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与月之回忆河友探讨一下虚无主义 -- 编号87405
共:💬999 🌺1949 🌵12 新: 🌺22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我总是说

中国才是最厉害的,但也是被贬低的最厉害的。

你看佛教有灵知倾向,将探索关于意义的知识当作了意义来源。最后当然是空,因为意义是你赋予的。你把你自己定义成意义本身,怎么都绕不出来的(唯识学)。你看存在主义有盲动倾向,将价值的具体行动当作价值所在。最后当然是荒谬,因为行动是由价值指导的。把价值的结果当作价值本身,怎么样都碰不到的(萨特、加缪)。

而这两种恰好是虚无主义的最佳表率,否认更高价值的存在,完全凭借自我便可以实现一切。听起来像不像炒期货那个朋友?虚无原本是指价值的拉平和无意义,但是人们总得对付的活着,需要在具体领域、具体情境选择一个价值指导行动。看起来知识或者自为是比较有效的方案,于是这个价值就变成了知识或者自我。

西方哲学的问题就在于,在知识和自我这两大主题上绕不过弯来。好吧,其实早就绕过来了,但是要把不同学派组合到一起才行。而且他们自己也经常掉进去。比如胡塞尔明明澄清了超验主体的本质(客观世界的基础,反对形而上学),结果自己也经常僵化成黑格尔式的绝对主体。即形而上化。

中国的厉害之处在于,价值和事实,超验和经验,形上和形下,它们是一体的。所以你能看到的,无论再怎么超验,再怎么形而上、逻辑化,他也是深度捆绑经验的。比如道家和道教。类似的,儒家看似过分经验,实际上也有对应的哲学基础,这往往被人们忽略。

我是从道学出发理解西学,自夸在所难免。道学作为古代学说落后于时代,需要新的解释也在所难免。但至少在编号兄的这种恐惧上,它们是诚实的,生活的意义在于生活本身,而不是追求一个看似存在,却永远无法达到的终点。比如那个终极的实在,最高善。

历史是没有终点的,我们所能做到的只是尽力接近我们所认可的那个最高价值,使其实现。而不是搞历史的终结。

虚无主义的问题,就是认识到终点永远无法靠近,于是假装它并不存在。没有方向的路,你还能怎么走?研究什么是路(灵知),还是研究什么是走(盲动)?

虚无主义之所以不可怕,是因为一旦认识到了这种虚无,就知道自己可以如何改变。不想改变,不是被最后一根稻草压成了躺平,就是需要虚无来获得自己的意义……比如文化地位?

当然还有一些人是被迫的,他已经耗尽了他的一切努力,才让人看起来像是躺平。哪怕知道方向,能够分解目标,也已经无能为力。

题外

其实看西方著作,孟德斯鸠、马克思、韦伯、沃格林……他们总算是会把理论推进到某个时刻,然后戛然而止。尤其是对中国的分析上。因为他们认识到一旦进行到底,自己的观点可能会彻底崩解……于是他们选择了含混。

好吧,又变成了对编号兄的重复。问题的根本是很简单,但是具体到每一个情境上就没这么简单了。之前我总是强调所谓意义生成的序列,就是在说事物背后有太多东西参与,不能简单理解为某种本质。具体的事物,只能努力参与和了解,在某一时空给出自己的见解。

这意味着变化是永久的,行动是永恒的……人们永远没办法躺平。

然而想要躺平,是人类的本质。

中国唯一的高明之处就在,无论文学还是武学,都在要求你对抗本能,成为一个

其实本来是想说问题太过复杂,并不是那么容易解决,尤其是当下看似无法挽回的那些价值问题。但不想解决,永远也不会解决。这是每个人都能认识到的。

甚至可以看到一些著作,用理论包装常识,把你知道的换个形式告诉你,大受好评……究竟是什么提供了意义?是获得知识本身。认为知识可以解决问题。

移动设备,行文散乱,难以编辑,深表歉意。最近越来越没办法总结了,总是想到什么就打出来什么……

帖:4701306 复 4701274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