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金风玉露一相逢,便去向、人间无数 -- 桥上

2020-12-09 03:58:12桥上
余论

汉字虽说是象形文字,但并非一字一图,而且那些图形也早已符号化了,只是和拼音文字相比,组成汉字的符号要多得多。而这符号多就有了各方面的繁难:

首先是难写,为此,汉字曾经几乎掉到被淘汰的边缘。不过到现在,这方面的问题已经被计算机技术的发展覆盖掉。为克服这一问题提出的简化字方案,曾在那几十年间惠及亿万使用者,但这件大事,如今甚至已没多少人能感同身受了。

其次是难学,但也不像初看起来那么难学,如前面总结的,认得几百符号组合而成的三千五百字就可以很顺畅地阅读了。而最常用拼音文字——英文,也并不是只记住二十六个字母就可以顺畅地阅读,还要记住字母组合的读音。何况,在我看来,英文并不是纯粹的单一拼音文字(据说法文和德文是),常用单词的读音中有很多例外,这都是需要额外记的,这样,需要记的符号和复合符号也有几百个,不过有字母可以提示其读音而已。

当然,最重要的差别是英文只有读音,没有意义,虽有字根,但不太普遍。因此,即使能读出来也不一定明白其意义,还需另外了解其定义。所以,实际上要记住的符号与汉字实际要记住的符号可说不相上下。

相比于汉字,英文的整体符号(单词)提示了读音,在朗读(不等于理解)时可能更方便;而汉字符号虽有秀才读字读半边,不过有些声符的读音极为善变,读半边并不靠谱,也就不容易马上读出,但汉字符号提示了意义,却更容易理解。因此,汉字在掌握了之后,使用起来更方便。就是说,汉字在学习时虽然麻烦了些,但认识了以后却方便了不少。

但由于文字依赖于读音,过去拼音文字还有一个隐患,就是当读音改变了之后,文字也会作、或也应作、相应改变,实际例子中变的实例不少,不变的实例也不少,各有利弊。不变,就会出现货不对板的情况,好比eye,应该的读音并不是字母拼出来的那个音,拼音的好处打了折扣;变,则会产生新的单词,好比莎士比亚,也就几百年,很多单词都已是现在不大用的了,也麻烦。

另外,汉字需要系统地学习,过去这种系统学习的条件很难普及,也是困难之一。汉字的学习需要初小四年时间(不过同时还各花费了与之相同的时间学习外文和数学),其实一般的阅读顶多用一年就可实现,真正义务教育的要求可是听说读写,每个字写五十遍,错了加写。屈指行程二万,这么一算,我们很多人都至少写了二十万字打底。

过去能上完这四年的人很少,可现在已经是九年义务教育,这四年的汉字学习占整个学习时间的比重已经很少了。所以,现在学习汉字根本不是问题,倒是学外文(主要是英语)成了大麻烦,花上与学汉字同样的时间却达不到接近的效果,叫难的不少。

另外,汉字不是那么依赖于语言,不像英文和其他拼音文字,如果不熟悉他们的语言,那些单词就是非常碎片化的一堆概念,互相之间没有联系,所以英文对于不在他们语言体系内的中国人来说,才尤其难学。

汉语和英语还有一个重大差别,就是对读音长短与声调的不同处理。汉语对于读音的长短其实是很宽松的,因为汉语有声调,就可以不在乎每一字读音的长短,而将读音长短作为语气的一部分。因此,对于以汉语为母语的人来说,就很不习惯英语里的那些以读音长短的改变来区分不同单词的做法。反过来,讲英语和其他拼音文字语言的人大概也不习惯汉语里的声调,在那些拼音文字语言中,很大程度上是将声调这个因素作为语气的组成部分,而保留发音长短来区分意义。这样一来,双方就都会有很大一部分人觉得对方讲起话来的语气很奇怪,难以适应。

作为工具,汉字这种从象形文字发展出来的文字与英文这种最常用的从拼音文字发展出来的文字都是人们交流与记录的工具,其“设计理念”各有不同。但和人脑相比,汉字这个工具的复杂程度根本不值一提,人脑运用的更复杂工具也远不止汉字这一种,例如逻辑,例如计算。何况汉字这个工具使用起来比英文这个工具要方便很多。复杂程度和方便程度相比,我认为是值得的。

关于汉字这个工具的便利性,首先就在于其灵活性,既可以新造字,例如化学元素字,也可以新造词,例如化学、干部,只是需要定义,但其提示性给辨认与记忆带来很大方便。同时,由于汉字不那么依赖读音,就给广大地区不同方言使用者甚至不同语言使用者的交流带来了便利,从这个角度说,其实汉字才是更适合作为共用文字的(但不是共用语言),不会读或者另造新读法都没关系,也就不怕和原有语言中的读音打架,这是有周边地区的经验的。

由于种种灵活性和便利性,汉字有着适应人类发展的极大余地。

当然,一种文字使用范围的大小,其主要影响因素还是政治与经济的。而且由于计算机技术的发展,对于通用语言文字,将来可能也没有那么强烈的需求了。但无论如何,目前我们使用的汉字完全可以适应各方面的要求,继续陪伴我们,走得更远。

——

——

——

——

——

又:

为了让汉字这个工具使用起来更加方便,我认为在电脑的汉字系统中,应该设定让那些不常用的字打出来时在字的下方自动附上拼音注音,也是惠及作者与读者吧。

从古至今,文字的读音,其实更根本的是语言的口音,都会逐渐漂移,于是百里不同音,于是积非成是。但到了现在,条件不一样了,有了拼音,有了录音,有了义务教育的普及,有了网络带来的交流极大便利,现代语言的语音漂移应该说已经有条件基本固定下来了,上面我这个建议也会有利于将这种漂移固定下来吧。因此,从现在起,不应该再向积非成是投降,而是要用普及正确的读音来向积非成是反击。这也是我看到最近及前些日子的一些争论后的一点感想吧。

通宝推:mezhan,迷途笨狼,审度,
帖:4572208 复 4451794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