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皖西乡村亲历记 -- lmylqh

2020-09-14 08:18:40lmylqh
化肥,良种,农药其实在分田前后变化不大

尤其是在分田前一年和后一年,种子没有任何变化,我们那当时都是自留种,我就听见亲戚向我父亲推荐他家种的贵潮(是这个音,具体什么品种我就不知道了),化肥,我们那一直用得少,氨水就没听说过,农药应该和生产队时候差不多,您应该知道,分田前后,农民种田方式不会剧烈变化,只是更勤劳而已,分田以前他们怎么种田,分田以后他们还是怎么种。庄稼不收当年穷,农民对任何耕种模式的改变都小心翼翼,小心到顽固,农业技术的推广中,这是最难克服的一点,往往要有人带头演示示范,完成整个耕种收割环节,看到真凭实据,他们才会改变。你嘴一张,就让人家冒着挨饿的风险采用新种子、新方法,绝无可能。

听父亲讲,我们那连使用化肥都有一番波折,生产队的新领导要施化肥,而掌管技术的老把式只相信农家肥,争论到后来决定进行试验,在一块水稻田里,一半施农家肥,一半施化肥,上过学的都知道这样明显不科学,田里的水是流动的,但两帮人怕用两块田本身差别大,所以就这样实验,结果一季下来,居然还真是施化肥的产量高,后来生产队才开始普遍施用化肥,但用量都不多,毕竟化肥要花钱买,生产队也没钱买很多的化肥。至于分田后的几年,化肥使用量肯定是逐渐加大的,这也是责任制的必然结果,能增加产量,他们当然会做。

所以,问题就是为什么突然就能吃饱饭了,对我来说,这不是一个渐进过程,就是某一年的某一时间,突然有了晚饭吃,这对我冲击特别大,以至于这么多年过去了,那天晚上的感受都记得清清楚楚。

通宝推:北纬42度,
帖:4555499 复 4555484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