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骂上海防疫失利如同骂儿子没考上清华 -- llama
共:💬266 🌺1472 🌵78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本质还是姓社姓资的问题

本质还是姓社姓资的问题。

新冠病毒随着研究的深入,越来越惊心。全体清零从社会总成本来说是最低的,而共存是社会成本最高的。特别是现在发现新冠会导致超级抗原攻击免疫系统后,多次感染新冠会导致人的永久性损伤,甚至失去劳动力。欧美今年的劳动力情况也展示出了,共存的成本非常大。

对于清零而言,所有人的收益是公共收益,分摊到每个人头上基本是接近的,无论是资本家还是穷人收益接近,至少不像资产分布一样悬殊。但是成本支出上有巨大不同。对于低收入者,他们比较难熬,但他们没有发声渠道,但要他们支持抗疫需要给予物质上的支持。对于收入中等的人相对支持抗疫,付出的成本可以解释而收益也相当。对于资产阶级而言则付出成本更多一点,毕竟停工停产了。如果没有放水措施,资产阶级是怎么愿意的。

对于共存来说,资产阶级损失相对可控,比较富人的医疗条件远比普通人高,但是不停工停产对于他们金钱上的损失会小一点。但对于普通人而言,他们就要承担大量的损失,他们会遭受医疗挤兑。得到的却不多。

要抗疫成功关键在于发动人民。人民发动需要物质支援,特别是低收入人群。这就需要资产阶级进行某些形式的转移支付,用他们的钱来支援低收入者。

毛主席的带领人民抗战,就是为了全体人民的利益坚决抗战。对于抗战所需要的支出,向当时的利益集团地主阶级转嫁。而汪精卫卖国贼,为了自己的利益向敌人投降,出卖的全体人民的利益。

集体与个人,人民与资本,这些古老的关系再次突显在抗疫决策上。抗疫不光是科学问题,更是政治问题。是不是社会主义,是不是为人民服务,这些才是决定抗疫政策的根本。

帖:4744844 复 4744472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