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与月之回忆河友探讨一下虚无主义 -- 编号87405
共:💬995 🌺1870 🌵12 新:💬17 🌺54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一篇旧文:北平舞女生活

此文刊登于1933年2月3日,天津《大公报》

北平的舞业,在前两年要算发达极了,自从国府大申禁令之后,竟给她们一个大大的打击。那些华商舞场,都被官家封闭,表面看来,跳舞在北平,似乎已经绝迹了,但一般摩登青年男女,正在嗜之若狂,哪能因为被官家封了舞场,就不跳舞,所以一般外商为迎合他们的心理起见,变本加厉,在外国人势力范围之内,设立了很多的舞场,把这些失业的舞女,完全收罗了去,大大地干起来。那些青年,方在恨“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时候,忽有这么好的桃源出现,故无不趋之若鹜,舞业在北平,竟兴盛起来,像北京饭店、华盛顿饭店、正昌、汇通、雷报、加斯登、德国饭店、利通、中国、东方、长安、北平等饭店,均有舞场之设。这些都是在外人势力保护下公开的营业舞场,还有些秘密干着的,不下十余家之多。有些浪漫的少女们,也拿跳舞当了她们的职业,于是北平舞女的生活,乃有记载的必要了。

舞女乃一种新式职业,其收入以舞票为大宗,通常舞票3枚,售洋1元,舞客以现金向舞场购票,舞女则以所得之票,兑取现金。舞票六枚可得大洋1元,盖舞场须扣去其半也,故每夜得票30张者,可得5元进款;60张者,可得10元,视舞场营业程度而定,抑亦视舞女之号召力如何。姿容秀丽之舞女,为一般舞客所欢迎者,彻宵达旦,无时或缀,每夜收入,恒自20元至30元不等,此外月薪尚不计也。以舞女一夕之所入,实乡农半载年勤之所不及,小学教员一月中所不能得者,诚可谓现代社会之怪现状。但舞女之入款多者,躯体每觉疲不自胜,故每有不及终宵即托故他去者。平庸之舞女,每夜收入恒在5元至10元间,每月计之,亦在200元左右。在此生活困难之社会中,男子一月辛劳收入,犹不及此数之半,而舞女则轻易得之。“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之句,竟流行于今日。

舞女之来源,流品至杂,不能一概而论。其大部分均曾受过高小教育,即中等教育女生亦数见也,大多家世中落,环境压迫所致,在此欢喜场中,伤心人固比比皆是也。此文附记舞女身世数则,均实录也。(一)有周氏女者,父曾为浙东显官,退职后,迁居北平,父旋为仇人所陷,困顿不堪,死后余资亦寻告罄。女上无长兄,下有弟妹,老母年已五十余矣,弟妹尚在初中肄业,年仅十四五岁,处此社会环境中,即便小儿女辍学,亦无处可以谋生,女甚愿出外就职,而每月所得只20元左右,以之纳房租之半,犹不足也。时北平舞风大盛,女遂毅然加入舞场为舞女,时女士年十九,芳容艳丽,而举止娴雅,不苟言笑,与一般庸脂俗粉,迥不相同,遂引起一般青年舞客之欢迎,营业甚佳,每日购置装饰品而外,尚余200余金,不但一家衣食住均可无亏,即弟妹亦可继续求学。女之操是业,完全系牺牲性质,今其弟已入大学矣,女决意培养俟其毕业后,始辍此业。盖一中等程度之青年,在此茫茫人海中,谋生大不易,其苦必有如此者。(二)有名秀英者,其父以吸鸦片倾其产,而老病侵临,戒烟已无希望,秀英有一兄,已自给小家庭,俸给有限,每月勉强津贴,仅足一家衣食,而老父黑货时断,医药无资,晚景凄苦,朝不保暮。秀英孝父心切,初则每日往兄处索资,奈兄景况亦极恶,每次仅给三四元,而其嫂已白眼频加,秀英悲愤之余,私将首饰付之典库,不足则又加以借贷,以其父母日须2元以上鸦片,始能过瘾。邻家有女友新习为舞女,招秀英同往,谓每月至少可得200元,秀英意动,遂毅然偕女友赴舞场习舞,3日后,已能学步。秀英出身于北平著名之女学,为舞女后,同学争相惊异,其长兄则加阻止,顾老父甘旨之奉,从此不缺,床上烟膏不断,皆秀英辛苦搏来之金钱,无人得加以非议也。

舞女之在舞场,除分拆票资而外,按月尚有一定薪俸,则系舞场主人拟以羁縻舞女,以免舞女之动辄转隶他场也。此种薪水,通常每月为30元,此外则视舞女之声望而定,色艺艳名,足资号召者,薪水恒自50元至80元。记者曾闻有数舞女,月薪多至百元,且每月均包香槟10瓶也。包香槟者,亦一种奇特之合同。香槟为西洋免贵之酒,凡客欲示好于某舞女者,则每瓶非8元不办,豪贵公子,不较锱铢,故香槟多开,于舞场甚有利也。记者曾见过有舞客呼朋招友,大开香槟,汩汩之声,惊动四座,计之共得8瓶,已及64元矣。舞场之视此辈舞女,执礼惟谨,盖无异舞场之摇钱树。故舞场中亦有阶级之高低也,以一舞女一夕收入数目之巨,诚足惊人,然入款虽多,妆饰衣服之费亦巨,不得谓非一种重本之营业也。

近来北平舞场,以西人所营者为多,一种则仅备乐队,下设舞女,由入场者自携舞伴,入其中者,行为举止,均属彬彬有礼,衣服整饬,犹其余事,与下级舞场之动辄搂腰吻臂者,盖不可同日而语,此皆为一般西人之侨居北平者而设。舞场之在西洋,原属一种游乐场所,而在北平则几成为青年坠落陷阱,中国男女,界限素严,一般青年,遣兴无从,而妓寮曲院,又为一般自爱者所不愿往,于是舞场遂成为一般青年流连之所。前者青年所认为不易接近之少女,今竟得以些微代价,相抱而舞,且江南佳丽,北国美人,燕瘦环肥,听任选择,无怪入其中者,有欲罢不能之感。闻有一大学生,在一学期中,耗费于舞场多至一万余金,其疯狂程度,可以概见,其他各洋行行员店伙,因跳舞浪费而失业自杀者,亦数不见鲜。年来日本取缔跳舞甚严,扶桑舞女为生活计,亦来北平,出入各西人经营之舞场中,而白俄少女,流落北平者,亦多以跳舞自活,一时日俄舞女,充斥舞场,与我国女子,争艳斗丽,如华洋货品,杂然并陈。但一般人仍喜与本国女儿同舞,故日俄舞女收入,远非华女之敌云。

已经过去90快年了,并没有变化。要说有变化,那就是今天更有“科技感”:给直播间的美女打赏,而操控美女的则是抠脚大汉们。

通宝推:奔波儿,
帖:4718057 复 4701274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