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苍狼与白鹿4中的历史 -- 五藤高庆

2020-08-18 09:44:13五藤高庆
中亚文化圈:3城

乌根支:这个城市在中国史书上也是很有名气 ——玉龙杰赤(Gurganj)。现在它叫 库尼亚-乌尔根奇(Konye-Urgench),位于今天的土库曼斯坦西北部、阿姆河南面。行政上归土库曼斯坦的达绍古兹州(Daşoguz Region)管,是土库曼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最主要的边境城市。另外还有一个乌尔根奇,在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这个叫老乌尔根奇,乌兹别克斯坦那个叫新乌尔根奇。这两个城市相距不远,而且是有渊源的。但如以历史古城来论的话,这里还是应该指土库曼斯坦的老乌尔根奇。

因战乱频繁,频遭屠城。记载史料虽多,却往往只涉及兵祸。所以城市起源已经不可考。但因为史料记载多,所以这里是土库曼斯坦国家的考古研究重点。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支援下,土库曼斯坦文化部门在这里进行了大规模考古发掘,颇有成绩。这里的玉龙杰赤古城遗址已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珍贵文化遗产名录中。现代考古发现自公元前4-5世纪左右即有人居住。但是玉龙杰赤这个名字出现在712年阿拉伯征服时期。玉龙杰赤左倚乌浒水(阿姆河),右靠一座萨梅卡雷什湖(Sarygamysh Lake,所以成4里面电脑建这个城时旁边经常有个湖)。灌溉水源丰富。因此它长期是中亚绿洲农业的典范。凭借着绿洲农业的生产力,玉龙杰赤逐渐兴盛,商旅问讯而至,使得这座城市很快成为丝绸之路中亚段的重要交易站。玉龙杰赤北临西伯利亚,古典时期的中亚地区的经济中心比较偏南,所以玉龙杰赤当时是中亚临北的重要城市。来自北方地区钦察地、康里地乃至罗斯地的商旅,也借助这座城市连入丝路。作为两条主要商路的连接点,玉龙杰赤迅速增长。公元10世纪花剌子模帝国崛起,玉龙杰赤的地位就日益重要,因为花剌子模帝国的太祖阿努细特勤(Anush-Tigin Gharchai)当官时封地就在花剌子模,他就以玉龙杰赤为本部。在历代花剌子模沙的努力下,玉龙杰赤迅速成为中亚地区的顶级城市和图兰地区的最大城镇。拉施德丁在《史集》里称赞这里“居民多的无法描述”。直到摩诃末治政的中期时这里都是花剌子模帝国的首都。

摩诃末于1212年摆平了喀喇汗王朝后,就把首都搬到了寻思干(撒马尔罕)。玉龙杰赤的重要性这才大为下降。摩诃末搬家的原因,主要是玉龙杰赤的离心倾向太重。花剌子模帝国使用绿教的传统军制古拉姆制度,而钦察人和康里人作为最好的古拉姆材料,长期是花剌子模帝国军的中坚。而玉龙杰赤靠近钦察地,所以钦察-康里部族在这里的影响力是不难想象的。事实上、玉龙杰赤在花剌子模帝国中是个高度独立的山头,在花剌子模国家的长期内讧中,玉龙杰赤选择内讧中哪一方为君,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在成功拥立了三位君主后,玉龙杰赤实际上已经成了造王者。因此在蒙古西征时,玉龙杰赤敢多次不听摩诃末的号令。所以摩诃末搬家去自己新拿下的寻思干。但不久后因摩诃末和蒙古帝国起了矛盾,为了争夺丝路控制权,两国最终开战。在高度合成化的蒙古军的侵攻下,花剌子模一触即溃。1220年,蒙古帝国军攻到玉龙杰赤,由于城市附近多沙漠少石头,在窝阔台的指挥下,蒙军创造性的利用城市种植的桑木,将之砍伐后用乌浒水泡硬,当炮石轰击城墙。在长时间轰击下,蒙古军最终打破城墙突入城市,血战七天后彻底粉碎抵抗。窝阔台得手后下令屠城,玉龙杰赤全城被杀,一蹶不振。蒙古帝国分治时期,玉龙杰赤北划入金帐汗国领地。此时拔都因看到了古商路的价值,下令重建了玉龙杰赤。但已经不能恢复昔日盛况。14世纪末帖木尔率军再次攻打玉龙杰赤,破城后帖木尔下令毁城,将残余居民转移走,随后加之河水改道,从此该地区的繁华便一去不复还。被转移走的残余居民被帖木尔拉到现在的乌兹别克斯坦地区重建城市,仍然命名为乌尔根奇,这就是乌兹别克斯坦的新乌尔根奇的由来。而原来的老乌尔根奇,现在只是一座人口三万来人的小城。但是因为历史传承长,古迹很多。所以现在老乌尔根奇是个旅游城市,也是这一地区最有名的文化古城。

河吹:网上很多解释说是忽毡(Khujand)。 忽毡又名忽禅或苦盏(出自《元史·地理志·西北地附录》)。它位于药杀水(锡尔河)南岸,蒙古帝国时期是察合台汗国的属地。现在这个城市还在,通常翻译为霍占德,它是塔吉克斯坦索格里州(Sughd Region)的州府。但是就游戏位置和日文读音来看,这更有可能是著名的古战场怛罗斯,怛罗斯现在名字是塔拉斯(Taraz),它是哈萨克斯坦江布尔州的州府。但这里依然用怛罗斯,因为现在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在争夺塔拉斯这个名字。历史上的怛罗斯位于现在的哈萨克斯坦。但是吉尔吉斯斯坦认为根据历史记载它应该在吉尔吉斯斯坦。而哈萨克斯坦成立后,因为对过往历史不重视,沿用了苏联时期的称呼 江布尔。结果吉尔吉斯斯坦独立后成立了塔拉斯州,并把州府改为塔拉斯市(这俩地方离得也不远)。见势不妙的哈萨克斯坦于1997年又把名字改回了塔拉斯,并请了一大批学者来此考古研究,最终论证了历史上的怛罗斯就是江布尔/塔拉斯。

怛罗斯是哈萨克斯坦、乃至整个中亚历史上最古老的城市之一。目前考古测定公元前1世纪即有人在此定居活动。不过怛罗斯官方正史认定城市起源于公元568年。因为这一年东罗马帝国大使泽马楚斯(Zemarchus)借助商人的帮助,来到怛罗斯地区见到突厥汗国的木杆可汗,递交国书和礼品。这是怛罗斯这个词第一次进入到了西方文献里(在此之前怛罗斯的官方正史认定起源时间是630年,因为这一年玄奘法师提到了怛罗斯,怛罗斯这个名字也是玄奘法师一锤定音的)。很明显这个时候怛罗斯已经有成规模的城市,因为东罗马使者是借助了粟特商人的向导才来到此地的。怛罗斯旁边有一条流量较大的都赖水(塔拉斯河Talas river),灌溉便利使得怛罗斯的绿洲农业很是繁荣,城市的发展也因此打下基础。以粟特商人为代表的商贸群体为繁荣的城市所吸引,纷纷来此经商。借助粟特商人的贸易,怛罗斯成为丝绸之路中亚段的重要据点,它东联中国,西连波斯,北连东罗马。是当时一大商业都市。粟特商人与众不同的一点是他们很注重发展商品的附加值。因此愿意投资手工业。在粟特商人的投资下,手工业很快成为怛罗斯的支柱产业。富饶又处于不同文明交汇处的怛罗斯很快成为各方势力争夺的焦点。突厥汗国之后,唐朝建立西域都护府,将怛罗斯纳入辖地。750年,唐军在怛罗斯战役中败阵,使得在卡特万战役前,中国势力只能退出河中地区。阿巴斯王朝接管此处,但是阿巴斯王朝作为一个向心力较差的王朝,过于依赖波斯人,王朝内战使得很多波斯人出身的军头崛起成为地方土王,甚至是新的王朝。第一个控制怛罗斯的地方王朝是萨曼王朝。随后喀喇汗王朝崛起,取代萨曼朝成为怛罗斯的主人。卡特万战役后西辽来到中亚,喀喇汗朝臣服于西辽。但是西辽更专注于本土,所以保留喀喇汗朝作为自己的外藩。所以怛罗斯依然控制在喀喇汗王朝手中。喀喇汗王朝时期的怛罗斯有很大发展,它是喀喇汗王朝的几个重要的经济中心之一。花剌子模帝国兼并喀喇汗王朝后,怛罗斯保留了其地位。蒙古帝国时期是怛罗斯命运的第一个转折点。蒙古帝国进攻花剌子模帝国时,怛罗斯对蒙军投降,因此未遭屠灭,但是蒙古军仍然毁坏城市,将居民赶走。导致怛罗斯遭到重创。虽然蒙古帝国在之后此地重设郡治,称之为叶尼(Yany),意思就是“新城市”。但是接下来蒙古帝国的分治又给了怛罗斯沉重一击。因为分治后怛罗斯正好在金帐汗国和察合台汗国的边境线上,沦为边防城市的它在之后的日子里屡遭兵祸,城市进一步萎缩,最终沦为一座不起眼的小城。清朝中期,怛罗斯迎来命运的第二个转折点。蔓延了三代皇帝数十余年的清准战争,彻底摧毁了怛罗斯的新宗主准格尔汗国。但是清朝认为实在难以维持对这个地方的控制,于是清朝允许能表示恭顺的部族迁入这个地方。准格尔汗国和新崛起的哈萨克汗国一贯不睦,所以他们把怛罗斯当成哈萨克人的流放地。清朝延续这个政策,承认了金帐汗国分离出来的哈萨克汗国对于此地的控制。准格尔-清朝的政策,让哈萨克人成为了怛罗斯实际的主宰。但是此时历经兵祸的怛罗斯已经基本是一片荒地。哈萨克汗国亦把此处当成边境,不予重视。现代的怛罗斯城起源于19世纪崛起的浩罕汗国。浩罕汗国崛起后,大约于1856年在怛罗斯筑要塞。随后迁入人口形成城镇,但城镇规模很小。1864年,俄军征服浩罕汗国,将此地纳入沙俄帝国。俄罗斯以已有的怛罗斯为基础建城,现代的怛罗斯自此形成,但是依然不大(1897年做人口统计,居民仅过万人)。苏联时期,怛罗斯获很大发展。苏联把这里作为主要的流放地,大量将被流放人口迁入此处。同时,因为要搞哈萨克斯坦加盟共和国,苏联人做事又一贯粗枝大叶,就把这地区划给了哈萨克斯坦加盟共和国。以著名的哈萨克文学家江布尔(Zhambyl Zhabayuly)的名字重新命名了这里。由于大量被流放人口的来到,怛罗斯劳动力充沛,同时作为大后方,可以承接工业转移。所以苏联时期怛罗斯逐步复兴为新的河中地区的大城市。现在怛罗斯主要的城建,例如火车站,百货商场等等都还是苏联时期的作品。苏联末期到哈萨克斯坦独立时期,因管制消失,被流放者的后代掀起归乡情绪,导致大批人口离开此处。新的哈萨克斯坦成立后为了加强控制,开始向此迁入哈萨克人。大概这时怛罗斯才真正算是一座哈萨克斯坦的城市。苏联解体,新生的哈萨克斯坦沿用了苏联时期的称呼,继续称之为江布尔。新生的各中亚国家为了建设民族记忆,开始考古修史的事业,为了能把自己的历史粉饰的辉煌些,各中亚国家纷纷打开被遗忘许久的历史书,对里面的记载争来夺去,结果出现一系列的“历史争夺战”。其中之一就是对怛罗斯的争夺。由于发现吉尔吉斯斯坦要夺塔拉斯的命名权,哈萨克斯坦立即将城市改同样名字,还请史学者来以正视听。在哈萨克斯坦出于政治目的的慷慨资助下,历史学者和考古学者来到怛罗斯进行大规模发掘,成绩斐然。很多考古发掘出的精美工艺品,极大补充了古代粟特史的研究。现在怛罗斯依靠苏联时期遗留的工厂和农业灌溉系统,依然是哈萨克斯坦的重要经济文化中心。

巴而夫:这是阿富汗著名古城巴里黑(《元史·地理志·西北地附录》)。中文史料亦称之为蓝氏城(《史记》),现在多翻译为巴尔赫(Balkh 普什图语和波斯语:بلخ)。该城已经不存在,但是存有一座巴里黑古城遗迹,位于阿富汗北部巴里黑省省会 马扎里沙里夫附近。

这里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人类聚居地之一。考古发现公元前500年就已有村落。最早是西迁的雅利安人部族来到此地筑居。因为建城早,对后世城市的建设有很大影响,所以被史学家称之为“诸城之母”(Umm Al-Bilad)。波斯民族“三始祖”都起源于西迁的雅利安人诸部,所以这里历来是波斯文化的一个根据地和重镇。著名的袄教创始者琐罗亚斯德就生于巴里黑,也逝于此。在袄教成为波斯国家的国教后,巴里黑就成了波斯国家的圣城。巴里黑这个名字也是伊朗人起的。后历代统治者都沿用伊朗人的称呼直至今日。

第一波斯帝国时期,巴里黑成为波斯帝国的一部分,但是长期以来阿契美尼德王朝对此地的控制十分虚弱。因为当时波斯人分为东西两部,所以历代波斯帝国都是一个两头蛇的格局。而阿契美尼德王朝起于西部波斯人,权力中心偏西,因此对于东部波斯人的控制力较弱,所以主要采用的是分封制度来管理。实际上中央权力深入不到。与此同时随着其他西迁的种族的来到,各种民族、思潮都开始对巴里黑施加影响。因此波斯人虽然是巴里黑的主宰者,但是它是以土王的形式对此地实行管理。各种民族和思潮来了走去了回,就成了巴里黑历史上的常态。巴里黑还有一个特点是它的地理位置。历史上外来民族进入印度次大陆,多经过著名的开伯尔山口。而开伯尔山口北接喀布尔河。巴里黑正好在这个接点上。所以要通过开伯尔山口进入印度次大陆的外来民族,几乎必从巴里黑出发。这条便利的迁徙道路也是一条商路。这样印度次大陆的政权想要对北方施加影响,也要来到巴里黑。处于文明/种族/思潮的交汇点的巴里黑为后世留下了非常灿烂的文化成果。考古学者曾在此处发掘出大量的造像、钱币、工艺品等古物。极大地完善了对大夏、贵霜和塞种人国家的历史研究。但同样的,这种交汇地很难发展出比较有力的政权,所以在历史上巴里黑大多是某个强势政权的边界。而第一个强势政权就是实现了“大伊朗”的波斯萨珊王朝

“大伊朗”是波斯人对昔日波斯帝国控制的疆域的称呼。它是东西走向,西至叙利亚,东至河中地区,北至高加索山北麓,南到印度河流域。包含现在部分叙利亚,两伊,阿富汗、巴基斯坦、外高加索三国和几乎全部的中亚五斯坦与部分中国新疆。鼎盛时期的大伊朗地区东部,称之为呼罗珊(Khurasan,Khur是太阳,Asan是XXXX源自。太阳+源自 = 日出之地)。呼罗珊又分大呼罗珊(北到锡尔河,南到印度河河谷),小呼罗珊(北到阿姆河,南到兴都库什山脉)和呼罗珊省(现在伊朗的呼罗珊省)。历史上第一第二波斯帝国,都曾以各种方式统治或影响过大小呼罗珊。其中又以对小呼罗珊的控制较为有效。第一波斯帝国灭亡后,公元330年,亚历山大大帝远征至此。亚历山大帝国和随后的继业者塞琉古王朝,为巴里黑带来了新的希腊文化元素。巴克特里亚这个词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进入西方史书用以称呼阿富汗的。从此巴里黑的文化更加灿烂。塞琉古王朝衰退后,大夏国以巴里黑为都城崛起,大夏国和随后的贵霜帝国为巴里黑带来了佛教文化。在吸收了各文化的精髓后(据说巴里黑一词来源于梵语,意思就是精髓,精炼的)伊朗人的民族宗教拜火教就此诞生。在拜火教的支持下东伊朗人再次团结起来西进,安息帝国由此崛起,而天降教主的巴里黑就是安息的第一个首都。安息帝国自此向东进发,重新统一了伊朗。并且在卡莱战役中力克罗马前三头之一的克拉苏。达到了历史上的巅峰。但是安息帝国所代表的东部波斯人,是游牧为主,兼行农耕,和以耕作为主的西部波斯人就很处不来。而且东部波斯人长期和其他民族杂居,因此他们的政体更接近于游牧人。所以中央权力是虚弱的,很难控制地方。主要依靠以七大家族为主的各路土王来控制国家。所以安息帝国对于呼罗珊地区只能说是实行了控制,却没有实现征服。伊朗国家真正能控制住巴里黑和整个小呼罗珊,还是要从第二波斯帝国,即萨珊帝国时期算起。由西部波斯人建立的萨珊帝国在鼎盛时期,借助武力和文化认同,实现了对整个大呼罗珊的征服。但是萨珊帝国还是难以控制住庞大的大呼罗珊,因此他采沿用分封的方法,努力在小呼罗珊扩张中央权力,对于大呼罗珊地区则分封皇族做土王来管制。由于小呼罗珊大致是个菱形,所以萨珊帝国把小呼罗珊划为四部分,各设郡治,号为呼罗珊四郡(四郡郡治分别是巴里黑、木鹿、乃沙不耳、哈烈)。其中四郡中的东郡就是巴里黑。在伊朗人的传统观念中呼罗珊就代表着东方。而巴里黑又是东方的东郡,所以它是伊朗人理想中的伊朗国家的最东边的城市。在萨珊帝国的经营下,已经很繁荣的巴里黑发展愈加迅速。由于依托山岭,矿藏丰富,所以萨珊帝国在巴里黑开设铸币厂,冶矿铸币。钱币是中东国家王权的最重要最普遍的象征,而历代波斯国家的沙汉沙(波斯语中国王称之为沙,皇帝是王中王,音译沙汉沙)在即位后都会铸造自己独有形象的钱币。萨珊帝国时期的铸币订单里有很多都是从巴里黑铸币厂铸造的。由于出货量大,质量稳定,所以巴里黑铸币厂为此甚至自创了品牌,称为Zufi。Zufi牌钱币因图案较多、制作精美、意义重大。长期以来都是波斯文明考古学界的抢手货。7世纪时,萨珊王朝灭亡,拜火教残余势力退到巴里黑,和当地其他宗教一起继续顽抗至公元715年左右。726年,倭马亚王朝在此设立呼罗珊省,巴里黑为省府,这样就维持了巴里黑的地位。到了747年阿巴斯革命掀起,黑衣大食开始取代白衣大食。阿巴斯王朝的特点,使得他的中央权力十分虚弱,地方军头逐步崛起。870年,铜匠王朝的太祖叶尔孤卜占领巴里黑,从此巴里黑就成了一个城头变幻大王旗的地方。萨曼朝,伽色尼朝,塞尔柱帝国,花剌子模帝国先后成为巴里黑的宗主。但是这些国家都是一些突厥人的军事政权,对于地方的治理,主要靠包税人来管。所以巴里黑在战乱中依靠丝路贸易,维持了繁荣,《世界征服者史》里称那个时候的巴里黑“人口百万”。虽然这无疑是夸张,但也可以一窥当年巴里黑的繁荣。但是在1220年,巴里黑终于迎接了自己的末日。这一年蒙古西征军抵达巴里黑。巴里黑觉得不能抵抗,选择投降。但是成吉思汗在西征路上见到了很多的降而复叛的例子,对于人口如此稠密的巴里黑的投降,他毫不信任。出于肃清后方的目的,他下令毁城,将居民统统抓去当了签军。巴里黑遭此打击后一蹶不振,再也无法恢复往日的繁华。在之后的岁月里巴里黑丧失了它的地位,沦为一座普通的小城。所以著名历史学者志费尼曾拿巴里黑和萨末鞬为题眼做诗,称两者的对比是“苦和甜岂能一般”,极言巴里黑衰落之相。阿富汗巴拉克宰王朝时期,因为闹瘟疫,巴拉克宰王朝的太祖多斯特(Dost Mohammad Khan)觉得太不吉祥,就废弃了巴里黑,其地位则被同一地块上的新城马扎里沙里夫(Mazar-i-Sharif)取代,从此巴里黑就再也没有复兴的可能。但是巴里黑这座历经无数风雨的千年古城,其历史价值是毫无疑问的。所以大概1934年左右阿富汗政府允许考古学者进入巴里黑古城遗迹考古。现代大部分巴里黑发掘到的历史古物,差不多都是这个时期开始出土的。各国考古学者来到阿富汗努力工作,他们的发掘极大地完善了中亚史和伊朗史,成绩非常显赫。但他们的工作最终被阿富汗内战和塔利班上台所破坏和阻挠。大量的文物流失,大量的古迹和发掘点被破坏。而当地由于是驻阿富汗米军最主要的补给路线,因此一直战斗不断,无法保证安全。所以现在这座古城遗迹正在风中消逝,连抢救的希望都已不大了。

通宝推:瓷航惊涛,
帖:4546846 复 4546670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