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皖西乡村亲历记 -- lmylqh

2020-09-13 21:04:28lmylqh
谁该牺牲

小时候上学,觉得牺牲是很神圣的事情,常常想那天我能为国牺牲就好了,上到大学才知道原来最早牺牲不过是无谓的祭祀,更不用说血腥的人祭。

听说上古时候,人的生死观与现在不同,人作牺牲有自愿的,也有被迫的,自愿的求仁得仁,姑且不论,被迫的,恶死向生,想来不免绝望、呼喊、诅咒,那时的他们到底喊了什么,叫了什么,自然无从得知。但以今律古,大约应有两种叫法,一派应该叫大家都不应该做牺牲,集体反抗,以求活命;一派应该叫你们作牺牲是活该,而我们不是,因为我们做了什么什么贡献,奴隶主不该这样对我们。

我和妻子出身分别是农民和工人,典型反应了国家的城乡二元结构,见过乡村的破败,也经历过国企的衰落,两者都做了难言的牺牲,好在现在不管是城市还是乡村基本算是走上正途,大家都有日子过,过得还算不错。但是论坛看多了,总有人怀念只有一部分作牺牲的日子,把别人的牺牲当做自然,一旦轮到自己,不管有没有必要,立刻呼天抢地要回到过去,回到那就算日子不富裕但却高人(乡村)一等的时代,那我得说,天亮了,该醒醒了。

通宝推:唐家山,假日归客,烧锅炉滴,东学西读岛主,
帖:4555318 复 4555221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