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485 🌺6975 🌵33新:
主题:【原创】官三代和中国 -- 脑袋
家园博客 完全认同兄台对国内3代的担心,兼聊两句中美AI

这些年,我接待的国内的同学、朋友的孩子们也不少了,优秀的他们所教育出来的优秀的孩子们,来美国读中学、入名校的,也不在少数,所以我完全认同兄台的担心。

比如我一个最要好的国内(博导)师姐的孩子,已拿到今秋CMU(计算机专业)的Offer,现在宁可在美国熬着疫情,也不愿意回国----这孩子优秀到什么程度?成绩也好、创新也罢,在武汉市是妥妥的可以免试保送清华。但这孩子跟我坦言:就是不愿意在国内读书。

另一个大学同学,其父是前些天习总亲自参加的那个国家级项目(一鸟点名、小强起立出丑的那个)的某核心参研单位二把手,孩子去年来我这里校园面试,今年也是拿到西方顶级名校的Offer。

这还是优秀的例子了。兄台担心的那些官3代、商3代,靠各种父荫出国的,对美国价值观的崇拜,自不待言。

所以,得感谢川普的王八拳,不仅打乱了美帝数字殖民的节奏,也打破了部分3代对美帝体制之崇拜----究竟会打醒多少孩子、多少家长?还待观察。

兄台既然提到AI,也就顺便说两句。婆娘在国内,是中科院自动化所模式识别实验室出来的,来美帝,所读的专业(GVU Center at Georgia Tech)也算是图形图像、AI、ML、机器人排美帝前几名罢。加上我读书时的导师也算是computer vision早期的开拓者之一(founded and directe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nd visual information systems labs at U Michigan & UCSD),我自己工作中也用到一些ML,所以我斗胆对中美的AI技术应用现状对比扯几句淡。

首先,中国的AI当然不能说比美国强,但是中国如果说自己第三,毛子也不敢说自己第二----中国即使在文革期间,也从没停止过对这一块的巨大投入与深入研究。所以,美国的AI界,比如婆娘的导师(其导师是CMU那位著名的日本祖师爷级大牛)对中国顶级自动化研究机构出来的学生,比如马颂德等人的学生们,非常看重。

其次,美国对AI不能说不重视,问题是,近20年来,由于美国的工业空心化,导致美国产研界严重缺乏实际问题推动技术发展的动力。这些年若不是Google、MS、Amazon等企业的搜索、广告、ubiquitous computing 、Cloud等商业需求,可以说美国的AI应用几乎对美国的工业没有太多的直接推动作用。这不仅导致美国的AI工业应用长期停滞,也导致大学的人才培养严重中途失血----比如我婆娘那个实验室,四个教授(两个MIT、两个CMU)的博士生,一大半都是读到一半即到谷歌实习,随即被对方留下,然后就放弃读博了。

反观中国,现在各行各业对AI尤其是现实应用的需求,层出不穷,比如婆娘的一个师兄,自美国海归后,用AI实现了自动快速车险理赔,每年能创造数以亿计的直接经济效益----这在美国是不可想象的。

推动任何技术前进的,说到底,还是社会尤其是工业需求,20年前的通信如此,今天的AI同样。20年前美国尤其是华尔街为伟大的Bell Labs(12个诺贝尔奖+9个美国总统奖)举行过葬礼,眼睁睁看着“泥腿子”华为的崛起,执5G之牛耳;20年后美国还会为哪些拥有伟大历史的科研机构送葬,眼睁睁看着中国AI的超越?让我们拭目以待。

通宝推:东海后学,kekepei,醉寺,明心灵竹,gschen,朴石,nettman,尖石,一者,田昭明,老财迷,hullo,为什么不可以,老树,darkbuddy,踢细胞,桥上,秦波仁者,何求,心有戚戚,脑袋,newbird,
帖:4543516 复 4543479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