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与月之回忆河友探讨一下虚无主义 -- 编号87405
共:💬999 🌺1908 🌵12 新:💬2 🌺35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只有可靠的人才能想出可靠的办法

天下没有攻不破的堡垒,相信大家都听说过这句话,也认同这个理。所以呢?防不胜防,不如不防。这就是妥妥的胜骄败馁的产物。

“啊?这跟胜骄败馁有什么关系?”

确实是没有攻不破的堡垒,但也有一个容易攻破和不容易之别吧。我设计出一个堡垒100年你攻不破,这100年间你绞尽脑汁,我也在绞尽脑汁,设计下一个堡垒,更坚固。所以,“不如不防”是不成立的。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就是因为胜骄败馁。

不能始终清醒地认识到胜骄败馁是死敌的人,一定不可靠。

前面提到,康熙是个大聪明,他想出来的招,官僚们破不了,很长时间无可奈何,结果就把大清给玩没了。实际上,奴才般的官员,并非是康熙一个培育出来的,早在前朝大明年间,臣已然搞不过君了,朱元璋的剥皮大法相当骇人。我个人认为,2000年的皇帝官僚制,皇帝是打了一场“逆袭战”,从弱到强,最后强到没边,同归于尽了。

所以为什么说天天念警句是不够用的呢?不管有心还是无意,胜骄败馁是无法根治的,而如果在一个相当高的层面发作,后果极其严重。我的意思是说,得亏中国是世界的中国,大清完了,只不过是大清完了,还不至于是人类完了。

正因为如此,我以为,毛泽东思考的问题是:如何建一座堡垒,这个堡垒就像皇帝官僚制那样,可以运转数千年,不论是从内部还是外部都攻不破。但是,时间一到,不攻自破,彻底瓦解。

我们中国人为什么特别喜欢讲天时、天意、天命、天机呢?那意思就是说,大限一到,必死无疑。这个死,指的是一个句子、一个段落、一个篇章到此为止,谁也不可能逆天。那么显然,皇帝官僚制是一个篇章,一个王朝是一个段落,一名皇帝是一个句子,都有自己的大限。

因此,需要再强调一次,皇帝官僚制完蛋,是世界的中国的皇帝官僚制完蛋了。显然,毛泽东同志要解决的问题,一定得“上层次”,最低限度是要保住中国,往高走,要保住全人类,最高,当然是要保住宇宙中的生命。

这么艰巨的任务,只有可能是可靠的人来完成。任何不可靠的人,提出的设想,一定是不可靠的。

大道理讲完了,讲一个小故事。我对晋献公这个人,非常感兴趣。之前,我认为晋献公是为了让儿子得到锻炼才出狠招的,后来我慢慢意识到,这个观点不是那么可靠。如今我有一个新的想法:晋献公不仅是为了让儿子得到锻炼,还因为他想杀掉一批卿大夫,他将爱妃所生的小儿子定为接班人,这是一个诱饵。但坦诚告诉大家,这并不是我真正的观点,我最真实的看法是:晋献公发现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如果他死了,他三个成年儿子当中的任何一个继位,都会被上卿们牢牢控制住,不可能有翻盘的机会。所以怎么办呢?只能是戏精附体。先逼死大儿子,再赶走另外两个成年儿子,还派出高级杀手追杀(有意思的是,重耳两次有惊无险的从杀手手中逃走),然后宣布将位子传给爱妃所生的小儿子。这样一来,五个儿子,会确定性的死三个,另外两个,至少有一个能活下来。光是活下来是不够的,所以牺牲三个儿子,“交换条件”就是杀掉一批位高权重的上卿。因此,我认为夷吾和重耳的关系跟表面看起来的恰好相反,他们是真正的死生兄弟。这样,事后来看,整个过程大概就是:晋献公布局,晋惠公杀人,晋文公坐稳。那么这样一来,献公和惠公都得背锅,献公背的锅就是“晚节不保”,惠公背的锅则是“背信弃义”,父子三人(准确的说是父子六个人再加几个可靠的臣,比如那个杀手)联手铸就晋国霸业。

有没有证据呢?我只能说,晋献公是一个可靠的人,这是有铁证的。比如,齐桓公曾经召集过一次“联合国大会”,本要去开会的献公走到半路,借口身体不适,不去了。他看出来了,齐桓公已经不行了,整个齐国都要让人给一锅端了。

通宝推:freesong,
帖:4730328 复 4730226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