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皖西乡村亲历记 -- lmylqh

2020-09-13 09:13:17lmylqh
分田前后

我记事较晚,最早能清楚记得的事情大多在80年前后,主要是围绕着吃。一开始有印象就是家里粮不够,只能吃两顿饭,早饭和午饭,早饭多是很稀的稀饭加红薯,午饭一般是很稀的面条加红薯。就这样的饭也不能吃饱,常常吃完第二碗,锅里就没了。可想而知到晚上一定是很饿的,却又没有饭可吃,那时小,不太懂事,不免哭闹要吃,我母亲脾气很大,往往以打解决,我又不肯乖乖挨打,就要逃跑,于是几乎每天傍晚我们都要围着村子跑两圈,我在前面哭着逃,我母亲在后面追着打,几成一景。打得多了,我也知道吃饭无望,就在傍晚的时候到村外玩,后来有个妹妹,就带妹妹到村外玩,直到天暗下来才回家睡觉。当夕阳西下,伙伴们纷纷回家,幼稚如我,只会觉得委屈难过,不能体谅父母心境,后来自己有了孩子,常常想那时的他们应该非常难过吧。这种情况在责任制(我们那就把分田到户称之为责任制)后发生了改变,有一天傍晚,母亲突然到村外找我们回家吃饭,对当时的我而言,那是非常魔幻的事情,非常的不真实,以至于回去的路上十分忐忑不安,因为母亲曾经用吃饭骗过我回家挨打,没想到的是那次真的有饭,之后,渐渐地晚上都有饭吃了,为吃饭而哭闹打骂就成了过去。

可能因为这事,父亲没说过邓的不是。就我残存的记忆而言,责任制前后生产条件并无多大变化(如化肥种子等),但粮食就是突然够吃了。还有,责任制前我们小孩子经常到无人的庄稼地里玩,踩出很多小道,还喜欢在庄稼茂密处建立自己的秘密基地,藏一些不想让大人发现的小玩意,这可能也是粮食产量低的原因-没人把集体的东西当回事。

通宝推:北纬42度,燕人,假日归客,外俗内正,东学西读岛主,呦唔,
帖:4555227 复 4555221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