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工程记事 -- 七天

2020-09-29 20:18:01七天
工程记事

前阵子打过一个比方:

理工思维,必须是以目标为导向的,不能是我擅长什么就把路径往什么地方引。打个比方:如果一个离心泵专家,在一个用往复泵最合适的地方非要发挥自己的特长用离心泵,那么他这个工程师是不合格的

之所以打这个比方,是因为这是我的亲身经历。

那是一个污水处理项目。污水大部分离后剩下的浓缩污水要送到地下盐洞里去,这种工况非常不适合多级离心泵,原因有二:1、浓缩污水中有大量的固体颗粒,对于离心泵的动密封来说这是不能容忍的;2、地下盐洞的背压不稳定,对于多级离心泵的控制来说是很大的挑战。这种工况用重型往复泵非常合适。问题是业主的技术负责人是一位新雇的离心泵专家(老印),到了新单位,一门心思想展现一下自己的特长。

最初讨论方案的时候,老印就想采取多级离心泵方案,我觉得不靠谱、又不便和业主硬抗,就事先找业主运营部门沟通,由运营部门出面把他的方案给否了。

然后我们就开始设计。结果设计到一半,老印给了我一个现成的三级离心泵方案(他自己设计的),这个方案非常复杂:首先出口压力控制非常复杂;其次为了解决动密封问题,他又加了第四个小泵:用高压水保持三级离心泵的动密封内压力,以保证固体颗粒不进入动密封。我看着这个方案非常头疼,但是不能不从,原因有三:1、便宜;2、在离心泵这个领域他是专家;3、他是甲方。业主的运营方也不好跟技术专家硬抗,于是我们半路把方案改了。

新方案的设计过程非常不顺利,因为这个方案太别扭了。最简单的,三级泵压力不同,但是只有一个小泵保持各级动密封的压力,肿么办?只好加孔板,还要加两个不同的孔板,加完孔板还得加压力表,屁大点事就这么复杂,其他的就更不用说了。

折腾着折腾着,运营方不干了。因为运营方需要考虑操作、维护、备品备件等问题,一开始就这么补丁摞补丁,给他们添多少麻烦啊。

于是开会决定,回到原来的方案。然而我们按原方案把重型往复泵的标书做好后,送给老印签字(标书、订单必须由业主方技术主管批准),老印拖着不愿签----他还惦记着那串泵呢。而且他的理由也很上得了台面:那个方案便宜。

有这么个无敌的理由,他又负技术责任,其他人也很难硬抗。而且他既不硬抗、也不签字,就这么耗着。你催他,他不说老方案不好,只是嫌老方案贵;你告诉他这是最佳方案,他就给你摆自己那个方案的可行性,一串太极下来,别人想硬抗也无处着力。

他这么耗着项目没法往前走,最后只好妥协,转回他的方案。

在新方案设计的过程中,又有过两次类似的反复。后来我们把重型往复泵的标书、报价、订单都做好报到他手里,他就是耗着不签字。最后用软刀子把我们逼到他的新方案上。

最后也没省钱:省下的设备费还不够填来回返工的工时费这个坑的。

由于对这个方案实在没有信心,设备调试的时候我多了个心眼,我跟运营方商量:咱们先把这块单独摘出来用清水试,最起码平稳运行半个小时再把它和其他设备联调。老印开始不同意,我赏了他一堆高帽,他又没有充分的理由反对,只好同意单独调试这个小系统。第一次没开起来后,他就再也没有理由反对单独测试这个小系统了。而随着失败次数的增多,测试的标准也越来越高。作为离心泵专家,老印在现场盯了1个星期,眼都红了,也没能改变结果。

而老印则求锤得锤,丢了工作。

最后老印的方案统统拆掉,再花100多万重做。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这个投资3000多万的项目没法开车。打个粗俗的比方:如果这个项目是一个人,那么这个失败的系统就相当于肛门。其实肛门比很多其他器官都重要F

==========

项目失败大家都灰头土脸,我尤甚。首先我不能敲锣打鼓到处跟人说这个项目纯粹是被老印搞坏的;其次,作为工程师,不能说服业主接受正确方案是非常丢脸的;最后,整个过程老印的老板是知情、并且有权力干预的,然而他没有作为(可能跟他的专业背景有关),但是为了以后的合作,这个锅我必须替他背。

为这个项目郁闷了很长时间F

通宝推:住在乡下,tom,大眼,方恨少,李夏禾,牧云郎,北纬42度,桥上,光头佬,王城爱晚,一刻馆皆様,
主题:4558049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