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与月之回忆河友探讨一下虚无主义 -- 编号87405
共:💬999 🌺1949 🌵12 新: 🌺25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说到这,我可得认真严肃的回复了

可能是我没有太表达清楚,“人是一种极不稳定的生命体”这话,不仅仅指的是个体,还包括组织。

简单说,我认为(广义上的)组织是有思想的,这并不是指组织当中的“首脑机关”,或者说,我认为组织可以视其为“人”。因而,我指的是,“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富农、中农”就是4万万中国人中相当不稳定的一个群体。

并非所有人都认同这一点。比如王明这一派,他们坚定的认为“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富农、中农”肯定会出卖革命,这一派在党内叫“左”派。这是大伙比较熟悉的。实际上,还有一派,坚定的认为“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富农、中农”肯定会被反动派所收买。这话听起来跟上一句没有任何区别,其实不然,“肯定会被反动派所收买”这话是反动派自己说的,他们料定了,软硬兼施,必能得手。

无数历史表明,党内的“左”派(注:这一派并不新鲜,自古就有,在这里为表述便利起见,就用党内“左”派来指代),跟反动派都弄错了。原因就在于,“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富农、中农”极不稳定。比如说,抗日战争爆发之前,这些人还是更倾向于投靠国民党,等到日军大举侵华,这些人“似乎”是一夜之间更换了旗帜。如果我们将人从组织当中切割出来,孤立的看,一定会得出“身上有两面性”这样的结论。我反对这种孤立看问题的方式,放到一个群体当中,则能清晰的看到“不稳定性”——不是指他们这一部分人不稳定,而是指这个群体不稳定。

如何有效的克服这种不稳定性造成的诸多不良后果呢?用大白话来说,靠的是良心。良心是什么?良心的本质就是公平(公平、公平、他妈的还是公平)。你可以脑补出一个画面:良心的多寡或者有多接近公平,跟不稳定性是成反比的,有一根无形的线将二者连在一起。良心越多就越稳定,反之,就越不稳定。当然,这里讲的稳定是动态的、相对的,而不是静态的、绝对的,这就好比开车时要始终左、右来回打方向盘。

据此,我的结论就是,中华文明是有良心的文明。西方没什么良心可言,西 方大哲不说真话,就是因为他们无法面对自己那颗并不地道的心。承认自己身上总有私心杂念,这就叫有良心,“人非圣贤”。不承认,那就是黑心。如同能够认识到自己(无法根治)的愚蠢,并不愚蠢,真正的愚蠢就是总也认识不到或者拒绝承认自己愚蠢——绝顶聪明的牛才会因为再聪明还是头牛而绝望,这是过于聪明,空前绝后了。

帖:4703341 复 4703245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