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与月之回忆河友探讨一下虚无主义 -- 编号87405
共:💬1036 🌺1989 🌵16 新:💬35 🌺39 🌵4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对本楼所有贴子做一个重要的说明

我的很多贴子,让人不快,这是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很多读者没有意识到自己习惯性盲人摸象。因此,当我在文章提到“某些人”的“某些特点”时,一些读者就不由自主的拿自己与“某些人”进行对照,自然就会发现自己身上也有“某些特点”。这一错误是严重的,其严重程度就像下面这个比方:一头大象将自己跟鱼进行了对比之后,发现自己居然是一条鱼,理由是这二者都有脊椎。

本楼中相当多的贴子涉及到了“想象力丰富”,这看起来有虚无主义的影子。然而,“想象力丰富”并非是虚无,而是不接地气。接受了目下这种教育培训的人,往往是不接地气的,“想象力丰富”的,这是合理的——因这教育过度重视理论而忽视实践。正因为如此,如果我就此贴上“不食肉糜”的标签,恐怕很多人不能同意,这不同意恰好就说明了“重理论轻实践”是真实存在的。晋惠帝个人的问题在于理论与实践脱节,而并不在于他是一名“剥削者”,然而“想象力丰富”的人,却坚持认为晋惠帝首先是一名“剥削者”。

实际上,我本人是不愿意用虚无主义这个词的,原因就是这个词已经成了一种伪装。譬如历史虚无主义者,其常用之手法就是歪曲史实,而歪曲史实是为了他们“免费吸血”而服务的,这些人才是真正的剥削者。显然,在感观上,历史虚无主义者这一称谓要比剥削者更为“理、中、客”,故而更容易让人放松警惕。然而长久以来,人们通常会犯两种错误:一种就是把客观上误读了史实,与主观有意歪曲史实等同,显而易见的是,前者是错误,后者是罪恶。这里有一个典型案例,就是“亚当与夏娃受到了诱惑而偷食了禁果”:对于相当一部分中国人而言,他们所犯的错误就是“不过脑子”的认为亚当与夏娃真的是因为受了诱惑,而没有意识到这是西人一贯的包装手法,将“能力低下,且不会玩,又不会学,整天食利,日子难熬,只好在啪啪啪中寻求刺激”的这样一群人,包装成了受到魔鬼引诱的“不幸者”,也没有意识到这些所谓的“不幸者”其实是剥削者阵营中的一员,并且数量庞大,更没有意识到剥削者当中的“主要人员”之所以将这些不幸者包装起来,其动机只有一个,为了掩盖自身的罪恶,这些“主要人员”心知肚明的是,正因为他们自己整天挖空心思的“钻研”如何“免费吸血”,才培养出了或者说吸引来了一大群“不幸者”。若简单的说,剥削者阵营中的“主要人员”乃是“原鬼”,其数量只占很小一部分,而“不幸者”则是被“原鬼”咬过之后从人变成了“小鬼”,其数量在剥削者阵营中占绝对多数。“原鬼”高高在上,这是人们所熟知的,但“小鬼”遍布“下层”,这是人们陌生的——这是很多 人犯的又一个错误。对于相当多的中国人而言,他们并没有察觉到在革命取得阶段性胜利之后,“遗老遗少”的徒子徒孙们并没有被消灭,相反,他们用难以察觉的方式潜伏了下来,隐于野,或许你的亲属家眷当中就有。

想来我已经解释清楚,为什么我给人的感觉是,一方面占在大多数人这一边,另一方面又时常“无情”的批判、鞭挞多数人。“合理”的解释所“见到”的这种所谓的“两面性”,自然就会得出“要么疯了,要么别有用心”之结论。我的立场始终如一,但如果作为读者的你读出来“两面性”、“分裂”、“悖论”、“自相矛盾”,恐怕我要说一声,这不能怪我,是你的问题。

帖:4749814 复 4701274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