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与月之回忆河友探讨一下虚无主义 -- 编号87405
共:💬1308 🌺2417 🌵27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并不是这个原因

而是有相当一部分人,他的成长,只是“增量”成长,增加了许多见识,这种成长是不完整的。从某种角度来看,“存量”比“增量”更重要。所谓“存量”就是早年形成的印象,形成的观点。不论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很显然,一般而言早年形成的观点是偏面的、不成熟的。这意味着随着年龄的增长,每个人理当不断的修正这些“存量”观点。然而,现实中恰好相反。

举例来说,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是看战斗片长大的,在早期对于新民民主主义革命那段历史的认知是非常简陋的,误认为那就是一段军事斗争史。像我这样的人,到后来慢慢意识到了,一个人出去打架也得先吃饱了饭、有衣穿、有房住。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如此。而正因为如此,当我这样的人提出,阶级斗争只是一个历史性的工具时,另外一些人就“受不了”了。这里顺带多说一句,用生产资料所有制来划分人群是一码事,推行生产资料公有制是另一码事,这其实是两件事。

始终“保持”早期形成的“存量”观点,毫无疑问是社会向前发展的巨大阻力。所以说,革命,首先得拿自己开刀。总是去革别人的命,而从来不动自己的奶酪,就是一种毛爷爷所说的“根本不懂马克思主义,却假装很懂”的人。

再举一个例子。秦亡于暴政,这种观点流行了多少年了?我到现在还没有在任何一本正经的学术著作中见过有人提问:秦亡于暴政不假,可是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更没有见过有人指出:当地方性政权迅速膨胀成为全国性政权之后,必定有一个管理人才跟不上的状况。当然,你可以说我孤陋寡闻,但秦亡于暴政至今仍然是主流,这终归是一个事实吧。

人呐,多习惯于活在惯性中。这是一种很委婉的说法。要换成直白的说法,那就是很多人,躺在前人的树荫下乘凉那是很自觉的,要他去给后人种树,他似乎永远也“想不到”。

帖:4706657 复 4706601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