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主题: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 瀛洲客

共:💬234 🌺2314 🌵126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周憨憨发飙后居然没事,说来有点话长了

当时跟一些了解情况的朋友们,有过一些议论,就当作是一家之言罢。

首先,周当时在武汉市这个层次,拍板封城(马一直在躲)的具体方案后,上报省委、中央后批复,那些天压力太大。朋友讲,那些天他基本没睡觉,忙得焦头烂额。除放走在武汉中转的、投亲的500万人,城内还有900万人,从生活物资到生命保全,按照1月26日工信部副部长王江平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说法,仅仅医用防护服,武汉市每天的需求就是十万套。可武汉市当时的物资储备是个什么状况呢?这是朋友告诉的:是千的单位,这还是湖北省:

点看全图

其次,当时各方面的气氛,是已经把他当作头号替罪羊(你去看看胡锡进那段时间指名道姓的骂周,而从不骂马就知道了)。而骂周的一大罪状,就是前面说的市委市政府开会作出封城方案后第二天,放走了在武汉中转的与投亲靠友的500万。问题是:你看看武汉市的物资储备,有没有余力再支撑500万大部分是中途转车的外地人员的生活、防疫?甚至,作为市长,强行拦截了这大部分是转车的500万人,人家答应不?又该派多少警力去强制拦截?百姓害怕瘟疫的心理,会不会搞出民变?

但当时全国舆情汹涌,基本上是一边倒的指着武汉市政府骂。周属于湖北土生干部,中央没有人,不像F4中的前三名。这口大锅,一锅都是周的了呗---胡锡进骂周不骂马,原因籍此。所以,周当时的心态是:豁出去了,无所谓了

点看全图

另外,周又是少数民族,用我们楚人的话说,湖北荆蛮吧,不服周,所以本身有敢豁出去的勇气:

点看全图

另一个原因是保护部下。强那天走之后,央视本来安排的,是采访陈副(市长)。周憨憨给拦下来了,主动说“我去罢”。这就是一个朋友讲的:周保护自己的副手:

点看全图

陈是58岁快到站了(前两个月免职了,另作安排),去年年中才提的分管文教卫的的副市长,对卫生防疫这一块并不是很熟悉,这大概也是武汉疫情一开始,武汉市政府有点措手不及的一个客观原因。

至于为什么强来武汉晃了一趟后,对周那么大的刺激呢?很简单,周当时顶着那么大的压力,他是急切的想从中央抗疫小组组长、国务院总理那里得到一个明确的答复:能否给予湖北省武汉市迫切需要的各类医用抗疫物资?

结果呢?2月3日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包括强来武汉(1月27日)甚至他走后的那一周,中央层次并没有在物资上满足湖北武汉的迫切需求----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好比纽约市疫情最严重那一段,美国联邦政府并没有解决急需的呼吸机、防护服。

那是武汉抗疫期间,疫情传播最快、压力最大、人心最慌乱的一段日子-----天天看着新增、死亡数字不断上升,各大医院挤爆,有人病死在家里没法处理,微信上各种惨状交流,民怨沸反盈天----一切都在爆炸的边缘

我就不说当时周边地区对湖北物资封锁甚至挖断道路的某些极端措施了。甚至出现了大理劫度使打劫重庆(代办黄石)救命物资这种荒唐事。

这种状态,直到2月3日习总发急了,作了那个决定性、转折性的讲话,习近平主持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

习近平指出,疫情防控要坚持全国一盘棋。各级党委和政府必须坚决服从党中央统一指挥、统一协调、统一调度,做到令行禁止。各地区各部门必须增强大局意识和全局观念,坚决服从中央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及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的指挥。各地区各部门采取举措既要考虑本地区本领域防控需要,也要考虑对重点地区、对全国防控的影响。

然后才有(重点是日期:2月3日习总讲话之后

(1)公安部:擅自封闭、阻断和隔离道路要尽快恢复正常通行

(2)从中央各部委加紧加急生产抗疫物资支援湖北: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

(3)军队系统也从2月3日开始,紧急出动直接支援武汉:

点看全图

也就是说,强总理1月27日来汉,包括他走后的一周,并没有解决武汉市迫在眉睫的物资需求----这就不得不让本来就已面临各方甩锅的巨大压力、身体极度疲惫、精神高度不稳定(好几次出镜时戴反了口罩)、已经处于崩溃临界点的周憨憨,主动上央视,史诗级的向上甩锅爆发了:

点看全图

用我们武汉话讲,实在是忍无可忍了,那么好罢,“你不讲道理,劳资就不按套路”了

点看全图

事后,大家奇怪的是两点:

1、当天,强总理是不是/怎么着刺激到周了,让他那么爆发,那么犯忌也要主动上央视发飙

2、事后,习总不仅没撸掉他,甚至于第二天,1月28日,公开揽责:亲自指挥、亲自部署

当然,周憨憨发完飙后,并没有撂挑子,而是接着兢兢业业的继续干自己的份内工作,从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的规划(封城会当夜就立即在设计),到各大方舱的紧急建设,都是他带人日以继夜的赶工完成:

中央指导组成员、国家卫生健康委主任马晓伟马晓伟:

这次疫情发生以来,病人就医数量呈“井喷式”增长,大量病人在社区和社会流动,医疗资源紧张,床位不能满足应收尽收的要求,面临着延误治疗时机、造成疫情扩散的双重压力。在这种复杂的情况下,中央指导组组长、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同志深入一线视察,果断作出建设方舱医院的决定,要求武汉市立即将一批体育场馆、会展中心逐步改造为方舱医院。武汉市市长周先旺同志靠前指挥、亲自调度,夜以继日地组织力量施工改造;武汉各区区委书记、区长坚守岗位,落实各项措施。第一批有4000张床位的3家方舱医院仅用了29个小时就建设完成。

说实话,周憨憨这种发飙归发飙,不耽误干活的态度,用当时一个志愿者的话说:在武汉人民中圈粉无数:

点看全图

也许是憨人有憨福罢,他至今市长还没撸。也许,习总大概也没想撸这种敢担责、肯干事、能吃苦的实干干部。

通宝推:独立寒秋HK,anne2607,mezhan,何求,方恨少,nettman,PCB,红军迷,履虎,心有戚戚,黄序,钱六,慧诚,我爱美人姚晓曼,okcgb,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