。被人抛弃,长期蹲大牢的经历,让杜卡斯心怀怨望,反意已决的他一出狱回到自己的治所,就变卖家产,纠集了一批人马,打算自己闯天下。杜卡斯抓住东罗马帝国海军衰败的特点,找了船率军登陆到塞浦路斯岛,自己伪造了一封信说安德罗尼克斯皇帝让他当塞浦路斯总督。于是乎顺利夺取到了塞浦路斯岛的治权。安德罗尼克斯一世皇帝问讯大怒,准备派兵讨伐他。但是因为一方面诺曼人军队来袭,另一方面伊萨克二世算命的事情被安德罗尼克斯一世皇帝知道。杜卡斯也借机表示恭顺,有了台阶下的安德罗尼克斯皇帝只能放弃征伐塞浦路斯。随后伊萨克二世弑杀安德罗尼克斯一世,建立起来安格洛斯王朝。杜卡斯对于本家出身的科穆宁朝皇帝还能表示点尊重,对于分支出身的安格洛斯王朝那是根本不鸟,闻听安德罗尼克斯一世被弑杀后,立即自称皇帝,宣布独立。伊萨克二世在稳定了国内后即调集人马去攻打杜卡斯,杜卡斯立即举兵抵抗,结果交战之前,伊萨克二世的另一个敌人西西里诺曼人王国下属的海军大将,同时也是中世纪时期欧洲最著名的大海盗布林迪西的马嘉图(Margaritus of Brindisi)捕捉到了击败东罗海军的机会。伊萨克二世的军队在塞浦路斯登陆卸载后,马嘉图追踪而来,突袭了在这里的东罗船队并将其全歼。眼见后路被切断的安格洛斯朝军队士气崩溃,夺路而逃。杜卡斯立即率军掩杀,将其几乎全灭。于是他对塞浦路斯的统治就这样建立了起来。

杜卡斯对塞浦路斯岛的统治是失败的,他是靠阴谋夺权,因此并无根基。能依赖的就只有自己的这些人马。而这些人马里面很多是佣兵,平时即纪律败坏。在击退安格洛斯朝的进攻后又因功而骄,在岛上恣意横行。杜卡斯本人其实只是一个志在夺位的野心家,夺取鸟位也只是为了私心自用,所以根本不懂经邦治世之道。对于下属的横暴既无意愿也无能力来节制。甚至连自己也没有作为统治者的觉悟,因为长年蹲大牢,内心怨恨,所以杜卡斯以为做人君就是来享受的,就实行暴政肆意发泄,奸淫掳掠四字一字不落全做下。杜卡斯的作为让塞浦路斯岛的岛民们苦痛不堪,对他更加离心离德。不过杜卡斯长年在外,对于外国的情形比较了解,所以他知道他周边各国内部都有不小的隐患。因此杜卡斯以此为筹码,媚事周边各国。所以周边其他国家都无心来攻他,他也得以维持自己在塞浦路斯岛的统治。但不是周边的势力他就没考虑到,所以他的统治只维持了四年,就被来自外部的势力消灭了,这支外部的势力,就是正在进行东征的第三次十字军。

阵容华丽的第三次十字军在结成后,选择陆海齐头并进向中东进发。其中以理查一世为首的英军选择走海路。理查一世作为中世纪最知名的战士国王,他的军事才华有多突出,他的政治能力就有多低能。由于路途遥远,船费昂贵。这一次英国几乎是倾国而出,理查一世又不是精打细算的个性,所以英国国库被他花了个底朝天。而且十字军事业一开始就不是一种纯粹的宗教精神的行为,烧杀抢掠不但是十字军事业的源动力,而且随着历史的演进,越来越成为十字军事业的主要目的。历代十字军向东方进发时,就没有不一路走来一路抢的。军队需要抢劫才能获得补给,上层贵族需要抢劫以应付国债,而下层官兵需要抢劫才能付旅费,甚至维持生存。所以十字军经过之地如果没有强势领主抵挡,基本都会被抢的一干二净。而盗性入骨的理查一世,更不把抢劫当回事,所以英军启航后沿着海岸前进,走到哪里就在那里敲诈,不给就抢。抢劫的最高潮发生在西西里王国,理查一世为了替自己的妹妹出头,敲诈了诺曼人王国两万盎司黄金。十字军连讹带抢的消息不胫而走,东地中海各势力都收到了风声。于是所有人都提高了戒心,加强自己的防御力量,杜卡斯也不例外。

理查一世的船队在1191年于墨西拿启航继续前往圣地,但是途中遭遇了风暴,结果使得先锋船队约25条船迷航来到了塞浦路斯。其中一条船上还载着理查一世的新娘子贝伦加利娅和他妹妹若安。杜卡斯早就听闻理查一世一路走来一路讹的故事,得知这是理查的部队后他大为震惊,以为理查是来讹他的。于是乎他打算先下手为强,率军袭击先锋船队。但是这一回十字军里大多是身经百战的精兵强将,临阵不乱,顽强抵挡住了杜卡斯的军队。随后理查一世联系上了船队,过来找老婆。听说老婆和妹妹差点被人家掳走后,理查一世大怒,遂改变主意,决心要铲除塞浦路斯。于是理查督军猛攻杜卡斯。杜卡斯抵挡不住,被迫认栽。就与理查谈投降条件。谈判期间杜卡斯提出自己是有身份的人,所以就是投降也不能绳捆锁拿戴镣铐。理查将计就计表示同意,因为当时镣铐都是铁制的,所以杜卡斯说不能戴“铁铐”,而理查谈完了就命令部队的工匠打造了一副银手铐,投降当天就把杜卡斯给拷上拉走了。所以杜卡斯在历史上外号又叫“银手铐杜卡斯”。他的被捕,标志着塞浦路斯岛的政权从此就转入拉丁系诸侯之手。

此间事毕的理查,将杜卡斯托付给医院骑士团关押,然后继续十字军之旅。后来十字军结束,理查回国路上被利奥波德五世扣押时,为了赎身,提出拿杜卡斯抵账(利奥波德五世的母亲是科穆宁皇族的)。利奥波德同意,于是理查就把杜卡斯“卖给”了利奥波德。看在母亲面上,利奥波德释放了杜卡斯。但是杜卡斯仍不老实,到处拉赞助企图复国。这次他找上了罗姆算端国。罗姆算端国考虑了之后觉得这人一无所用,而且科穆宁家族的独立势力又不止这一家。此时正逢阿列克塞三世在君堡登位。于是罗姆算端国就把杜卡斯毒死,权做给新君的贺礼。杜卡斯死后,他女儿还曾尝试求取拉丁帝国的军队回塞浦路斯当女王,结果失败,最后迁往亚美尼亚终老。

通宝推:白玉老虎,一刻馆皆様,ton,
帖:4538441 复 4538439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