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忆苦不思甜(1)-扶墙进扶墙出 -- 听松

2020-09-14 02:20:01方平
习总大概是放了他一马

否则,就他儿子在武汉某重点XX财务上的那点滥事,他也保不住晚节。

他那个儿子啊,也是一贯的欠收拾。当年在学校食堂里抖威风,被我系一个东北师兄用菜刀修理过头颅的----之所以被修理,就是抖狠的时候大喊”我的爸爸是XX“,所以又被多修理了几刀。当时围观的群众,用武汉话说,”过瘾得狠呐“F

那个东北师兄被学校开除后,第二年又堂堂正正的重新考入华工,仍旧读我们这个系,哈哈,东北纯爷们F

通宝推:nettman,领班军机,
帖:4555412 复 4555409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