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皖西乡村亲历记 -- lmylqh

注:本帖有补充
2020-09-13 22:12:48lmylqh
穷乡僻壤

由以上啰嗦,大家应该能看出我们那是很穷了,是的,我们那是真穷,但凡随意找一个方向走出50里地,估计都比我们强些。这个地方东西是湖,北边是淮河,只有南边陆路可通六安,抗战时,我们那四周都被日本人占领,只有我们那照常给国民党纳粮出差,估计鬼子也知道我们那没油水。

60年左右我们那也算是重灾区,我母亲在娘家曾经带过一个家门侄女睡觉,不久后侄女就因营养不良被放弃,她父母开始也从自己嘴里省过饭喂她,但后来发现这样大人也撑不住,最终只能放弃小孩保住大人。她还见过有一个外乡人逃荒经过他们村庄时走不动,躺在路边,也没人有余粮救他一命,这个年轻人最终不治,这只是倒毙者之一,我母亲之所以记得那么清楚这个人,是因为他穿了一件当时少见的线衣,推测他以前日子应该过得不错。我妹妹的婆婆是童养媳,是的,你没看错,是60年开始的童养媳,60年冬天他母亲带她逃难,经过我们那时,母亲倒在路边,我妹夫的爷爷把她捡回家做了童养媳,所以我妹妹在她婆婆那从未受气,她婆婆骨子里有一种自卑感,连大声说话都不敢。90年代有外地人到我们那寻亲,是找母亲和妹妹,她婆婆和外地人续了亲,但据我妹夫说,两边的情况不大对的上,但为了安慰老人,也就认了,这样他妈妈自信心也好了一点,经常会说他娘家哥哥怎么怎么样,但几乎不走亲戚,估计她心里也知道那不是真娘家。

待续

通宝推:北纬42度,jhjdylj,假日归客,
帖:4555342 复 4555221
以下是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 (1)
穷乡僻壤plus

60年其实不仅仅我们那日子不好过,整个安徽农村可能都差不多,那时我岳父在合肥五金五厂工作,老家在肥东撮镇(就是马亲王微博上刚提到的撮镇),家里有母亲带着一个小弟两个小妹妹务农,还有一个二弟在师范学校念书,母亲当时病亡,临死前交代我岳父,三个弟弟妹妹太小,让二弟退学照顾他们,家里还藏了一些粮食,可以靠它度过饥荒。我岳父认为二弟上学更重要,就自作主张把粮食拿给自己的叔叔家,托他们照顾小弟小妹,自己周末回去照应一下,可想而知,在一个周末回去时就发现两个妹妹饿死,叔叔的孩子倒是度过了饥荒,没有办法,只能把小弟带到合肥藏在宿舍,在食堂捡别人剩下的饭养活了小弟。岳父至今提起这段往事还会泪流不止,所以,你看也不是所有老工人都怀念那个时代。

我这样说,你可能以为我要控诉什么,然而并不是,我是想对比说明现在我们那儿有多好,真的,我是党员,敢用党性保证。

60年是极端情况,过了那一段后我们那基本上吃不饱也饿不死,情况真正发生变化要到分田到户,80年责任制后基本家家户户都有的吃,虽然看病上学仍是没钱,但毕竟绝症不是人人都得,学校不是人人必上,整个八十年代人的精神状态还是挺好的,看到了希望,农村出现了新气象。

好景不长,到九十年代,税费齐下,三提五统,田里收的不够乡里要的,回忆中,总感觉那个十年亲戚邻居的脸色都是暗淡的,没有笑色。97年还是98年我外出住店,和两个乡镇干部住在一个房间,半夜听见其中一个被噩梦惊醒,问了一下,原来是梦到收上交(就是农村税费),吃皇粮国税的都能被逼到这份上,当时农民境遇可想而知。

好在到了2000年之后,取消税费,农田补贴,老人发养老金(最开始大概是60元,别笑,从这开始我们那老人摆脱了完全被抛弃的命运),还有合作医疗,这个真是千古德政,老人终于有病可治了,几千年的尊老传统终于可以在偏僻之地见到。

10年之后,每次回老家都能感觉家里留守老人心态很好,经济上有吃有喝,生病能看,儿子媳妇都在外打工,想生气都没机会。看见我,往往感叹,你娘命苦,如果活到现在多好。普遍怕死,有个头疼脑热就去看病,在省城学医的亲戚门庭若市,夫妻感情大受影响。和他一比,我都庆幸自己学了四大天坑专业,虽然年底打牌装怂,还时不时被长辈教育上了那么多年学还比不上那谁谁打工。

但也有隐忧,主要就是房子,我们那房子从七十年代末到现在,我亲眼所见已更新了四代。七十年代的土房草顶,八十年代砖房瓦顶,九十年代的小二楼,2000年后发展到水泥框架、浇筑楼板的三四层楼。我老婆去我老家都感慨我们那人穷摆,四层楼,每层至少四个房间,每个房间都比她家客厅大,装修虽然带有浓浓的乡村风,但上下水马桶都不缺。就这样的房子,已经落后了,现在的小男孩提亲,镇上县里有房只能算及格,六安买房算良好,合肥买房才是优秀。我小叔有两个孙子,老两口和儿子拼命干了这么多年总算盖起两栋楼(一个三层,一个四层),一转眼人家小姑娘看都不带看的,和我感慨一辈子忙活就买了这两堆破砖烂瓦,现在还得重来一遍,攒钱买房。

通宝推:北纬42度,jhjdylj,史文恭,假日归客,未知如之何,
帖:4555400 补 4555342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