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张其昀《思想领导与精神动员》讨论之一 -- 包子1971

2021-02-17 23:50:16包子1971
【原创】教与学:“原理概论”授课教师百态

教与学:“原理概论”授课教师百态 系列讨论之二(一组对话)

A:

你们对“原理概论”、“思想概论”的授课老师,有哪些印象?

B:

大学的“原理概论”老师说得不是很好,他们经常会复读课本的内容,很少谈一些实际的东西。我经常坐第二排,感觉听不出东西。

我们之前中学的政治老师好像是“原理概论”的博士(还是硕士),她很明显是搞"本土化"的那一套,动不动说什么"西方哲学已经过时了",回想起来,她上课更愿意讲易经。我虽然也不懂辩证法,但我至少懂矛盾是什么,她听不懂,或至少装听不懂。

C:

有个弱智老师的课,我完全没听。那个弱智讲的照本宣科,间或讲几句反苏反计划经济的风凉话,然后还管出勤率管得挺严…… 讲师们仗着自己在课堂上的专断地位,随便讲几句垃圾话也没人管。从小到大,我见过的很多老师都讲过这一类的风凉话。

另外一个把西方社科和“原理概论”对比着讲,有点自由派也有点爱现状。我觉得那个老师有意识促进一种貌似超然的政治冷漠,鼓动你要“中庸”、“远离主义”,但是市场天然合理,以及能移民美国总归是好事。

D:

大学老师怎么教的,我忘了,中学的音乐老师放过“苏联迫害音乐家”背景的电影,有个历史老师受那位也出身高中老师的网红段子手“猿飞佐助”先生影响很深,随口就插几句没根据的歪历史,比如朝苏把中国卷入朝战、让中国白白付出还断了和美国的关系,诸如此类。我上中学那时还是全社会亲美情绪的最后好时光,老师都是这样,同学们政治冷感,要么学习要么娱乐。高中同学比较阔气,娱乐文化更亲美,学生反共都不用老师教,自发的。

有个高中历史老师,值得一说。他讲某些国内历史事件的时候会压低说话的声音,并且还得关上门窗。还有什么“饿死三千万”,列宁解散立宪会议等等,结论是“共产主义不符合人性。” 回想起来,那个历史老师的世界观特别混杂,又有点自由主义味道,又有浓厚的民族主义气息,但又怀疑资本主义……

大学里除了“原理概论”课,老师最多讲讲科研、谋生,基本上不说别的。

E:

我接触过的“原理概论”授课老师多数都是混口饭吃。我很久以前还在上这个课的时候,基本没去听过,原因无他:反胃。还有就是啊,可能很多老师的念经和辩经水平,还不如网上的一些左翼文化爱好者。在我们这种二流学校,连专业课都有大量人玩手机不听课。何况这种公认的“水课”…… 至于为什么会觉得这种课“水”,大概是因为不仅觉得没用,而且考试也简单,不会挂科吧!

我比较喜欢土味自由派上课,有一个土味自由派老师,一边讲民主,一边讲黑人是“劣等种族”…… 但是他上课啥都敢说,不至于藏着掖着。

F:

我上课的“原理概论”老师不重视马克思主义的经济部分,老是在翻来覆去讲历史各个阶段,然后翻来覆去说马哲,但是马哲部分也讲不清楚,除了“一分为二”啥也不懂的家伙,俗称和稀泥,折衷主义罢了。

接触过的大学专业老师要么是土味自由派,要么是毫无生气的老古董,要么是儒教徒,要么就支持奇形怪状的“进步”。不过,偶尔也会碰到几个“奇行种”,比如一个经济学专业的朋友就说他们老师上课每回都放《亮剑》,于是一个学期下来他完整的看了一大半。

还有一个讲西方哲学史的老师,在课堂里说过自己当年参与“集体散步”的事迹。

另外值得说说的一件事:“思想概论”课的老师是个老女人,有各种荣誉称号,怎么说呢,是个好人,但是很明显否定中国革命。她讲大跃进的时候放了一张照片,显然是外国拍的民国大饥荒的照片,但是背景的墙上被人简单粗暴PS上了“总路线万岁”几个大字,我们学生都看出来了,她看不出来(?),然后说这是“极左年代”留下来的唯一(!)照片。

说起来就胃痛……

G:

我们这的自由派“原理概论”老师各种暗中宣传民主自由…… 所谓暗中宣传,就是早年比较常见的那种自由派文宣的感觉,批判国内没有民主,形式主义等等,印象比较深的是他上课给我们放了一个讲某地小学生竞选班长的纪录片,当时也是巨多人认真看。然后就是讲列宁拿德国人钱卖国、“个人崇拜”这种烂梗,仔细想来倒是很少提及现在。还有,那个老师当时还各种批判太平天国以及解放前的各路群众运动……

讲“思想概论”的一位老师,在课堂上拿前几年“下厂发动群众”的那波学生开涮,一脸的不屑,想必看了所谓的“认罪录像”?

我校留美回来的教师都极端反共,除了我系的系主任。我们一直有聊天,能感觉他有些朴素的民主倾向,相信基层的可能性,对官僚等级制度表现出反感,对生活方式的变革还剩下一点期望。但他觉得自己无能为力,所以无意识回避各种尖锐问题。

H:

我上本科是15年前的事了。十多年前,这个讲坛上很多老师会说中国革命的领袖是混蛋什么的。那时候遇到照本宣科的老师,大家都做数学作业,不照本宣科的老师,是有听众的,基本都是公开反共,或者说,都是死掉的历史学家高华先生那种风格的。前些年老师在课上随便说,没人管。这两年,我倒是知道本校一个喜欢讲中国革命黑段子的老师,被校领导通知“小庙安不下大菩萨,你挪动挪动吧”……

我见过的大学老师,基本都是属于改开中吃得比较满的一批人,年长的有分配分房加地价红利,年轻的受到高等教育,家境一般而言不会太差,毕竟大学老师要读到博士学历,脱产这么久就教育部给博士一年一万四千四,估计自己吃饭都不够。

我读过一本书《我的二本学生》,是一个二本学校的老师讲述二十年来自己学生毕业处境的变化,她自己作为九十年代的二本学生,与同学基本都跻身市民生活上层;零零年代初的那代学生也普遍在学校的所在地广州安家落户,有远见的学生买了几套房子赚大发了;到了一零届后的学生基本都只能住出租屋,除了希望渺茫的考研,也没有其他阶级跃升的太多途径,至少不可能跟以前的几届学生那样了。现在“内卷”这个词这么流行,毕竟大家都想做温文尔雅的体面小市民,骂资本和心里惦记阶级跃升,是不矛盾的。这本书我是强烈推荐的,从一个既得利益者的视角,比较细致地反映了改开后批量制造的,一批彻底顺应市场的准小市民阶级的境况变迁和心理状况。

市场化带来的整个社会风向以及他们切身受到的好处,尤其是阶级极大跃升的变化,是刻骨铭心的。整一个社会的风气,在改开后基本就是朝着“正常国家”的方向在走。

I:

我当初在“原理概论”课上,曾经抱着一种“观察敌情”的心态认真听过,不过感觉还是挺失望。感觉教师的水平甚至有的时候比教材还低,总的来说是沉闷无聊的。而不是那种蛊惑性的宣传。

因此我认为国内的民间意识形态并不是官方思政教科书从正面塑造的,而是通过一系列时而正面教导,时而侧面诱导,时而反面推动的方式,配合亲体制自媒体共同塑造的。这也意味着,官方意识形态顶多能维持现状,但无力实现动员。真有什么波动的话,那现在搞的这套缝合怪,肯定会被更激进的替代品完败。

说明一下:我所谓“民间意识形态”,就是在关注政治的人群中,对于各种政治话题的看法,不包括现在还保持去政治化的更加“沉默”的那些人。

另外,我觉得主流思政课最大的影响还是在于,在一般人不求甚解的地方,教科书会推一把,让人形成一种不自觉的潜意识。

A:

国内的民间意识形态并不是官方思政教科书从正面塑造的,而是通过一系列时而正面教导,时而侧面诱导,时而反面推动的方式,配合亲体制自媒体共同塑造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的意思是,主流秩序还无法建立深入人心的精神秩序,而是通过市场环境支配下的社会生活,对人进行“三观教育”?

I:

是的,这种“三观教育”实际上是一种半外包体系,有官媒,有跟官媒联系紧密的自媒体,有吃流量饭的本土主义“大V”,有自发捧场的本土主义活跃网民,互相配合。

A:

在一般人不求甚解的地方,教科书会推一把,让人形成一种不自觉的潜意识。

____________________

你的意思是说,在学生觉得距离自己很远的话题上,主流可以塞一些观点,让学生被动接受,是吧?

I:

比如说,在很多人没兴趣主动了解的问题上,主流意识形态会先入为主的给大家灌输一个观点,然后这个观点会因为惯性长期存在,变成当事人政治偏见的一部分。说的直白一点,泥潭一样的现实中,主流的部分观点可以被人们消极接受。而在大家有兴趣关注的问题上,主流就无能为力,只能依靠拥护秩序的民间自媒体来引导。

在现行的历史教材中,提到某分离主义岛屿时,教材会有意识的回避很多关键点,把90年代以来的某岛历史切成一段一段的,只说他们的分离主义观点,不说背景啥的,而诱导你形成“岛人天然敌视大陆”的观点。再比如讲到澳门问题时,完全回避了葡萄牙国内局势变化对澳门问题解决的影响,只是简单说“1974年葡萄牙发生政变,政变后成立的新政府持去殖民化立场”

H:

说到“概论”课以及老师,他们只是大学教师普遍状态的缩影吧。而大学老师的状态,也只是高校内部秩序的局部体现。前两天,我认识的一个老师跟我说现在高校里边有点能量的人群,大部分是80年代的学生,青年时期就形成了根深蒂固的反共产主义思想,依靠向主流秩序撒娇成为了B站用户口中的“前浪”,他们会推着既有秩序往更拒斥改良的方向走,比如反对学生的同性恋权利,反对me too运动,维护高校里的油腻型师生恋现状。同时有些人难免也会被更高等的秩序代表抛下车,当然被踢下去的人,基本不冤枉。

说起来,这群人就是国内所谓的“民主派”,也是美式保守派的翻版,也就是现在狂热捍卫特朗普的某些流亡人士的国内同类。这一批人的特点是在公众号里说毛时代不给言论自由,同时自己在公司与学校搞一言堂。

待续

通宝推:ziyun2015,桥上,
帖:4590990 复 4590821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