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从“了解之同情”说开去 -- 大眼

2020-07-24 00:25:02环宇7504
我觉得吧,看人也要看圈子

吴宓日记里面提到陈寅恪的时候,还顺便说了一个人 熊大缜烈士

这里头话要说回来,真正的共产党人,敢于面对自己的错误。熊大缜烈士 为国捐躯(被误杀),是理应平反和道歉的;他导师叶企孙先生,为了这件事情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也是应该(而且已经做了)平反和道歉的。

同样是清华师生,有人看到了 人民的希望,勇敢的去参与救国了。也有人认错了方向,吴宓就是,他把希望寄托在常凯申身上,所以相对就悲观的多。陈寅恪不同于吴宓的是,他倒是看不起常凯申一伙,但是看不到别的方向.....

但是,这一大批人,他们的思想倾向是有共通之处的,所以在抗战期间这些清华的师生,他们很多行动有一致性(当然具体细节上有进步和落后之分),但是只要不是公开宣扬 中国必败,就是值得争取的

陈寅恪这个人,一生低调,就我看到的材料,低调治学、低调悲观(他素来孤傲,这种想法 一般只对吴宓这样的死党说,并不公开宣扬)、低调装逼(他要求不宗奉马列主义的请求,当时没有公开),并不是 公知 的好榜样

他变成公知的旗帜,是 死后多年,这个锅 主要还是应该 陆键东 和 岳南 来背

另外 ,岳南 经常宣扬 国民党学阀 傅斯年,我觉得 要批 主力还是要加在 傅斯年身上,何必揪着陈寅恪FF

帖:4538871 复 4538790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