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皖西乡村亲历记 -- lmylqh

2020-09-14 07:47:59陈王奋起挥黄钺
分田后公粮指标大幅度减少了

同时没有了集体提留,这两条让农民手里的粮立即多了起来。分田后减少交公粮,改成市场价征购部分弥补,是稻公用来讨好农民的招数。但家里劳动力少的农民粮食反而变少了,因为分到的田少。

至于在集体中偷懒这种事情,的确存在,但是集体时代有大量的农田建设,比如深耕翻田,比如罱河泥,比如农家堆肥等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还有每年大量的水利建设,分田后都没有了, 在分田前是重体力劳动,因此农民都能偷懒就偷懒。假定分田前劳动最大支出是100,偷懒了,还有80, 分田后最大劳动支出只有60,就算你更努力,实际劳动支出也只有70。到了冬天,整个村的农民都在打牌打麻将,风气极差,钱输光了就去偷东西。有人去我家门口的池塘偷鱼,嫌狗叫讨厌,结果把我家的功勋军犬打死了,现在我还时常怀念我的狗, 死在一个改开的早上。

中国的分田应该是82~84年间启动的,伴随着杂交水稻等良种的引入(1973年杂交水稻成功,76年全国推广,但技术比较复杂,我们那里大面积铺开是80年左右,普通农民种上的确要到82~84年。

化肥也是如此,80年代四三计划的化肥厂陆陆续续开始量产,我们村的化肥从70年代的臭死人的氨水变成了碳酸氢铵,后来又是硝酸铵和尿素,这些都发生在80年代初。

这些具体的变化,70后的人那时10岁不到,这样的小孩肯定是不懂的,我那时有十几岁,学过化学,看过我姐姐的高中教科书,囫囵吞枣基本上都能明白。

通宝推:鱼与渔语,南宫长万,
帖:4555496 复 4555492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