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宋太祖二三事 -- 燕人

注:本帖有补充
2020-11-20 11:12:46燕人
宋太祖二三事

本朝太祖在他的名作《沁园春,雪》里提到前朝的五个有为君主,其中之一就是宋太祖。

宋太祖赵匡胤出身武人世家,本人武艺超群。《水浒传》作者说他“一根杆棒,打天下四百军州都姓赵。” 古龙早期有部小说即是以赵匡胤为天下第一武林高手。河北山东等地至今还流传叫做太祖长拳的拳法,据说就是传自赵匡胤。不过正史很少有这种个人武功的记载。我在《宋史》中找到一段:

【南唐節度皇甫暉、姚鳳眾號十五萬,塞清流關,擊走之。追至城下,暉曰:「人各為其主,願成列以決勝負。」太祖笑而許之。暉整陣出,太祖擁馬項直入,手刃暉中腦,並姚鳳禽之。】

宋太祖拥马直入敌阵,南唐两节度使便一斩一擒,可见他的手头功夫很硬。

在此前周世宗征北汉的高平之战中,指挥大将樊爱能弃阵先逃。亏得赵匡胤等禁卫军将士浴血奋战才扭转战局。

赵匡胤即皇帝位后有几件小事情值得一谈。

【上既即位,欲陰察羣情向背,頗為微行。或諫曰:「陛下新得天下,人心未安,今數輕出,萬一有不虞之變,其可悔乎!」上笑曰:「帝王之興,自有天命,求之亦不可得,拒之亦不能止。周世宗見諸將方面大耳者皆殺之,然我亦終日侍側,不能害我。若應為天下主,誰能圖之,不應為天下主,雖閉戶深居何益。」既而微行愈數,曰:「有天命者,任自為之,我不汝禁也。」由是中外懾服。】

做最高领袖还敢于频繁便衣出行,这在历代统治者中很少见。当然他手头功夫好,历代皇帝里也是唯一的。最关键的还是对统治的自信。

有个军官因此献上秘密武器给他微行时做防身用

【親軍校有獻手撾者,上曰:「此何以異於常撾而獻之?」軍校密言曰:「陛下試引撾首視之。撾首,即劍柄也,有刃韜於柄中,居常可以杖,緩急以備不虞。」上笑投之於地曰:「使我親用此物,事將奈何,且當是時此物果足恃乎?】

这个军官所献和《红色娘子军》中南霸天的手杖一样。看电影似乎黑帮老大比较喜欢这类武器。赵匡胤哈哈大笑。他久经战阵,大概非常看不起这种小家子气的东西。君不见《水浒传》里众好汉出门谁不是手持朴刀身挂腰刀。手杖里的刀具确实不“足恃”。

最见性格的是这件事

【嘗彈雀於後苑,或稱有急事請見,上亟見之,其所奏乃常事耳。上怒詰之,對曰:「臣以為尚亟於彈雀。」上愈怒,舉斧柄撞其口,墮兩齒。其人徐俯拾齒置懷中,上罵曰:「汝懷齒,欲訟我乎?」對曰:「臣不能訟陛下,自當有史官書之也。」上悅,賜金帛慰勞之。】

这个大臣挺有趣。本来不是急事,却偏要在下班时间汇报。估计想给皇帝一个好印象。被皇帝责备(所言非实)还振振有辞。当然无论如何国家事确实比皇帝寻乐更重要。赵匡胤理屈词穷,武夫脾气上来,用斧柄把这人的牙齿撞掉两颗。其他皇帝大概只会喊人送大理寺法办。这人也真行。不叫苦,只把牙齿捡起来装好。赵匡胤还挺明白法律和证据的关系,就骂他,(混蛋,老子打你了)你还想用牙齿做证据告我啊?这人回答,臣子不能告皇帝。但是历史会记载今天这事儿。赵匡胤发完脾气知道自己不对,就赏了这人金帛作为安慰。作为最高统治者,过而能改,已经是相当了不起了。

赵匡胤之死也是宋史一大谜团。据说当夜赵匡胤和他弟喝酒吵架,被人听到他以斧柄撞击地面。可见赵太祖晚年手不离斧。或许他当年作战的武器就是长柄战斧而不是战棍。

通宝推:三笑,大眼,桥上,普鲁托,不如安静,别看我矮,mezhan,
主题:4568284
以下是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 (1)
宋太祖手段粗糙

宋太祖称帝,镇守山西重镇潞州的李筠反。北汉派宰相卫融协调关系。宋兵灭李筠,俘虏卫融。赵匡胤问卫融为何挑拨李筠造反。

【初,卫融被执,帝诘融曰:“汝教刘钧助李筠反,何也?”融对曰:“犬吠非 其主,臣诚不忍负刘氏。”且云:“陛下纵不杀臣,臣必不为陛下用。”帝怒,命 左右以铁挝击其首,流血被面。融呼曰:“臣得死所矣!”帝曰:“忠臣也,释之。” 以良药敷其疮,因使致书北汉主,求周光逊等,纳款,归融太原;北汉主不报。辛 亥,以融为太府卿。 】

赵太祖表现出强烈暴力倾向。敌臣不降,杀之可也。却命左右用铁条打其头。这个卫融表现也是可圈可点。誓死不屈。估计脑壳破裂导致血流满面。身体也硬是要得。赵匡胤自己就软了。后来还给卫融官做。

其实这些都本可以省去。赵匡胤完全可以直接找北汉交换俘虏。如果北汉不理睬则卫融表忠的机会都没有。赵匡胤可留用也可放归。武人就是性急粗糙。

宋灭南唐在即。南唐主遣名士徐铉游说赵宋太祖

【铉居江南,以名臣自负,其来 也,欲以口舌驰说存其国。于是大臣亦先白帝,言铉博学有才辩,宜有以待之,帝 笑曰:“第去,非尔所知也。”既而铉入朝,仰而大言曰:“李煜无罪,陛下师出 无名。”帝徐召升殿,使毕其说。铉曰:“煜事陛下,如子事父,未有过失,奈何 见伐?”其说累数百言。帝曰:“尔谓父子为两家,可乎?”铉不能对。】这是十月份的事情。

11月,宋军攻江南愈急。徐铉再次来朝。

【铉言: “李煜以被病未任朝谒,非敢拒诏也,乞缓兵以全一邦之命。”其言甚切至。帝与 反覆数四,铉声气愈厉,帝怒,因按剑谓铉曰:“不须多言!江南亦有何罪,但天 下一家,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乎!”铉惶恐而退】

宋太祖不用儒生虚张声势制作讨伐檄文。只“天下一家”四个字,胜过一切大道理。更兼他手中按剑,说不过伶牙俐齿的儒生也没有关系。其手段粗糙但是直截了当。虞云国教授因此在《细说宋朝》中夸他:

【太祖真是可人,不矫饰,不含糊】

通宝推:再闻鸡起舞,大眼,别看我矮,
帖:4568442 补 4568284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