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25个科学问题征文】好使的艾滋病疫苗,能搞出来不? -- 1001n
共:💬9 🌺4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25个科学问题征文】好使的艾滋病疫苗,能搞出来不?

不爱老兄点名了,没地儿藏没地儿跑,硬着头皮翻一篇吧。。错与对咱评价不了,只管一路翻下去,大伙泛泛看一下就算了吧。。

以及,文中括号之内,是我擅自加的注,呵呵。。再以及,翻译这活儿,实在是不对路,翻出来的东西怎么看怎么不流畅。唉,信达雅,这辈子我就不琢磨这崇高的追求了,嘿嘿。。。

--------------------------------------------------------------------------------

自打研究者们发现HIV病毒是艾滋病的罪魁祸首至今,二十年的时间里,人们投入了比研制其它疫苗要多得多的银子,试图开发出艾滋病疫苗。光一个美国国家卫生研究所,每年就要为这个目的扔进去5亿美刀,同时为五十多个不同的临床试验做准备。饶是如此,开发出一种新的、有效的艾滋病疫苗,具体来说就是每年可以阻遏上百万人的新发感染――仍旧只是个梦而已。

说起来,虽然研究者们已经把这病毒研究了个底儿掉,也详细地知道了它是怎么摧毁免疫系统的;可对于免疫应答究竟是怎么对付病毒感染的这个问题,依然在研究中。也就是说,十年光阴花掉了,研究者们依然是盲人骑瞎马――方向不详。

这个免疫应答,说成大白话,大概就是:病毒类似一把钥匙,往里一捅,机体就做出反应,去迅速做一把相应的锁,把它抓住,之后通过种种复杂反应,让免疫杀伤力量聚集过来,一同干掉病毒这么个过程。用大白话描述个过程都这么麻烦,其实里面的机理更加复杂,乱七八糟的概念更是一大堆,什么T淋巴细胞啦,B淋巴细胞啦,细胞介导的细胞毒作用啦,记忆效应啦,变态反应啦,等等,……说不好听点儿,那真是复杂繁乱;说好听点儿,那可的的确确是造物的奇迹。如果愿意稍微深入地了解一下,不妨参考一下外链出处

也就有怀疑论者说,根本没什么疫苗能阻挡HIV病毒。他们争论说,HIV病毒自我复制那么快,复制时还出那么多错,疫苗根本就不可能对付所有变异类型的HIV。何况,HIV还有发达的欺骗机制,可以躲开免疫攻击;靠糖类覆盖它的表面蛋白,病毒可以借此遮蔽自己的致命位点(而抗体正是和这个位点结合进而发挥免疫效力的),并制造蛋白来阻挡其它的免疫“战士”。怀疑论者还指出,HIV通常都是巧妙地战胜免疫系统,而对这些方面的研究,疫苗研究者们所获得的成就实在是微乎其微:疟原虫,丙肝病毒和结核杆菌就是最好的例子。

尽管如此,疫苗研究者仍旧确信他们能够成功。在猴子身上的试验已经表明,疫苗确实可以保护动物感染SIV――这S就是simian,猿/猴啊――而SIV跟HIV关系很密切。若干研究也证实,一些人反复暴露在HIV面前,却始终没有感染;这也就提示着,总归是有个啥阻挡了HIV。很少很少一部分人被感染以后,看上去却似乎从没受到过任何伤害;另外一些人在出现免疫系统损害的症状之前,这病毒在他们身上已经携带了十年甚至更久。科学家们还发现,在实验室环境下,某些稀有抗体还真是对病毒有着强大的对抗作用。

最开始的时候,研究者们希望能够设计出这么种疫苗:它可以引发某种抗体的产生,而这抗体正对应着HIV的表面蛋白。这个想法看上去有门儿,因为HIV正是靠表面蛋白和白细胞结合,进而引发感染的。可是,在动物试验和试管试验中,仅仅包含HIV表面蛋白(作为抗原,它有着特异的结合位点;疫苗模拟这个抗原的特征,来诱使机体发生免疫反应并进行记忆,以在真正面对病毒时可以轻车熟路地予以针对性杀伤――这其实就是疫苗接种的原理)的疫苗看上去效果很不怎么地,随后大规模的临床试验表明,这个办法确实没什么作用。

目前,研究者们把关注焦点投向了其它途径。当HIV设法阻挡抗体,并引发一次感染的时候,作为机体防御的第二道防线――细胞免疫,可以特别定位在那些被HIV感染的细胞上,并消除它。现在正在测试着的若干疫苗,其机制就是刺激机体产生杀伤细胞――细胞免疫系统的冲锋队(我的天,原文是storm troopers,正是纳粹的冲锋队――看来,这作者肯定是个男地,嘿嘿)。不过,细胞免疫体系中其它的选手――比如巨噬细胞,以及被称为细胞素(这个词翻译的别扭,原文为cytokines,似乎不是太对)的化学信使的网络,和所谓的自然杀伤细胞natural killer cell,也叫自然杀手细胞)――都还被关注的不够。

(前两段不是说过么,)基于抗体的疫苗(效果不咋地。)可现在,这方面的研究工作正在复兴,不过,这一次研究者可要进行逆向思考了(这里的意思,大概是说不再沿着从抗体→抗原,而是从抗原→抗体这个思路)。研究者们典型的办法是从抗原开始的――这里说的抗原,其实就是HIV病毒的某些片断――然后对由此产生的抗体进行评估。现在,研究者们通过试管试验,从被感染的人体内,已经分离出了超过十二种(原文是dozen,我看整个就是捣乱――中文不习惯说“超过一打”吧?可翻译成“超过十二种”听着也别扭啊)可以阻断HIV感染的抗体。关键是,要找出究竟是哪种特定的抗原,才能引发产生这些抗体。

最好的情况就是,能够找到一种成功的AIDS疫苗,既要刺激抗体的产生,也要刺激细胞免疫――这就是很多人试图采用的策略(将两道防线同时激活,以获得最大的效果)。或许,关键就是刺激粘膜表面的免疫过程;而这粘膜,正是HIV病毒(进入人体)典型的入口。研究着研究着,备不住研究者们就能发现某种迄今未知的新型免疫应答。也可能,答案就在免疫系统和遗传变异性的相互作用之中:研究结果已经突显出了那些对HIV感染和发病特别有影响力的基因--那些最易感的,以及那些最有抵抗力的。

无论答案在哪儿,理解这些都将对那些对抗其它疾病的疫苗的发展有所帮助。比如HIV,不会简单地被免疫攻击所消灭,而这个特性使它害死了上百万的人。疫苗研究者也许不得不去搜索那些不常想到的方面,来求得答案。而他们在免疫学的大地图上,对未知区域的探测,终将被证明是无价的。

元宝推荐:ArKrXe,
主题:454680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