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我爷爷的故事 -- (12) -- 老五道口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 阅 433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3-08-18 09:38:44
主题:45837
老五道口老五道口`829`/bbsIMG/face/0000.gif`70`0`1102`16674`从四品上:太中大夫|宣威将军`2003-07-15 17:19:07`
【原创】我爷爷的故事 -- (12) 9

我爷爷的故事 (12)

家里人这两年虽说没见过黑爷的面儿,可事儿也听了不少。什么抢枪夺粮的,传着传着这黑爷就成神了。在老乡看来他就和封神演义里的神仙们没两样儿,会那个地遁法,神出鬼没,劫了东西就溜没了影儿。黑爷闹得鬼子实在没法儿,专门儿出兵抓过几次,可总是在淀子上抓瞎。这比那美国B-52炸拉登还要命,就算您能精确制导,可让您用那玩意儿打个蚊子下来也还是不灵。这几个人儿来无踪去无影,淀子又大,钻进去就没了影儿,不是说抓就抓得到的。除非按六七十年代的法子,来个填湖造田运动,用不了几年准能把黑爷逼着离开那儿不可。

大成往东走到海边儿就是塘沽,往西不远就是这白洋淀。从白洋淀往西那就是保定府,从保定再往南就是地道战里那个高家庄了,大名叫焦庄户。反正那带出土八路和黑爷这路子的人,而白洋淀就在这一带的核心位置上。白洋淀水面儿大不说,淀子上的苇子到了夏天比人都高,密密的看不透里面的动静。蓬船一撑上了水面儿,站在船头放眼望去就是一片绿,水连着苇子,苇子连着天。风从水面上过来,听不到水声儿。虽说是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可那苇子的清香是一股一股地往鼻子里钻,还没等你发感慨,苇子就又抢你前面儿起舞弄姿,那沙沙的声儿听起来特能让人安神,甭管你有什么烦心事儿,到了那儿就都能给忘个一干二净。淀子上不光是水,也有陆地,就象是小岛一样,岛上也有渔家,那儿的人就靠淀子吃饭,打鱼,卖苇子叶和莲子,卖虾米皮和野鸭蛋做的咸蛋,然后出去换粮食吃。反正是守着淀子不担心过日子,吃饱肚子绝对是不用发愁的。

黑爷靠的就是这淀子,也就是建立了自己的根据地,然后时不常出来搅和几下子。今天出来正准备活动,没想到碰上我二伯,两人自然高兴,就钻进玉米地里聊起来。黑爷近来挺忙,除了劫鬼子的东西还干他的本行,押送东西。这会儿押送的都是秘密活儿,躲着干的,其中不少是抗日队伍用的药品。说到药,黑爷就问二伯能不能帮忙弄点儿,秦晋一带的八路挺需要,他在京里和天津都有关系,只是自己不方便跑,只要把药弄出城到乡下庄子上,那就是他的地盘儿了。二伯说老爷子前些日子一直说要回京里看看朋友,说不定顺便能帮他一把,老爷子有这个维持会长的头衔儿还方便点儿。等忙过了这阵子,他亲自陪老爷子一起跑一趟。黑爷高兴,就说事儿成了后定有筹谢,二伯说那可就见外了。黑爷还是嘿嘿了两声儿也就没再说什么。

三夏一过,我爷爷就还真和二伯去了京津。老爷子听我二伯说了黑爷买药的事儿,也事先做了点儿准备,带上必要的文书以便遇到盘查时好用。按我爷爷的主意,要先去北京看朋友,等回来的路上去天津办货,这样儿一来,带着药走的路程就短了些。

爷儿俩进了京城就先去拜访朋友,可一打听,除了个别的能真正闲在家,其他人也都是各走各的路了。有的跑到大后方去避难,有的也在日本人的高压下挂着个名儿留在京里,还有个别的跑到满洲去续前清遗梦。老朋友相见都是脸对脸儿的叹气。二伯怕我爷爷太过伤感,就缵搭我爷爷去琉璃厂逛逛,他清楚老爷子去了那儿,就忘了不痛快的事儿了。

这天一大早儿,爷儿俩出了西四牌搂儿的旅社去外面吃了早点,无非是豆汁儿和果子什么的,然后又遛达到劈柴胡同的老宅瞄了一眼就叫了辆洋车奔了琉璃厂。我爷爷是想看看过去进京赶考时认识的老人们还在不在,另外瞧瞧有什么好玩意儿没有。先在几个书店里看了一圈儿,然后就迈步进了西街一家卖碑帖和文房四宝的店。当年我爷爷在京里当官儿的时候,就是这家店的常客。进了门儿见只有个小夥计坐在柜台后面。小夥计看见有人进来,忙起身相迎,张罗倒茶。我爷爷进店扭头儿看了看四周,这样子倒没怎么变。三面靠墙的架子上还是摆满碑帖,可外面儿的柜台上有大摞大摞的宣纸,生宣熟宣分着摆开,旁边有个砚台研好了墨,几支笔架在一边儿,准备着为买主儿试纸用。这些过去没有,想来是生意不好新加的货,纸墨笔砚总有人要用的。另外一边儿的柜子上放着几块砚台。

我爷爷一看这小夥计是新人儿,就客气地说:小掌柜有好玩意儿从后面儿拿出来让我们看看?小夥计看了看我爷爷和二伯一眼说:我们这儿的东西都在这儿了,您随便瞧,想看什么我给您取下来。我爷爷又打量了小夥计 一番就说:有苏黄米蔡的行草就拿几件儿来看看吧。小夥计答应了一声儿回身就去架子上取东西,这时候我爷爷就抬头看了二伯一眼,二伯也没说话。俩人这儿等的功夫,我爷爷就拿起几块砚台看了起来。小夥计眼力劲儿也不差,抱过来几本帖子放在我爷爷面前的桌面儿上,一边儿摊好一边儿说他们这儿有几块好端砚, 老爷子是不是要瞧瞧。我爷爷看了看小夥计抱来的帖子,随手翻了几下儿,就对小夥计说:把你的端砚拿来看看吧。小夥计应了一声儿就从另张台子上取来两块砚台。我爷爷带上花镜又接过砚台,把木盒打开放在桌子上,就仔细地看起砚台来。小夥计一旁赶紧就说:这是真正的老坑儿,您看看这颜色儿,太阳下冒蓝光,还有这条金丝儿,正在墨池中间儿斜着,多好看。我爷爷笑了笑说:小掌柜,您这是块好东西,老坑儿也是没错儿,可还不是上品。您这金丝儿要是在反面儿也对着来一根那就不一样了。还有,这水纹儿还差了点儿啊。正说着,打门外进来一位上岁数的,听见我爷爷这么说就赶忙接过话喳儿说:好眼力!您这是行家。说着走近前来,他再一抬眼就不禁出口惊呼:这不是探花老爷吗?什么风儿把您吹回来了呀?我爷爷也忙起身笑着还礼。这进来的正是店东家,我爷爷和他的交情已经有年头儿了,这些年老没见面儿,猛一看就有些认不出了。老哥俩见面儿自然少不了先说说这些年的经历,然后老东家就转身对小夥计说:你就别在这儿给我现眼啦,玩端用歙,探花老爷不是玩的主儿,你赶快从后面儿把那块歙砚给取出来。小夥计忙不迭地答应着去了后面儿。

原来这买东西也得会买才行,进门就翻架子是翻不出好玩意儿的。店里有好的也不会放在外面儿,外面儿是卖给不懂行儿的主儿,真正行家要的是店里后面藏的东西。我小时候学会了这招儿,七十年代中到琉璃厂碑帖店也这么干。您别说,那时候还有些老人在,我就学我爷爷的口气要苏黄米蔡的行草,人家还就真从后面抱出来一大堆放在桌子上。不过态度可就差了,没人上茶,就是一句:慢慢看吧。就再没人理了。大冬天的就听着屋子中间炉子上那把大铁壶的盖子被热气儿顶地啪啪地响。店里的俩老头手插在棉袄袖口儿里站在窗前,两眼木讷地看着外面儿空荡荡的街道,无言。

回过来再说我爷爷这儿和老东家聊着,小夥计已然从后面取来了那块儿歙砚,老东家接过砚又递到我爷爷手中。我爷爷先掂了掂砚台,然后看看反面又看看正面儿,老东家一边瞧着,不插一句话。这才是会卖东西的主儿,绝不能象今天去商店里试衣服,试一件儿衣服有仨妞儿在一边围着不停嘴地在那儿做工作。我爷爷把砚台举在阳光下晃晃,又仔细端详了一番就对二伯说:给东家拿钱吧,这块东西我收了。转身对老东家说:这东西好就好在这牛毛纹的纹路,金星眉子双面全,块儿不大,可份量压手啊。听了这话老东家就哈哈着说:这块石头找对主儿啦!


原跟贴 10,由擎箭天使8/19/2003 4:51:56 PM 删所有跟贴
2003-08-18 09:38:44
  • 相关回复 上下关系2

    O 【原创】我爷爷的故事 -- (12) 9 O 老五道口 字5625 2003-08-18 09:38:44
    O 【跟贴汇总】 擎箭天使 字1026 2003-08-19 16:54:12
  • 对本帖的 部分得花回复1

    ..O 【跟贴汇总】 擎箭天使 字1026 2003-08-19 16:54:12
  • 对本帖的 部分最新回复0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