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巨人的背影 -- 胡里糊涂
共:💬35 🌺340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董的网文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有这么个人,做这么个事。努力找寻了下董在20年前的旧网文,发一点有兴趣的可以看看:

为毛泽东辩护——兼谈邓小平的历史责任和本来面目

作者:旅居新加坡学者董玉振博士(糊涂注:董是工学博士)

重温旧文意万千(2014年11月):这是本人1998年9月完成的一篇长文,标题《为毛泽东辩护--兼谈xxx的历史责任和本来面目》。当时完成后邮寄给党中央主要领导同志,作为一个身在海外的共产党员给党的一份礼物,希望能够有助于挽回因过度批毛而被损害的我党形象和伟大贡献,希望在建国50周年来临时,应改变过去一贯的强调“林彪四人帮的干扰破坏”而主要宣传改革开放后的伟大成就,中央应该更客观评价毛泽东时代的成就。我很欣慰的是,后来的舆论方向出现了我所期待的变化。1999年9月9日,本人以“古董”笔名将该文在北美的一个网站全文刊出,并在文章最后加了个自己的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超出我意料之外的是,文章登出后引起巨大反响和潮水般的跟帖和电邮反馈,更被广泛转载到很多网站。全文曾被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华文报刊全文刊出。不少网友来函称“含泪读完全文”。十多年过去了,该文继续被各大网站转载,并始终位列点击量最大的文章之一。国内某著名时政网站的编者按写到“这是一篇以事实为依据、以理性对待事物的好文章。如果你是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处于公心,不带任何偏见,读后,你一定会对我国所谓的改革有一个新的、正确的认识。”,著名学者张宏良教授在他的博客中转发该文时更是不吝溢美之词:“这是30年来难得一见的好文章。仅摘录其中几段话,就可以看出这位海外华人的思想水平和政治见识,远远超过中国大陆所有高层智囊和文化精英的总和。”

在网友们的一再鼓励下,本人于2003年在此文基础上完成出版《巨人的背影——为毛泽东辩护及当代中国问题省思》一书,在海外引起轰动。当然,该书当时被所有海内外出版机构拒绝出版,香港一个出版社总编明确表示:一篇正面写毛泽东的书,没有人会感兴趣。本人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不得不辞掉在半导体行业的高薪工作而复建南洋出版社,进入这个只可能赔钱而绝对没有赚钱希望的行业。本人惨重的经济代价换来了该书的出版并带来巨大政治影响。自费肩负起中宣部本来应该去承担的工作。

经过一些热心网友和我本人的调研,可以确定,在该文出现之前,没有任何一篇文章或著作以如此的广度在多个领域对毛泽东时代进行有说服力的辩护。在2000年前,对毛泽东时代正面阐述的主要是官方著作。民间和学术界于2000年后才陆续出现了一些正面写毛泽东时代的著作,比如著名经济学家樊纲先生在2005年出版了一本正面写毛泽东时代经济成就的著作。可以不夸张地说,该文回答了一些当时具有普遍性的批毛论调,如毛泽东不搞计划生育是错误的等。因此,说该文对共产党历史研究和毛泽东形象的恢复有开创性贡献,当不为过。在该文基础上写成的《巨人的背影》一书,被中央某高层领导誉之为“这是需要社科院一个包括各专业的研究团队才能完成的工作”“顶得上半个中央党校的研究贡献”等;该书甚至被原中办副主任,中顾委副秘书长郝盛琦老人家在约见笔者回京面谈后,将该书递交到政治局常委主要领导,申请一字不改地出版一本内部参考版,但遗憾没能批准。2013年初,在太原向时任省委书记袁纯清汇报工作时,他说有印象看过这本书。再次印证一个朋友告诉我的消息:该书在政治高层被广泛阅读。

当然,也有读者希望我能对每个领域进行更深入的研究。实际上,毛泽东时代作为一个特殊而复杂的时代,每个领域都有足够的内容供一群学者们去研究。但关键的问题是,如果大方向是错的,那所有的研究都很难有准确的结论或价值。我所具备的不可替代的优势,使得我通过这篇文章和后续著作完成了一个最关键的研究工作,那就是毛泽东时代的定性和明确大方向,或者是战略性的框架研究。至于各个细分领域,很多学者都可以做出贡献,比如樊纲先生的著作在经济领域就有非常详实的资料和归纳。2013年在毛泽东诞辰120周年时,一位教授在电视上谈到毛泽东时代仅修建水库要在市场经济下需要几万亿资金(笔者该文首次对义务劳动修建水库之类财富创造给予提出,至于量化,中国有足够多的学者可以做)。相对来说,笔者的作用是不可取代的,虽然这听起来并不符合本人一向坚持的谦卑做人原则。

我在马来西亚演讲时,有听众以挑战的口吻问:“董博士,每个人都可以有一套观点,您怎么有把握您的观点是对的?”我的回答是:“要正确评价毛泽东时代,必须有一定的高度和阅历,因为毛泽东对中国的改造和影响是全方位的,立体的。而且各方面有密切的关联。需要什么样的阅历和高度?你必须了解中国的农民,而不是背着手到农田走两趟。你必须和工人有深入接触,你必须了解中国的历史和国情,必须明白工业化的规律,要和解放军指战员有深入的接触和了解,毛泽东始终和知识分子过不去,并让知识分子上山下乡,那你必须了解中国知识分子是个什么样的群体,你对城乡二元结构有清醒的认识,如果能有国外生活的经历,将有助于从国际的横向对比中更清楚地看待毛泽东时代的贡献和问题……,当然,你必须具有相当水平的研究能力,否则,这些经历对你只是经历,而对于有研究能力并不存偏见,而且要有对国家和民族复兴课题高度热情,这些经历才是宝贵的研究素材。我很自豪的是,我很可能是这个时代里唯一具有这所有条件的人。”为毛泽东时代评价的大方向做出定位,是笔者对这个时代义不容辞的责任,有舍我其谁的一份承担!尤其是最近20年中国和国际社会的接轨,高速城市化,中国千百年以农业和农民为主导的历史已经终结,对当代和未来的中国人来说,他们可能难以理解毛泽东时代中国社会剧烈变革时的社会情景(在写纪念母亲的文中,我提到她带走了一个时代。很多年轻人不理解。放在开放和城市化大背景下就好理解了)。我很幸运,不仅在文革期间走进学堂,而且对中国各人群有全方位接触。我很庆幸自己在很强的理工科背景下能有热情和能力深耕人文和社会科学等领域。可以说,如果说1998年动笔写此文时还有着为自己的做公务员职业理想做铺垫的潜意识原始冲动(太天真,要做公务员就不能写这种与当时公众和官方观点不一致的文章),在写作过程中和后来进一步完成《巨人的背影》废寝忘食的辛苦付出,更多地是这种责任感的推动。本人跨越多个理工科领域和经济学等社会科学领域的知识和经验储备,在完成这个超级复杂的课题方面扮演了关键的角色。通过该文和后续著作的写作,梳理了自己的全方面思维,为今日在区域和城市及产业园发展战略定位、产业规划和空间规划、旅游策划城市可持续发展规划、市场营销等领域做出高水平成果打下基础。

该文自上网后至今,不断有读者设法找到我,特意表示感谢,更令我感觉当初十多个夜晚的辛苦是非常有价值的。更被一些细心的网友调查后评价为过去20年对毛泽东恢复形象影响最大,传播最广的一篇文章。粗略估计,该文过去15年来的总阅读量在几千万人次以上。今特意将旧文收录进我的博客以作纪念,虽然其内容已显得简陋,但仍然有参考价值。毕竟,多数读者没机会阅读《巨人的背影》一书(该书出版后,我曾邮寄给台湾著名政论家李敖和当时在香港某大学工作的郎咸平,希望通过他们的影响力来宣传该书的主要思想。虽然没有收到他们的回复,但从该书寄出后他们的谈话和作品中,我能感觉到他们对毛泽东的认识和我越来越一致。本来嘛,作为一位有志者,本来也不太在乎别人是否说声感谢)。

我也感到非常遗憾和悲哀的是,该文1999年上网后不久,就发现被一些人去掉作者名和电邮,而是以自己的网名到处转载,还有些直接将作者信息去掉。希望了解到这一点的网友能予以更正,这是确保读者可以和作者联系沟通的必要信息。

 主要内容:

人本经济的成功尝试

计划生育与农民

  民主与独裁

  知识分子,反右与“文革”

  毛泽东与个人崇拜

  毛泽东与女人

  邓小平的历史责任及本来面目

结语

通宝推:didae,用心荐华,
帖:4554226 复 4554131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