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 11月15日后,花、囧、推最近30天名单显示。未通过待认可显示
  • ↑↑ 名单在帖内『统计』可见,未通过待认可也已显 ↑↑
  • 『稷下学宫』新认证方式开通

主题:【整理】胡继成开国少将回忆录摘录 -- 史文恭

共:💬59 🌺1007 🌵1 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整理】6 胡继成将军的抗美援朝(三)

F 艰难的四次战役

史注:抗美援朝四次战役是一个转折点,也是志愿军最艰难的时期,首先是在成功地围歼了横城敌军后,在砥平里,就像林总在四平碰到了陈明仁一样,我军围攻敌人,苦战不能围歼,反而显然被动。而整个战场,由于国内来支持的部队还没上场,原来的已经相当疲劳的几个军不得不在进攻没有胜利的情况下转入防御。并迎来极为残酷的考验

“ 我风尘仆仆从国内赶回前线不几天,便接受了攻打横城的任务。全军总攻横城后,我率42军124、125两个师连夜从横城西出发,向横城以南追击,对敌李承晚8师和美2师发起进攻。开战不久,我军即突破敌人阵地。我124师速占上物安里和531高地,并前出至鹰峰、鸭谷里、石子洞地区,续向福祚洞、广田进攻;我125师经居瑟寺,下物安里、石花村迸至横城西南回岩峰,截歼横城逃敌一部。

我42军和40军、66军联合打了一天,打得美二师和李承晚八师挤在城南乱成一团,丢下武器辎重亡命南逃。我军集中火力,当即歼李承晚军8师的3个团。

这一次,李8师没躲过我的搜查,他们被我军打散后,又在横城西南一带山上隐蔽起来。我指挥部队用“翻毛”战术逐一搜查山坡草地和石洞,很快从我军驻地附近山上搜索出四五百人。其中还有七八十名女兵。

(史注:横城反击战是42军军长吴瑞林组织的,是一次胜仗,但需要补充的是,军史里有一个著名的争议,那就是韩先楚上将在横城和砥平里两个攻击点上,主张先打砥平里,而邓华上将主张先打横城。和海南之战中他们两个的争论一样,邓华上将的决定被上级认可。但据说正是因为先打了横城,使得本来防御薄弱的砥平里在关键时刻,得到了支援,从而守住了美军整个战役中最重要的支撑点。胡继成将军这里的回忆,恪守从副军长的职务所经历的战事,但这个大背景还是需要向大家交代,因为砥平里之战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的重要性实在是太大了。)

在我军猛烈打击下,敌美二师、李承晚八师、三师、残部急逃原州、宁越地区。我四十二军随后和三十九、四十军集中8个团,围住砥平里之美二师二十三团6000多人,迫使美军不敢出援西线进攻部队。

为迅速追歼逃敌,我奉命率124、125师南下堵美二师西进援进攻汉城之敌。我们带着1500多个俘虏过蟾江,沿原州北走了一夜,让俘虏们抬着伤兵走。这些俘虏多是黑人,很听话,省了我们许多事。次日拂晓,我125师攻打原州,歼灭美2师一个连。当日,双方不动,我守了一天。

黄昏时,志司急电,令我部急退。原来,我们已进敌军口袋了。我们带着伤员和俘虏连夜撤回五圣山、龙头里一线。

回到这一线后,志司要我42军在这一线坚守半月至一月。我们非常发愁。我们的伤员、病员大增,战斗减员相当严重,又渐近断粮、缺弹。没办法,还得坚持守阵地,每天和敌人交战。战斗最激烈时,敌人二三十辆坦克冲进了我军龙头里阵地。我们军领导亲临前线指挥,我124师和敌坦克群展开混战,激战一天才打退敌人坦克。敌军坦克败走,敌步兵失去重火力掩护,才慌忙溃退。

我们人力不够了,只好将机关非值班人员派去补充骨干或送粮、送弹药;没有防御器材,就用雪泥拌水冻成工事防敌步兵。可是这不是长久的办法,我们的工事只能挡住敌人步兵,根本挡不住敌人坦克的进攻。加之,我们没有炮兵优势,只有一个榴弹炮连,很难抵御敌军重炮和坦克攻击。但我们还是用生命和鲜血结成坚不可摧的防线,在五圣山、龙头里坚守了半个多月。

半个月后,我们很快接近弹尽粮绝了,但没有命令,绝不能后撤。我们全军处于极度危险之中。我们不断向志司发电报告实情。志司电告,40军来接防,正在路上,让我们坚守。我们望眼欲穿,渴盼40军尽快赶到。

两天以后,40军给我们带着丰厚的弹药和粮食上来了,我们激动得热泪盈眶,不知道说了多少感谢话。可是,40军刚接防,志司又来了紧急电令,让我们火速撤离五圣山、龙头里一线,敌军北进重兵已形成口袋,我们所防御地区不宜再守。

我们对同时运动防御的40军领导说,我们把你们带来的装备和粮食分些给你们吧,我们带不了这么多。他们说,我们带够了的。你们自己想办法吧。没办法,我们只好立刻将望眼欲穿盼来的带不走的粮食放火烧掉了,然后急速北撤,退至元山以西阳德休整,补充人员,更新装备,以待再战。你别皱眉头,这根本不能怪我们,要怪,应该怪战争,是战争具有这种残酷的破坏性。可能这粮食不知道经过多少曲折,甚至流血牺牲才千辛万苦送到前线来的,但是,为了赢得战争的胜利,什么都得牺牲,何况粮食呢?那种条件下是绝对不能留给敌人的,留给敌人粮食,等於谋杀自己。你明白了吧?明白了就好。

史注:根据42军军长吴瑞林的回忆录,就在这个阶段,42军军指挥机关曾经断粮3天。42军在防御战中涌现多个英雄连队,追敌以平均每天伤亡270余人的代价,日进仅0.75公里。对于42军的坚守,彭总称赞为“这是奇迹”。---结合上面胡继成将军的回忆我们更能深刻地认识,这是在怎样的情况下实现的奇迹。这也是为什么抗美援朝我们最终能够打败敌人的根本。

第四次战役进至3月中旬,西线美军第24师、25师沿北汉江东西两岸夹击北上,已占领清平川以南之九岩里,切断了春川至汉城的公路;美骑兵第1师、陆战第1师、英军第27旅,亦跨过洪川江,西进占领洪川;东线敌军第1、第3军团,也突破人民军防线,进至草岘里、下珍富里。我军为争取主动,待机歼敌,迅速主动撤离汉城。

这时,我第二批入朝作战的3兵团尚在丹东集结;9兵团仍在平康、金化地区休整;战略预备队19兵团,正在入朝途中。我军发起五次战役,必须等待这3个兵团到位后,方可展开。因此,联司指挥部急令我志愿军和人民军各防御部队从二线阵地进至三八线,坚守20 - 30天。

敌军进占汉城后,继续采取“主力靠拢”、“等齐发展”、“磁性战术”,逐步向北推进,企图依靠其机械化装备和优势火力,与我军打消耗战。我军不上敌人的当,我们装备落后,没法和他比消耗。为了对付敌军这种难以防御的齐头并进战,我军采取重点设防、梯次配置、扼守要点、以点制面的战法,实施“兵力前轻后重,火器前重后轻”的战术,以防御阻击为中心,结合反击、伏击、袭击,灵活节节阻敌,大量杀伤敌有生力量,消耗敌装备和人力,敌不但无法快速突过三八线,反而加大了伤亡。

3月下旬,敌出动飞机百余架次,空投美空降187团4000余人及其配属坦克和火炮于朝鲜人民军侧后汶山地区,企图切断人民军1军团转移退路。此时,人民军1军团主力已撤至临津江以北,敌军满以为可以轻轻松松吃掉后半截部队,但尚留江南的人民军部队当即收拢部队组织抗击,粉碎了敌军阴谋。

与此同时,敌速占汉城以北高阳、议政府、加平、春川、瓦野、注文津一线,齐头向北推进。敌空降团未突破人民军防御阵地,会合其正面北进部队后,立刻东迸我26军侧后。

我26军见状,急以一部分兵力反击,打退敌军进攻之后,当夜速转先岩里、七峰山、海龙山、旺方山、云岳山一线防御。次日,敌用直升机降30余人,占我两个班阵地。我26军扼守七峰山、海龙山,与敌激战11次,歼敌1000余名,创造了一个班用反坦克手榴弹击毁9辆坦克的模范战例。”

(史注:抗美援朝战争中的美军空降作战,兄弟俺看的书少,这里是第一次看到,如果有了解的大佬,请多指教。---李奇微本来就是空降兵出身,第四次战役也算是他的一个值得骄傲的资本。)

G 第五次战役里的180师故事

(史注:由于第四次战役表现突出又损失不小,42军在第五次战役时,本来是修整的。(除了支援3兵团一个炮兵团)。42军军长吴瑞林去北京向主席汇报。主席和他单独谈了3个小时,内容非常经常,有空俺写专文介绍。因此,胡继成将军当时做为在家的作战领导,主要的工作是带领3个工作组去60军做顾问,给这支新到朝鲜的兄弟部队传授他们的战斗经验)

“第五次战役打响后,我42军在阳德休整。为帮助新人朝部队作战,志司令我带55军师长孙洪道、125师师长朱云山、126师师长杨震3人,到60军3个师去当顾问。我们到60军后,他们正准备过洪川江,反击土耳其旅。这是他们入朝后的第一仗,缺乏入朝作战经验,开始进展缓慢。加之土耳其旅顽强抵抗,不太好打,战果很难扩大。

(史注:胡继成将军这里的回忆可能有出入,第一,孙洪道开国大校在抗美援朝期间任职是38军,第二,根据吴瑞林的回忆,42军派出的三名顾问分别是124师副师长肖剑飞,125师副师长王兴中和126师参谋长朱蕴山,---另外,朱蕴山应该是开国上校朱永山,

我们赶到后,我留在军里任顾问组长,让其他三位师长分别跟到3个师去具体帮助,跟进3个师反击敌军,很快将敌击退。我们乘胜追击土耳其旅,一直追出三四十公里,再次占领汉城以北,俘敌四五百人。

打完这一场后,志司让我们4人先回志司汇报,再回部队去。这时,第五次战役第一阶段已结束,我军共歼敌23000人。

我们4人结伴而行,徒步北上。路上没有任何吃的,我们挖了些野菜,一路上用钢盔煮着吃,坚持往北走。快要饿昏时,孙洪道打了一只野兔,我们4个人赶紧烧着吃了。两天后到了伊川北空寺洞一个煤矿里找到了志司总部。彭老总见我们说,回来就好了,好吃好睡休息几天吧。

我们的确太累了,从到60军去,到返回志司总部,一直就没好好休息过。我们向彭总汇报工作后,倒头便睡。彭总不让别人干扰我们休息,天天叫炊事班给我们弄好吃的,还把湖南慰问团给他送的腊肉也煮给我们吃了。那时我们都是30多岁的人,真吃得啊! 我们好吃好睡一个星期,体力和精神都恢复得很好了,正准备告别彭总回部队去,突然,志司令42军出动两个师阻敌,军长政委让我带一个师火速南下,抢占铁原北小青山、蓬莱湖一带山头。

任务来得非常突然,我们根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我带着部队南下时,敌人先头部队已过来。我顾不了别的,只想迅速占领要地,带着部队硬从敌人行进的队伍强行穿了过去。

进入防御阵地,堵住敌军北进之路好几天,我才知道60军180师出事了。我猜你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我志愿军作战史上一件很不幸的事,谁都不愿多讲,特别是我和那3个去该军当过顾问的师长,更不愿意向任何人谈及此事。我们离开不到10天,他们就出事了,虽然和我们毫不相干。但同在一块儿打过胜仗,总是有感情的。出事后许多年,我时常想,我们几个人要是多在那里呆一段时间,兴许结果不一定那么惨!

这件事情况较复杂,现在仍有许多话不好讲。

做为一种战场经验教训总结,让后人知道这件事的真像,还是有价值的。因此,我可以给你讲讲。 这个事发生在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快结束时,我大军按作战计划,已将敌军反击到三八线以南,根据我军人力和装备所存在的问题,不宜再继续追敌。于是,联司即令各路部队有计划的退至三八线一带有利防御区休息。各部队接令后,停止向南反击,开始北撤。

敌军见我北撤,立刻尾随攻击,部队已开始行动,不能更改。各部队被咬住不放,只好且战且退。这样,回撤部队就显得有些乱。

撤退过程中,志司发现我军东西线部队之间中线三八线以南,加平东北至抱川东北之间,出现了一个大空隙,致使三八线中段南芝岩里、官厅里、机山里一带空虚。同时察觉美一军可能继续向三八线北铁原进攻;美9军可能向三八线北金化进攻;美10军可能向三八线北杨口进攻。为稳定北撤局势、制止敌军进攻,志司即令我左路65军速派一个团控制机山里、清溪山阻击当面之敌;令中路60军速移场岩里、国望峰、史仓里等机山里东北一带有利地形,阻击北进之敌;令中路15、12军主力速向金化以南集结,在南实乃里、多木里地区修筑工事阻敌;令9兵团在芝春里、华川、山阳里一线作纵深防御。之后,西线之敌在我27军阻击下,难以进展。中线之敌却从加平、春川方向,向我60军180师和179师猛攻,并突人我军阵地背后。在这种情况下,我179、181师打退敌疯狂进攻北撤,180师却落人了敌军包围之中。

战场上,这种敌众我寡孤军被围现象并不稀奇,只要指挥得当,化验为夷的战例举不胜举。如果180师领导们能保持与上级指挥部门联系,能集中兵力突破敌人薄弱环节,能秘密潜伏寻机夜出,多半无事。可是,师领导带着部队过北汉江迸至北培山和驾德山之间一个茂密的森林里藏着,白天见敌人的汽车和坦克大量从公路上开过去,就慌了,即令部队砸了电台、烧了密码,解散队伍,各自突围。结果,除了师领导带着几个人和少数官兵跑回外,其余大部失散未归。

志司发现180师电台中断信息后,急令181师回援,接应180师。此时,181师好不容易突破敌军炮火封锁线,到达指定地域华川,弹尽粮绝,全师14000余人,只剩下几千人了,但军令不可违,只好硬着头皮又沿着华川公路南下往回走。走出不远,即遇敌坦克部队北上,报志司,志司无法查到180师下落,只好令181师回撤。晚上,志司又令179师南返接应180师,但终因无电台信号,不知其被陷方位,仍无法救援。

这就是考验战场指挥员水平的时候。同样是关闭电台信息。38军113师师长江拥辉孤军穿插,为防敌测出电台方位,被敌机轰炸,干脆关闭电台实施无线电静默,去掉伪装佯装敌伪军,大白天大摇大摆急行军。结果,大获全胜,为受誉“38军万岁”做出了重要贡献;180师师领导率部躲藏密林,判断失误,怕出大事,为防敌测出电台方位,竟将电台砸了,密码烧了,解散部队,结果犯了大错。

哎,这件事儿我就不多说了,有些事我说不清楚,也不该我说。你还想打破沙锅问到底,那就去仔细阅读洪学智同志写的《抗美援朝战争回忆》和《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史》吧。我对这事的看法和洪学智同志的看法是一致的。”

最后补一下胡继成将军后来的履历:

“1952年6月,38军接我42军防区,我军调西海岸南浦港防敌登陆。

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我升任42军军长。

1955年,我被授予少将军衔;1960年,调任广州军区司令部副参谋长;1967年,升任成都军区副司令员;1975年兼任四川省军区司令员;1978年改任成都军区副政委至1983年离休。”

通宝推:领班军机,小泽珍珠,桥上,唐家山,mezhan,普鲁托,醉寺,老树,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