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版发新主题
主题:【原创】张其昀《思想领导与精神动员》讨论之一 -- 包子1971
共:💬54 🌺179 新:💬8 🌺19
家园博客 【原创】张其昀《思想领导与精神动员》讨论之一

今天开始,我会慢慢连载国内某文献翻译、整理合作平台的参与者讨论。话题比较丰富,有历史、思想、政治、青年,有颜色革命、工人运动、大陆田园班农党的崛起,也有中外电影、文艺。但无论什么话题,都有明确的指向,即不同阶级之间的社会斗争。

本人是平台的协作者之一,也参与讨论,并对讨论内容予以了补充修订,所以标题是“原创”,当然要打个引号,因为并非原创文章的意思。

张其昀《思想领导与精神动员》讨论之一(一组对话)

A:

张其昀是20世纪中国反共产主义知识分子的一个代表人物。他经历了20年代的无产阶级革命与资产阶级反革命,蒋系南京政府、抗战以及40年代末,资本主义在中国大陆的灭亡。追随国民党去台湾后,张其昀在教育界继续活动,办过‘中国文化大学’,请钱穆、陈立夫等人讲学。也当过国民党的中央宣传部部长、中央委员会秘书长。1955年,他在一个官办的青年思想政治教育培训班上,举办了名为《思想领导与精神动员》的讲座,并出版了繁体竖版的单行本。在65年后,一个叫‘高加索的废物神父索索’的ID,把它整理为简体版,发布网上。

这篇讲座稿颇有趣味,它几乎包罗了数十年后,中国互联网上反共产主义文宣的主要思路,有“共产不合人性”说、“苏俄侵华说”、“马列唯物论被科学证明破产说”、“马列非真左、民主社会主义循序渐进才有效”说,当然还有今天铺天盖地的“儒家思想万岁”说。在此,需要介绍这篇讲稿的历史背景。

40年代末,美国主导的对苏冷战,时刻准备转为实战。当时西方指挥的全球资本主义阵营,对苏联东欧以及1949年后的中国大陆,进行了大规模的特种战,比如侦察、暗杀、传播谣言、搜集军事情报等等,但效果并不好。同时,在苏中等国,由旧有产阶级残余组成、由西方境外指挥的地下网络,随着频繁活动而被大片铲除。苏联有了原子弹后,军事摊牌变得复杂起来,西方转而针对社会主义阵营开展经济战,包括破坏工业目标、毁坏经济物资、阻挠国际贸易,等等。但冲在一线的地下反共网络,继续因为积极活动而不断被苏中国家连根拔起。因此,西方统治者的谋士们,开始提出思想战、文化战的建议;苏联、中国也在蓬勃建设的同时,开始暴露社会矛盾、思想矛盾。1961年苏联作家帕斯捷尔纳克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标志着西方的反共‘特种战’开启了新的一页。

张其昀的这本讲稿,公布于1955年,但已经包含了后来思想战的多种元素,很可能是西方有关部门参与炮制的产物。到了今天,冷战早已结束,资本主义全面胜利了。今天的工人阶级需要知道,资本主义世界在这个过程里,是如何在文化领域维持它的统治、打击工人阶级的?这也是我们整理这本讲稿的主要目的。

B:

在1955年,台湾的国民党政权尚处于统治地位,还没有垮台的迹象。不过,一个政权的巩固,不仅需要阶级与军事的支持,还需要文化的认同。只有以一种独特的文化为旗帜,才能使政权下的知识分子与青年受到统合,这种统合是对内,而其收效表现于外。

如果中国代表着一个独特并且异于甚至优于其它民族的文化体系,那么,中国文化是不是内在地有一个发展的事业?作为血缘上的承继者,我们汉族是不是一个特殊的人群?作为这种特殊人群的一员,我们是不是应将全身心投入这个事业?这一思路的收效,有些是对内:“马克思主义者将颠覆我国家、毁败我文化”,于是乎阶级矛盾变成了保卫文化、祖宗与愚昧野蛮之间的矛盾;有些是对外,知识阶层把国家当作自己的归宿,而不流寓外国,成为政权可调用的资源。也许,我可以补充一下,当个人受到民族歧视时,激发出的自尊心,也要求为自己“寻根”,找到一个辉煌壮伟的历史文化。至于这种文化的真伪,便无足轻重。

张其昀在讲“仁”时,毕竟压制了中国历代攻伐的记忆;新儒者在谈“民治”时,把“学人”政治等同于民众政治,也压制了士大夫与民众分离的历史记忆。文彦博固云“陛下为与士大夫治天下,非与百姓治天下,正在此等处也。”

又文中有“背孔子赞易,以乾元为万物之所资始,乾元便是仁,其德威生生与力行。”也许,我应该提醒一下,《周易乾鑿度》中说:“於是伏羲乃仰观象于天,俯观法于地,中观万物之宜,始作八卦,以通神之德,以柔万物之情。”儒家的观点,或依据阴阳五行、天象知识,或依据先王前圣的神异;口必称先王之法言,身必服先王之法服,即是如此。而在当时乃至现在的流俗观点中,都既否定思想的知识基础,又肯定思想本身。这令对思想的认同的本质,暴露出来。失去知识基础的思想,只能成立在传统上。卫道士们保卫的不是思想,而是伪装成思想的既有生活。

对于张其昀来说,同时标举古代中国与现代西方,是必然的,并且也是偏枯不实的。他谈到‘西方’时,所依据的,并非是严肃的社会学考察,却是理想的社会——倒是更接近卢梭用来批判西方社会的虚构的善良原始人。西方必定的民主、自由和富裕,苏俄与大陆则是极权高压,军队和官僚挤榨着的社会。他举的事例中自然有事实,但事实由整体的文章组织起来,才能发生作用。在此进行的,不是准确的制度和哲学讨论,而是展示出两种截然相反的社会轮廓,最终要求通过两者,在中共豫国民党两个具体政权之间做出选择,表示拥护或者反对。

他继续说,古代中国是平等和无阶级的社会。由事实而言,这不值一驳。但从儒家的观点,这种说法也不准确。说过“有教无类”的那位圣人,也曾说过“惟不同等,民以可治也”。儒家是要求上下等差的家派。在民国发生的事,儒流的西学化,西学的儒流化。知识分子既想护持传统资源,又想与西方的启蒙思想妥协,如此才有不伦不类的新儒家。这是形式上的买办思想,而与之相对应的,是实质的买办政权。

C:

这本讲稿反映了主流知识分子的一个普遍现象,对苏联丑恶的现象,反共文人是津津乐道的,他们认为这样的丑恶是违反天道和反自然的,需要快快去推翻消灭。而阶级社会的等级尊卑与压迫,对主流知识分子以及他们操纵的舆论来说,则是天道,是永远不变的人性,也就是自然选择。

B:

补充一句,张部长虽然也称赞王阳明,但对概念的解释都承自朱熹。这是民国时期,对儒家资源的一种调和观点。

C:

B的逻辑并不全面。你虽然说,这种儒家观点用文化矛盾掩盖阶级矛盾,却没有指出,它是如何让国民党政权能够合法地代表传统中国。国民党政权把儒家思想等同于古代中国思想,又通过三民主义中的儒学成分与儒家绾合,因此才能在顺理成章地承继古代中国。而为了适应资本主义的国际,才会出现你所说的思想中的买办现象。

反驳这种观点的必要途径是,指出儒家不能代表古代中国,反驳古代中国思想统一的幻想;象庄子所说:“道术将为天下裂”。同时指出,如你所说,民国以来的新儒家是西方化的产物,历史上的儒家和祖宗从来不是如此理性。胡适曾说:“儒学已死,儒学万岁!”要通过让儒学回归历史来反对意识形态的反动攻势。

A:

要指出的是,张其昀是台湾“江湖文人”XXX发迹的第一个贵人。在80年代,这位XXX从台湾回到大陆,混的风生水起。他瞄准大陆的小知识分子、中产阶层,大规模宣讲‘中国文化’,广收门徒,打下一片文化江山。而且,几十年里玩遍美妞,可谓网络爽文主角模板的现实人物,真是羡煞旁人……

类似XXX这样的台湾登陆的国学大师,有整整一只军团,威力惊人。而中国国民党中宣部长张其昀,从几十年的历史深处,为了这只军团,早已运筹帷幄多时了。

未完待续

通宝推:野芹,ziyun2015,桥上,
主题:4590708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