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版发新主题
主题:金风玉露一相逢,便去向、人间无数 -- 桥上
共:💬140 🌺1059 新:
家园博客 41:欺,欧

“欺”和“歐”两个字的声符是“其”和“區”,这“其”和“區”都是容器,一个是簸箕,竹编制品,一个是甌,就是盆,陶器。下面是竹簸箕和陶盆的图片,分别出自《民俗竹簸箕》《西安的安详》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下图中我贴出了“箕”字也就是“其”字的图形(左上角)、“區”——“区”字的图形(右上角);以及“欺”字(“箕”右侧)、“歐”字(“區”左侧)的图形;还有“欠”字(“欺”右侧)、“旡”(jì)字(“欠”下方的图形)——这俩字的图都是画了个正仰头张大嘴的人,因为是两个不同的字,于是古人后来规定了不同的朝向,所以《说文》说“旡”是“从反欠”;再有就是,可能表现了竹编制品和陶器的“曲”字(“欺”下方)、“匚”(fāng)字(“箕”下方)、“簠”字(“匚”右侧)、“甌”字(“歐”下方)、“瓦”字(“旡”下方)、“豆”字(“甌”下方)、“缶”字(“區”下方)、“甾”字(左下角)、“婁”字(“簠”下方)、“匋”字(“婁”下方)、“鬯”(chàng)字(“瓦”下方)、“酉”字(“鬯”右侧)、“畐”字(右下角)等的图形,您可对比。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图41

古人制作竹编制品和陶器要远早于文字的发明,到文字出现时,他们已经制作出来的竹编制品和陶器肯定有非常多的不同式样,不过,能够变成字符的竹编制品和陶器的式样,虽然不止以上这几种,但必定是有数的几样。而能够变成字符,也一定是经过生产和生活活动的选择、脱颖而出的典型器物式样,并且这些式样在造字之初还曾流行一时。

“欺”和“歐”这两个字的部首就是“欠”了。关于“欠”这个部首,《王力古汉语字典》总结:“欠字是倦时张口舒气,欠部字多与气息有关,例如:欨,欬,欭,欸,歎,歕,歑,欷,歔,歂,歊,𣣲,歙,歗等;因倦时舒气有一种舒服感,因此有些字与欢欣有关,例如:欣,歡等;还有些字与张口的动作有关,例如:欱,歃,歍,歐,歠等;有少数字与此无关,例如:欹等。”(p 535)。

以“欠”为部首的常用形声字有十个。首先是与“欠”本义张大嘴打哈欠有关的字“钦”;接着是五个与“欠”之不足之意有关的字,有“次”和“歉”,以及“欲”、“欺”、“歇”;然后是两个和张嘴有关的字,“欧”、“歌”;再下面是“与欢欣有关”的两个字,就是“欢”和“欣”。“欠”这个部首都在形声字右侧,十个常用形声字无一例外。

“欠”这个部首含义有点模糊,又不是十分常用,于是就有很多其他部首会去侵占他的管辖范围。就是说,会有不少以“欠”为部首的字,另有采用那些其他部首的异体字,例如“歡”、“歐”、“欣”、“歌”,就有采用“言”那个部首的“讙”、“謳”、“訢”、“謌”,又例如“歡”、“欣”、“歉”,就有采用“忄”那个部首的“懽”、“忻”、“慊”,另外,“歡”还有采用“馬”的“驩”,“歐”还有采用“口”的“嘔”,再就是“欺”有采用“亻”那个部首的“倛”,等等。

然后再说说“欺”。

“欺”徐灏注笺:“戴氏侗曰:欺,气馁也,引之为欺绐。欺于心者,馁于气。按:戴说从‘欠’之义甚精。”,所以《说文》说“欺,詐欺也”。

“詐欺”是“欺”的主要意思。例如:《成元年传》“背盟而欺大国,此必败。背盟,不祥;欺大国,不义;神、人弗助,将何以胜?”((p 0782)(08010101))(069),《论语•子罕第九》“久矣哉,由之行诈也!无臣而为有臣。吾谁欺,欺天乎!”,《礼记•大学第四二》“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谦,故君子必慎其独也!”;但“欺”还引申为欺负,例如:《成十七年传》“季子欺余!”((p 0901)(08171002))(077)。

“欺”《说文》还说是“从欠,其聲”,就是说“欺”的声符是“其”。“其”这个声符发三个音:ji、qi、si,其中发qi这个音的常用形声字最多,si、ji次之。

“其”,就是“箕”,商承祚先生在《说文中之古文考》中说“盖未借‘其’为语词之先,‘其’为箕字;既借之后,箕始加竹”,老先生是说“其”本来意思是簸箕,被借用表达抽象的意思,于是簸箕只好另加竹字头变成了“箕”。这是某字符被抽象意义占用后只好另制形声字来代替的典型例子,也是一种另类孳乳字的产生途径。

最后说说“欧”。

“欧”——“歐”,《说文》说“吐也”,邵瑛说“今经典作‘嘔’,正字当作‘歐’”。这个“吐也”的“歐”读ǒu,例如《山海经•海外北经》“歐丝之野在大踵东,一女子据树歐丝”,郭璞认为后一“歐丝”是说那女子“噉桑而吐丝,盖蚕类也”——用今天的话,那女子吃桑叶能吐丝,跟蚕是同类。

但“歐”也读ōu,意思和“謳”一样,可以组词:讴歌,例如东汉《三公山碑》“百姓欧歌,得我惠君”。

“歐”还会被假借为“敺”,读qū,驱赶的意思,如《大戴礼记•礼察》“或导之以德政,或歐之以法令”。

不过到了后来,“歐”——“欧”主要读ōu,用法多在两个姓氏:歐冶子那个歐姓和欧阳修那个歐陽姓。而在今天,“欧”最常用的更是读ōu的地名:欧州。

“歐”,《说文》还说“从欠,區聲”,那么“區”——“区”是“歐”——“欧”的声符。“區”——“区”这个声符发五个音:kou、ou、qu、shu、yu,其中主要的是ou和qu。发ou这个音的还有个常见声符“禺”。“禺”主要发yu那个音,和“區”不一路。而发qu这个音的声符主要就是“區”了。

“區”,朱芳圃《殷周文字释丛》认为“当为甌之初文”,其图形在上图中,其中“品”的图形应该是代表多个“盆、盂一类瓦器”(《汉语大字典》“甌”),整个图形应该表现的是储藏丰盛之象。不知何时,“區”可能是因读音相近被借用为区域一类意思,竟成了“區”的主要义项,还非常常用,只好另造出“甌”来代表“盆、盂一类瓦器”,所以这“甌”也是另类的孳乳字。

下面是(自上而下)“其”、“斯”、“驱”之读音变迁,据王力《汉语语音史》推拟。其中“驱”的声符是“区”,“其”、“斯”的声符就是“其”了。“斯”的韵母虽然在汉语拼音里写作i,但实际上读[ɿ],和“其”那里的i读[i]还是有区别的。这种读[ɿ]的i都跟在声母z([ts])、c([ts‘])、s([s])后面,类似的还有跟在声母zh([ʈʂ])、ch([ʈʂ‘])sh([ʂ])、r([ɽ])后面的汉语拼音韵母i,实际上也不读[i],而是读[ʅ]。“区”这个声符的读音之中有个汉语拼音韵母ü([y]),这个读音是后起的,在前面《39:敞,数》那一节已经提到过,而从下面表中最后一行可见,“驱”字读音中[y](ü)的出现同样是元代以后: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41

下面是汉语拼音韵母i读[ɿ]和[ʅ]的一些读音的变迁,摘自王力《汉语语音史》中的《历代语音发展总表》。从中可见,这两个韵母在中国汉语官话语音系统中是五代或宋代乃至元代以后才出现的,都是经过[i]演变而来: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41

————————————————————

下面是10个以“其”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其”这个声符能够发的3种不同声音:

其qí基jī斯sī撕sī嘶sī期jī-qī欺qī棋qí箕jī旗qí

ji、qi、si。

下面是10个以“区”为声符的常用字以及1个以“區”为声符的、常用字的异体字,再下面是“区”这个声符能够发的5种不同声音:

区ōu-qū抠kōu呕ǒu岖qū驱qū枢shū欧ōu殴ōu鸥ōu躯qū

敺qū(驱)

kou、ou、qu、shu、yu。

下面是10个以“欠”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其”和“区”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7个常用字:

次欢欧欣钦欲欺歇歌歉

其斯期旗区殴躯

通宝推:mezhan,
帖:4558834 复 4451794
帖内引用
  • 相关回复 上下关系8
    O 44:彼,径 5 桥上 字10030 2020-10-23 06:27:13
    O 43:痕,痰 9 桥上 字8493 2020-10-17 04:27:39
    O 42:容,富 5 桥上 字11041 2020-10-11 03:51:04
    O 41:欺,欧 O
    O 40:浦,济 3 桥上 字15807 2020-09-29 02:17:39
    O 39:敞,数 9 桥上 字14255 2020-09-17 03:57:00
    O 38:凉,净 5 桥上 字9273 2020-09-10 03:52:25
    O 37:驰,验 7 桥上 字9351 2020-09-03 07:24:50
  • 对本帖的 部分得花回复0
    • 暂无
  • 对本帖的 部分最新回复0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