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苍狼与白鹿4中的历史 -- 五藤高庆

2021-01-31 08:47:18五藤高庆
西亚文化圈:8城

麦地那:麦地那(Al Madinah)是绿教的第二圣城,它与麦加、耶路撒冷并称绿教三大圣地。麦地那这个词本意是“(有墙的)城镇”,所以当时从阿拉伯半岛到北非地区,叫麦地那的地方很多。因此我们常说的麦地那,就是特指著名的“启明城/先知城”(Al Munawwarah)麦地那。

阿拉伯半岛上最古老的城镇之一,考古发现公元前9世纪左右即有定居痕迹。但是比较详尽可信的记载认为城镇出现在大概公元前7世纪左右。当时有一批半真半假的犹太人部落迁居至这个地区。这些游牧部落之间的相互交往,催生了一个叫叶斯里卜(Yathrib)的城镇,这就是麦地那的前身(这些游牧部落日常大量采用犹太教的仪式仪轨和习俗。但在当时整个阿拉伯半岛上,采用犹太教的仪轨习俗的族群非常多,甚至还有赛伯邑文明这样的黑人。所以这些游牧部落是不是犹太人一直有争议)。大概于公元5世纪末左右,也门希木叶尔王国崩溃,大量原属希木叶尔王国的阿拉伯人部落出奔。他们在红海东岸地区建立了很多城镇。其中有两个出奔的部落阿斯(Banu Aws)和哈兹赤(Banu Khazraj)被当地人请来此处做佣兵。随后他们利用这个地区诸部之间的互杀反客为主,最后消灭了当地的统治者,夺取叶斯里卜。然后这两个部族之间的矛盾仇杀就成了叶斯里卜的主旋律。直到622年,穆罕默德率迁士(Muhajirun)迁居麦地那,这段主旋律始告暂停。

公元622年,穆罕默德因创立新教,被麦加当地人排挤迫害,遂率弟子70余人迁居麦地那。史称希志莱(Hegira),这一年也被认为是回历的第一年。穆罕默德的教团来到麦地那后积极传教,由于穆罕默德当时即在阿拉伯社会中有一定贤名,而麦地那的几个部族一直忙于相互的厮杀,对此既无能力也无意愿干预。而穆罕默德到时的622年,这两个部落刚搞完一场伤亡很大的大规模械斗。严重的损失使得麦地那人对于不同宗族部落间漫长的械斗实在感到厌倦。所以一问听穆罕默德来此开宗收徒,号召止戈的消息后,很多麦地那人积极投身入教。眼见群众不满的两部落头人不敢对抗民意,最后一跺脚也加入了绿教。于是乎在622年,穆罕默德出面联合麦地那诸部,订立了著名的麦地那之盟(Constitution of Medina)。这是绿教国家最早的宪章,它的订立,标志着第一个绿教政权(乌玛Ummah)的诞生。麦地那之盟在绿教史上的作用是开天辟地的,因为它除了兼具和约和国宪的功能外,还是一部关于社会关系的仪典。在这个盟约里,穆罕默德定下了现今世界已经耳熟能详的“信士皆称兄弟姐妹”,“不信者可称有经人”的规范。并制定了信士之间的相处之道,信士和不信者之间的相处之道的初期法理,(例如赎身钱的对等,抚恤金的对等和交往的对等等等)。这些规定为一个绿教徒如何应对待他者,一个绿教国家应如何对待他国都开创了仪轨。而这些仪轨现在依然是绿教社会的社会关系的根本。通过这个盟约,穆罕默德超越了既有的“同一部落”和“同是阿拉伯人”的认同观念,而给了阿拉伯人乃至更多民族“同为绿教徒”的新的身份认同。并为这个新身份新认同建立了相处的方法论,并进一步将其仪式仪轨化和神秘化。从此一个绿教徒不但要熟悉宗教上的经文,而其人生中的交往方式,也要基本上被这个仪轨给框住。只有在框内,才能叫绿教徒,出框子哪怕是熟知经典,也是叛教徒。通过这样的方法,穆罕默德改造了麦地那的社会,将其成功的从一个部落社会变成了一个教团社会,并赋予了这个社会一个自己的政权,也就是著名的乌玛政权。麦地那也因此成为绿教徒国家的第一个首都。

穆罕默德在麦地那顺利建政后不久即开始在周边扩张,原来就很不满意穆罕默德的麦加人眼见麦地那势力渐大,特别是穆罕默德指示麦地那人袭击麦加的商队来夺取资源,因此麦加人愈加把麦地那看作是土匪窝点,遂组织军队进剿。麦地那和麦加的冲突引发了绿教圣战的早期三大战役——白德尔战役、壕沟战役和伍侯德战役。三大战役之后的两方陷入了一种僵局。绿教徒们战斗意志更高,但意志撞不碎麦加的石头城墙。麦加人吃了败仗,但实力犹存。这种僵局让穆罕默德选择和麦加人达成和解,通过将其吸纳进入绿教队伍里共同“闹革命”,通过进行对外扩张战争进而形成新社会的方案。最终控制麦加的倭马亚一族选择妥协入教,于是麦加人和穆罕默德签署了候代比叶和约(Treaty of Hudaybiyyah),让麦加也因此成了绿教的圣地。但妥协毕竟是妥协,麦加作为旧党的大本营,依然得不到穆罕默德的信任。所以他在完成麦加开城后又返回了麦地那。并继续在哪里发号施令。麦地那依然是绿教国家的首都。麦地那也因此改名为麦地那——纳比(Madinat al-Nabi),意思就是“先知之城”。但是穆圣作为一代政军天才和伟大的宗教家,把重信守诺看作立身之本,所以也绝不可能违约铲平麦加。所以在返回麦地那后,他巧妙地创造了一种模式。即绿教国家的世俗权力的中心,可以和精神领域的中心不在同一个地方。穆圣通过制定宗教仪式的方法,把麦加立为第一圣城,奠定了其在精神领域的地位的同时明升暗贬,使麦加由一个阿拉伯半岛上的名城大邑,逐渐变为一个纯粹的文化上的象征和精神追求的中心。而政治权力则从麦加移除,逐步转移到了麦地那。麦加从此不再是一座大城,而变成了一座神庙。进而消除了其成为另一个独立的中央的威胁。这个模式后来很快被人继承和仿效,穆圣为了弱化麦加,把城市变成了庙宇。而一旦新的权力出现,需要建设自己的老巢时,新的权力者就可以仿效穆圣,再把麦地那变为一座庙宇。穆罕默德归真后,绿教国家进入四大哈里发年代,这四位哈里发依然以麦地那作为哈里发国家的首都。三代目奥斯曼时期,随着早期的大扩张战争结束,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入教,那些昔日中东的名城大邑,凭借其先天的优势,渐渐压过了麦地那。奥斯曼的政策导致麦加人进化出来的旧党和迁士们进化出的新党之间的矛盾对立激化,最终催使新党分子开了公开弑杀哈里发的先例,第一次大内战随之爆发,为了更方便的动员支持者,四大哈里发最后一位阿里率自己的党徒去伊拉克立基业。而阿里的最终对手穆阿维叶,则是以叙利亚为基本盘。麦地那从此失去了首都地位,再次恢复到自己历史上的边境小城的角色。赢得第一次大内战的穆阿维叶,有着“阿拉伯四大天才政治家”之称。他是穆圣的秘书出身,时任叙利亚大区的总督。他在跟领导打天下时学到真传,政治手腕高明。由于他专注于自己的老巢叙利亚,所以对于昔日的首都麦地那,他就照搬了穆圣的做法,把麦地那由城市改成了一座大神庙。并大力倡导朝觐仪式两地化,即一场完整的朝觐仪式应该让两地雨露均沾。借此将政治权力的中心从麦地那转出,放在自己的总部大马士革。自倭马亚王朝后,再没有那个绿教王朝的中心是放在麦地那的,所以这套方案自穆阿维叶后就一直延续到到今天.麦地那的角色和麦加一样,不是一座城市,而是一座神庙。它亦是绿教世界里最负盛名的大寺的聚集地。以先知清真寺(Al-Masjid an-Nabawi,因为其绿色穹顶十分有名,所以又称之为绿顶寺)为代表的麦地那七大寺(Al-Masajid As-Sab'ah),不但在建筑艺术上占有一席之地,而且也如它们的称号一样,是绿教的至圣之所(Haram)。所以神庙本身完全是自治的,由谢里夫系圣裔家族为代表的教士阶层负责管辖。而绿教世界的世俗君主,则以对这座神庙城市慷慨捐献,并为其提供军事保护,以获得“圣城守护者”尊号,进而获得号令天下的合法性。奥斯曼帝国时期,麦地那开始现代化,在阿里-帕夏打败瓦哈比乱贼后,奥斯曼帝国为了表示武功和团结土著,就开始在麦地那搞现代化建设,这些现代化建设让麦地那成为阿拉伯半岛上少数几个能通电和电报的地方。利用现代化建设的契机,奥斯曼帝国借口保障安全,成功把一批军兵安排进了麦地那。使麦地那成为阿拉伯半岛上少数几个比较忠于奥斯曼帝国的据点。待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阿拉伯大反乱爆发,麦地那的守军宣布忠于奥斯曼帝国,坚决抵抗以麦加的圣裔家族领导的谢里夫军。谢里夫军虽然有英国的支持,但是其战力实在堪忧,既无法组织围攻战术,也没有什么攻城器械。所以面对麦地那的坚城,两边都就像当年的壕沟之战一样,互拿对方没辙。谢里夫军只能依靠松散的围困来困死守军。这就是号称一战中时间最长的城市围攻战——麦地那之围(Siege of Medina)。不过这一次麦加人在英国的支援下是赢得那一方。而奥斯曼军队在本国签约投降后终于断了补给,最后签约退出。随后麦加人又和英国起了矛盾。两家互不相让,使得英国一怒之下决定启用瓦哈比乱贼。1925年,沙特征服汉志王国,标志着现代沙特阿拉伯王国的诞生。伊本-沙特沿用前人的智慧,自号“圣城的守护者”,借助石油财富对两圣城慷慨捐赠。并且利用捐赠,大拆大建。在沙特政府的指挥下,昔日麦地那城内的汉志王国时期的著名建筑被悉数铲平,更换为沙特国家建立的新建筑。这导致麦地那除了七大寺在内的少数历史较长的建筑外,其城市的历史遗产基本湮灭。所以现在麦地那除了神庙功能外,已经很难进行历史考证了。现如今这座巨大的神庙依然在延续着其14个世纪以来单一角色,继续为世界上的绿教徒们提供着服务。

吉达:吉达(Jeddah)是阿拉伯半岛的名城,位于沙特西部、红海东海岸的中部。原属汉志省,后来沙特重划政区后,归麦加省(Makkah Province)管辖。

阿拉伯半岛最早的定居地之一,现代考古发现石器时代即有人零星筑居于此。不过能称之为定居点的历史只能追溯到公元前522年。这一年有一个南派阿拉伯人出身的部族奎达族(Quda'a tribe (بني قضاعة))移居于此,奎达族出自也门希木叶尔王国。王国末期时因为战乱和灌溉体系崩溃,无饭可吃而来此定居。受希木叶尔王国一神教信仰的影响,奎达人也使用犹太教-极毒教的信仰体系来建构自己。所以他们把它们的定居地称之为吉达,意思是“祖母”。这里的祖母,指的就是夏娃。夏娃是第一个女人,所以是人类的老祖母,而奎达人认为夏娃死后就埋葬在吉达。所以就用阿拉伯语的祖母来称呼这里。南派阿拉伯人捕鱼起家,素善航海。所以奎达人移居此地后靠海吃海,吉达作为港城的历史也就此开始。奎达部族起初卖鱼,后来开始经营海商,参与到早期的红海东部贸易中,由于早期航海技术不发达,特别是红海东部贸易很受红海上变幻不定的风向影响,所以红海东部贸易的主要特点是往往需要很多个港口随时避风。因此吉达可以在重要的乳香贸易线中分一杯羹。但是参与这条商路来切蛋糕的港口不止吉达一家,所以吉达港当时在红海上实在是泯然众人。吉达港的崛起,是随着绿教的诞生和传播而开始的。吉达离绿教第一圣城麦加约70公里,离第二圣城麦地那也只有一百多公里左右,非常适合承接海上来麦加朝觐的信徒队伍。随着绿教的逐渐扩张,朝觐队伍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吉达作为最主要的海上接待站,逐步发展起来。647年,绿教四大哈里发之一的奥斯曼(Uthman ibn Affan)正式宣布把吉达作为海上来朝觐的信徒团队的主要接待港口,其他临近港口只作为备份,吉达的地位就此奠定。通过承接朝觐队伍发展商路,配合上原有的商业往来。吉达港开始兴盛起来。到了阿巴斯王朝时期吉达已经是红海地区几个重要港口之一。但因长期受阿克苏姆王国和后来埃塞俄比亚出身的海盗的骚扰和掠夺,吉达港的发展颇受阻碍,地位虽重要,却成不了大港。直到阿巴斯王朝中期,也就是公元900年左右,哈里发穆斯台因(Al-Mu'tasim)委任图伦(Ahmad ibn Tulun)为埃及总督,宣告了绿教世界的第一个马木留克国家——图伦王朝(Tulunids dynasty)的建立。吉达在这时被划为埃及总督的辖地,从这一年起,一直到1802年内志王国征服吉达。在9个世纪里吉达一直是埃及的辖地。埃及历代的统治者,都是吉达的宗主。埃及作为绿教世界最主要的强盛大国,凭借其强兵能够逐退外患,进而改善安全局势,商路安全的吉达渐渐崛起为红海的第一大港。历代埃及宗主中对吉达影响最大的是埃及马木留克王朝碉堡系六代目算端伯尔斯拜(Al-Ashraf Sayf ad-Dīn Bārsbay)。碉堡系算端主政埃及后,因为和南方的苏丹国家不和,两家文攻武斗不断,伯尔斯拜为了打击苏丹,玩起了贸易战,使用军事胁迫的方法把红海里一切用着不顺手的港口,只要能铲平的就都一律铲平。然后把无处可去商贾导到吉达来,这就一锤定音了吉达这个“红海的美人鱼”(吉达绰号The Mermaid)的地位。无论东方还是非洲的物流,只要走红海路线,就得在吉达卸货换陆路到开罗,大马士革等地出口。在朝觐人流和繁盛商贸的刺激下,吉达获极大发展,迅速成为阿拉伯半岛上数得着的大城市和对外的窗口。直到现在吉达也依然是沙特的对外门户,沙特外交部及各国的使馆都驻扎在吉达,而不是首都利雅得。而且吉达现在也是沙特惟一允许非绿教徒自由居住的城市。1517年,奥斯曼帝国征服埃及后,接管了其宗主权,成为吉达的统治者。然后把这里设置为汉志省(Hejaz Vilayet)的军所和实际上的省府(名义上省会在麦加,但是奥斯曼帝国的省治里总督是军政一把抓的,而且圣城不能驻军,所以实际上军队所在的吉达才是省府)。到了19世纪初,瓦哈比运动在阿拉伯半岛崛起,对于奥斯曼帝国来说,这些狂信徒是棘手的乱贼和可恶的强盗,但是对于帝国内其他势力来说可不一定。1813年,现代沙特国家的起源第一沙特王国(Emirate of Diriyah)为了扩张势力,把自己当成慈禧,瓦哈比看作义和团。和瓦哈比结合打算“扶教灭奥”。在狂热的瓦哈比分子的支援下,第一沙特王国开始崛起,1802年,第一沙特王国军(Nejdi forces)连下吉达和麦加。圣城被乱贼占据的消息震荡了奥斯曼帝国。于是算端命令时任埃及总督,也就是后世埃及的近代化之父阿里-帕夏(Muhammad Ali of Egypt)率领埃及军出征,弭平叛乱。阿里帕夏为人眼界广阔,手段高超,而且能征善战。是那个时代中东数得上号的英雄人物。埃及最初的近代化军队,就是他创建的。在他带领的强兵猛将面前,瓦哈比分子要么乱枪归真,要么鼠窜沙漠。1813年,埃及军夺回吉达,随后又夺回麦加。第一沙特王国被轻松击溃,头目传首君堡。但是阿里并未斩草除根。特别是阿里本人志向高远,心里想做新的埃及算端,而不是一个总督。费尽力气在贫瘠的阿拉伯半岛去抓些飘忽不定的强盗的苦差,也实在是很难让人提得起胃口。留了些养寇自重心思的阿里在完成了交办的差使后,就班师回朝了。阿里帕夏的征伐,宣告了一个新时代的开幕。以第一沙特王国为代表的阿拉伯人的反奥斯曼帝国,争取独立的行动所带来的动乱,将在接下来的时代里成为吉达的主旋律。阿里撤兵后,原来的吉达的谢里夫,哈希姆家族出身的哈利布(Ghālib ibn Musā‘id ibn Sa‘īd)复位,成了吉达的新总督,这个家族继续以吉达为治所统治阿拉伯半岛。但是这家人并不是奥斯曼帝国的忠臣。瓦哈比运动的结果清晰的证明了阿拉伯人反抗奥斯曼帝国是一股潮流。绝不是像过去那样出来几个毛贼扯旗造反,然后官军一到即土崩瓦解。而且作为圣裔家族,谢里夫们一直都是奥斯曼帝国猜忌的对象。所以一旦形势有变,这家人就会追随自己的野心而行。1914年一战爆发为形势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为了打击加入同盟国的奥斯曼帝国,英国除了直接进攻外,还在奥斯曼帝国境内到处搞暴乱里挑外撅。阿拉伯人不清楚英国的手腕,但清楚英国的实力,所以一旦有英国撑腰,马上群起造反,这就是著名的阿拉伯大反乱(Great Arab Revolt)。见到形势一片大好的时任哈利布家家主侯赛因(Hussein bin Ali Al-Hashimi)便领着自己的人兵变,加入反军对抗奥斯曼帝国。侯赛因的兵自称谢里夫军(Sharifian Army,也叫汉志军或者阿拉伯军),因为本来就是军人出身,所以军事素质是各路反军中最好的,加上著名的“阿拉伯的劳伦斯”带来的英国军火支援,谢里夫军连续获胜,1916年,谢里夫军进入麦加,正式成立了汉志王国(Hashemite Kingdom of Hejaz,Al-Mamlakah al-Ḥijāziyyah Al-Hāshimiyyah)。随后在汉志王国的配合下,英军攻克亚喀巴(Aqaba)和马安(Ma'an),结束了奥斯曼帝国对阿拉伯半岛的统治。

如前所述,阿拉伯人只清楚英国的实力,却不清楚英国的手腕。他们有着在当时来说是好的,合理的愿望。但他们却把愿望和实力混同起来。尤其是当这个愿望随着胜利而膨胀起来的时候,那就要发生冲突。英国可以允许一个阿拉伯人的附庸国出现,但是英国不可能允许一个独立的阿拉伯人国家,甚至于一个独立的阿拉伯世界出现。尤其是在战后准备分食奥斯曼帝国的遗产的当口,即便英国同意,其他的战胜国大佬们也不会同意。于是英法就在凡尔赛私相授受了奥斯曼帝国的遗产,划定了各自的殖民地区。同样是战胜国的汉志王国不能接受这种附庸国的地位,宣布拒签《凡尔赛和约》。英国也自知此事于理不合,便派人和汉志王国谈判。双方从1919一直谈到1924年,还是谈不出一个结果。英国一怒之下,决定不换思想就换人,另找一个能听话的傀儡来主掌阿拉伯半岛。这个时候现代沙特阿拉伯的前身,第三沙特王国(Sultanate of Nejd,third Saudi state)在雄主伊本-沙特(Abdulaziz ibn Abdul Rahman ibn Faisal ibn Turki ibn Abdullah ibn Muhammad Al Saud)的带领下崛起。这些昔日被穆罕默德-阿里帕夏追的四处流窜的残匪,此时因也参与大反乱获得了资助,进而死灰复燃起来。不过和狂热的下属相比,一代雄主的伊本-沙特是一位很讲现实的人,他家不是圣裔出身,所以他的诉求要低得多。他未必不想要一个独立的阿拉伯世界,但是在他看来,先有个阿拉伯人的国家这更重要。这就跟英国的需求一拍即合。于是在英国的支援下,内志军队向汉志进军。1925年,两军决战于吉达城下,汉志军虽然很有战力,但他毕竟是靠援助打仗,援助一断,子弹都不够用。内志军虽然没啥重家伙,但是有后援撑着,可以任性放枪。在内志军的围攻下,吉达外援断绝,最后投降了沙特。次年,沙特宣布成立内志和汉志联合王国(Kingdom of Hejaz and Nejd),这就是现代沙特国家的开始。

沙特建国后,对于做过国都的吉达非常重视,视为对外的第一窗口。因此建国伊始就开始对吉达来个大破大立,自石油发现后,更是搞起了大力出奇迹,拿只要贵的不要对的的态度来建设吉达。所以吉达的发展如火箭上天,基本上是十年一大建。1927年第一个足球社团创设(吉达伊蒂哈德足球队Al-Ittihad Jeddah),1932年建设获赞行宫(Khozam Palace),1937年,阿拉伯半岛,也是沙特的第一份报纸 麦地那报(Al Madina)出版,随后吉达工商协会(Jeddah Chamber of Commerce & Industry)和沙特国家商业银行(AlAhli Bank)均在吉达创设。1967年,阿卜杜拉济兹国王大学(King Abdulaziz University)开校,1970年,费萨尔王子体育场开张,1981年,阿卜杜拉济兹国王国际机场(King Abdulaziz International Airport)开业,吉达从此通航航空。高速发展的吉达非常繁荣,人口从1962年的14万人,暴增到2012年已有500万人。它是沙特全国第二大城市,也是阿拉伯世界的第十大城市。繁荣延续至今。

通宝推:桥上,
帖:4587610 复 4546670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