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整理】明朝趣事数则 -- 阴霾信仰
共:💬111 🌺467 🌵6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整理】明朝趣事数则 -- 有补充

明朝有些事情还是蛮搞笑的,发笑话楼有点长了,就整理起来发个主贴。

1, 成化年搬灰的明朝大臣

明朝京官的朝参是出了名的混乱,赶上天气热,来寒流,早上起不来的,能逃就逃,这以前还不太过分,到了宪宗时候,就是骇人听闻了。

成化九年五月丁巳早朝,1169人失朝。大明京官也就一千多人。大明失朝一般就是罚俸,早年间还搞过午门罚跪。宪宗厚道,法不责众,宥其罪,算了。谁知道到了成化二十三年七月乙卯,是明成祖的忌日,在奉先殿祭礼,文武百官一起放了皇上的鸽子。宪宗让锦衣卫和鸿胪寺按门籍清查,居然1118人没来。这真是拿皇帝不当干部。

看来罚钱罚跪是不管用了,宪宗有了创意,运灰,累死你们这帮养尊处优的。于是烈日下的北京城就有了如下的场景。灰头土脸的大臣甲:这是什么政策?穿越的大臣乙:土政策呗。

宪宗规定,三品以上的运灰五千斤,四品以下的三千斤,九品以下的一千五白斤。请病假也要让锦衣卫查验回报,有病假条装病的,查验时病好了的,一律运灰。

宪宗创建了西厂,厂址就在灵济宫前的灰厂,后来内阁大臣反对,没几年又撤了。看来宪宗对灰厂一直念念不忘,在这儿等着这帮大臣,这仇总算报了。

后来孝宗朝又来了一次大臣搬灰,看来如果要穿越到成化年间,一定要记得带劳保手套。😁😁😁

作者:观民济德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3205677/answer/966464507

2,从朱元璋手里逃生2回的官员。

朱元璋是公认的让官员谈虎色变的不好伺候的皇帝,不过也有官员能从老朱手里逃命的,堪称奇葩。

这个官员叫于敏(好名字),洪武年间的卫经历司的知事,犯法以后,他媳妇跑到皇宫门口击鼓鸣冤,但是审理下来发现于敏的罪过坐实了,他媳妇表示要以身代罪。朱元璋感叹这媳妇真好,方了于敏一马。

一年后,于敏改任御史,犯事又进去了,于是同样剧本再来一遍。朱元璋还警告于敏:你老婆是个好人,别辜负她。

结果。。。不到一年,于敏又犯事进去了,朱元璋很好奇,问他为啥,回答说“见利忘身”

朱元璋:“呜呼!呜呼!古至于今,若此者鲜矣”

这可真把老朱气得不轻😁😁😁这句话可以翻译成“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了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16390289/answer/2347795698

3,死刑不死。

谢谦,任益都县 丞。 为受钞七十贯,擅接无勘合行移,戴凌迟罪还职。

谢载,任户部司务。为填批不关勘合,戴凌迟罪还职。

明初那时候,吏治很差,搞得一边缺官员一边有一堆官员被判死刑,结果把死刑搞成了积分换点制。

有些官员判了一次死刑以后还要继续干活,集满2次才拉去砍头

这两位则是集满了三次才死。。。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16390289/answer/2508373380

3,三呼万岁

朱元璋曾经有过一次改革,用现代眼光看真是进步,他觉得皇帝活不了万岁,就取消取消朝会时候的“三呼万岁”,改成天辅有德”。“海宇咸宁”,“圣躬万福”。

结果古人官话推广没像现在这么普及,朝会这么喊喊成了菜市场。。。

史载“赞呼之际,贵呼齐一。今百官三呼应声,讙譁不齐,诚为失仪。”

坚持了半年以后,又在百官期盼中把三呼万岁给改回来了。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16390289/answer/2355774602

4,洪武元年不下雨,御史中丞刘基上书劝谏,说是张士诚降人被充军,上天觉得不够仁德,这才不下雨。朱元璋放了这些人回家为民,结果还不下雨,一怒之下罢刘基为民,发配刘基手下的御史台官员去汴梁安置。

朱元璋还特意在命令里要求他们必须自己划船去。。。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16390289/answer/2348081410

5,八股取士

八股取士一直深受诟病,明清往往绑一块批。明朝八股文只是科举的第一场,虽然挺重要,但是后面第二,第三场的论、判、诏诰表和经史时务的成绩也很关键。

点看全图

看看这堆针对第二第三场的备考书,不由想起高考前的三年模拟的恐怖了。

嘉靖40年的归有光就是因为第三场的考试成绩好而被录取为进士的。袁宏道也是因为后场成绩优异而中弟。

6,明人骂人:

明朝士大夫之间相互讥笑戏谑也十分有趣,多是以对方的籍贯入手,当时习俗称畿辅人为“响马”,河南人“偷驴贼”或“板肠”,山西人“瓜”,山东人“胯”,江南人“水蟹”,苏浙及徽州人“盐豆”,江西人“腊鸡”,陕西人“豹”,四川人“鼠”,湖广人“干鱼”,福建人“癞”,两广人“蛇”,云贵人“象”,可以想象士大夫们对骂起来,恐怕跟菜市场也没多大区别了。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3205677/answer/609247922

通宝推:北纬42度,回旋镖,陈王奋起,红尘无极,牧云郎,纳米小洞儿,住在乡下,西安笨老虎,李根,
主题:4752402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4)
家园 明朝皇帝是西藏活佛转世。。。 -- 补充帖

可以理解为啥藏传佛教在草原那么兴盛了。人家真能编😁😁😁

《汉藏史集》:当上都皇宫被蒙古人以大火焚烧之时,蛮子之王子虽敬重蒙古皇帝,但依然无法摆脱【厄运】,被驱逐出了家园,遂往萨思迦,修习佛法,追随其者甚众。是时,蒙古皇帝之卜者曰:或有西方之僧人谋反,抢夺王位。【皇帝】遂遣使者往视,见蛮子之合尊,为众随从环绕,回禀皇上。【皇上】遂下令杀之。往杀之际,合尊曰:我无谋反之意,若必杀我,来生必将夺取蒙古皇位。其后,他转世为大明皇帝,抢夺了蒙古之皇位。据说蛮子合尊被杀之际,流的不是血,而是乳汁。

按藏人的说法:朱元璋成了萨迦派祖师之一“合尊法宝”的转世了😁😁😁

无独有偶,朱厚照也被藏人认为是活佛转世:

《贤者喜宴》中言:“另,法王曲扎嘉措,((藏文),指噶玛派第七世黑帽法王——译者)曾言:‘我的转世若只有一个噶玛巴(对黑帽法王的称呼——译者),则佛教大事难以承办,因此要做两个噶玛巴。’如所说般,正德皇帝亦是其身之示现((藏文),有安排、主意等意,旧译庄严,此处应有化身之意——译者)之一,第八世诞生(指黑帽法王——译者)和皇帝登基在同一时期。此皇帝亦戴黑帽,自言是噶玛巴。”

提起正德皇帝,还有个好玩的事情,故宫有个正德年间的瓷盘,上面有波斯文。

点看全图

然后国内专家翻译以后,发现这行字的意思是:

“大明皇帝即苏莱曼国王御制”😁😁😁

朱厚照还真是文青风格,又调皮了。他不仅玩过绿教,还学过喇嘛教,给自己起过法名,真是啥新鲜玩啥。

正德年间还有朝鲜使臣都私下里问明朝大臣:你们皇帝这么没个皇帝样,大明怎么没亡呢?😁😁😁

正德年间确实大明没亡,边防还比弘治年间改善多了。

通宝推:西安笨老虎,住在乡下,
帖:4756462 4752402
家园 吃出胃病的利玛窦 -- 补充帖

万历初年登陆中国的传教士利玛窦,在广东碰壁后转战江西南昌,获得了当地士人、显贵的热烈欢迎,各类大小宴会不断,让利玛窦差点患上了肠胃病,连乐安王与建安王都亲自在王府接见他。值得一提的是,当地名士章潢特地邀请利玛窦到南昌名校白鹿洞书院讲课,课题主要是宗教和数学。利玛窦可能是历史上第一位在中国学校讲课的西洋教授。

(P.S.到了清朝,传教士就成了皇宫的玩物,民间基本上就没有接触西学的渠道了。)

和很多人想象的不同,尽管哥白尼的《 天体运行论》在1616年被罗马教廷列为禁书,但当时的在华传教士并没有阻止哥白尼学说在中国的传播。如《崇祯历书 》就大量引用《 天体运行论》的观测记录,《西洋新法历书 》(《崇祯历书》入清后的修订本)更是将哥白尼和托勒密、第谷、阿尔方索十世并列,称为西国治历四大名家。详情可以阅读江晓原的论文《论耶稣会士没有阻挠哥白尼学说在华传播 — 西方天文学早期在华传播之再评价》

除了宗教、科学一类的著作,来华传教士和明朝士大夫还合作翻译了一些古希腊的文学、哲学作品。其中由金尼阁口授, 张赓笔传的《况义》(拉丁语:selectae Esopi Fabulae,伊索寓言选)是《伊索寓言》最早的汉语节译本。

作者:穆斯塔法凯末尔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3205677/answer/1937278096

最能喝酒的状元

永乐年间交趾使臣进京,酒量很大,事关天朝脸面,朱棣要找人把他们喝倒。状元曾棨就站了出来,一连喝了几天,来使终于大醉,武士也东倒西歪,然而曾棨清醒如没喝过酒一样,使臣只得甘拜下风。成祖闻之大喜道:“且不以才学,只这酒量,亦堪作我朝状元。”

又有一次,英国公张辅想试探一下曾棨到底有多大酒量。他两手合拱量了一下曾棨的腹部,再根据腹部的大小做了一只木桶,置于厅堂后面,于是便邀请曾棨到家中赴宴。他喝多少,同时便往桶中注入多少,喝了一天,桶里的酒已谥了出来,便注入另一瓮中,又溢了出来,曾棨神色自若,夜半回到家中,又摆酒犒劳送他的张府仆人,直到仆人都醉了,他才休息。第二天,张辅惊呼:“子棨真海量也。”

帖:4756471 4752402
家园 不靠谱的《明史》 -- 补充帖

满清修的《明史》里面不靠谱的东东还真多,仔细瞅的话,就连洪武年间也被黑了不少。

举个例子:

比方说李善长吧,废话不说先上《实录》:

○乙卯 太师李善长自杀。先是善长有过,诏累宥之,善长益恃恩。时京民通惟庸作乱者,法当徙边。善长受奸民赃,数奏请给其亲。又从掌都督府事信国公汤和假卫卒三百人营第宅,和攘臂大怒曰:非奉命太师敢擅发兵邪?善长惭谢。至是事败,善长益危惧,上诏慰谕之。复召诣奉天门,与语开创艰难之际,为之流涕。复至右顺门, 上谓群臣曰: 吾欲宥李佑等死,以慰太师太师年老,旦暮无以为怀。群臣复奏:善长开国旧臣,任寄腹心亲托骨肉,而所为如此。臣等考其事,反状甚明,敢以死奉法。上曰:法如是,为之柰何。 善长大惭,曰:臣诚负罪,无面目见百官矣。乃抚遣归第,赐佑及陆亨等死,善长遂自经。上命以礼葬之,厚恤其家。子祺为驸马都尉,后卒于江浦,孙茂今为指挥佥事。

再来看《明史》:狱具,谓善长元勋国戚,知逆谋不发举,狐疑观望怀两端,大逆不道。会有言星变,其占当移大臣。遂并其妻女弟侄家口七十余人诛之。而吉安侯陆仲亨、延安侯唐胜宗、平凉侯费聚、南雄侯赵庸、荥阳侯郑遇春、宜春侯黄彬、河南侯陆聚等,皆同时坐惟庸党死,而已故营阳侯杨璟、济宁侯顾时等追坐者又若干人。

《实录》明确说了“厚恤其家”,那肯定没有杀李善长全家啊,杀了还怎么厚恤呢。《明史》却说杀了李善长“妻女弟侄家”七十多口。

还有有名的沈万三,再说一个沈万三,先上《明史》(这段在马皇后的传中,沈万三是没有传的):吴兴富民沈秀者,助筑都城三之一,又请犒军。帝怒曰:“匹夫犒天子军,乱民也,宜诛。”后谏曰:“妾闻法者,诛不法也,非以诛不祥。民富敌国,民自不祥。不祥之民,天将灾之,陛下何诛焉!”乃释秀,戍云南。

但是顾城的考证是沈万三是元朝人,1368年朱元璋建立明朝的时候,沈万三已死去12年以上。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90385035/answer/2260355778

明史中宪宗时期的万贵妃给其他妃子堕胎的记载一点也不靠谱。《明史》里面自杀的太监张敏,《实录》中人家可是好好活到成化年的。

清修《明史》中朱以海最后被郑成功扔进了海里。。。直到前两年,台湾出土了朱以海的墓,墓碑上面清清楚楚地记载着朱以海一直都有哮喘病,在一次发病时不治身亡。

只能说还好明朝中叶,内阁阁臣把明实录给传播了出来,以至于清朝毁了一大堆宫廷所藏明实录以后,民间还有手抄本留存至今。

看《明史》的感觉就是在玩打地鼠,里面各个不靠谱的地方还真不少,像地鼠一样不断冒出来。

比如袁毛之争时候闹出的袁崇焕家无余财五千两的笑话,也是《明史》和地方官员抄家记录严重不符搞出来的。。。

通宝推:西安笨老虎,hwd99,燕人,
帖:4756511 4752402
家园 清朝冷笑话数则: -- 补充帖

康有为亦言“但八股清通,楷法圆美,即可为巍科进士、翰苑清才,而竟有不道司马迁、范仲淹为何代人,汉祖、唐宗为何朝帝者!若问以亚非之舆地、欧美之政学,张口瞪目,不知何语矣”。

夏曾佑则形容清代读书人群体“汉、魏、隋、唐,不知为何朝,而但知有朱子;礼、乐、兵、刑,不知为何事,而但知有时文”。

宋恕也嘲笑“天下学问之最孤陋者,无如中国北边之京官”。虽说昔人就已盛传“太史公是何科进士?《史记》是何科朱卷?”的笑话,但宋恕认为清末的京官对于历史知识的“孤陋”更甚,乃至于还出现了某京官借阅《汉书》后觉得此书“不见有一点好处,其中文理荒谬令人费解者甚多”一事。

另有数名京官在由北京赴上海的轮船上只知“吟哦消遣”近科的闱墨,见某进士在阅读《支那通史》一书,京官们既不解“通史”何意,又误会“支那”为日本。

张伯驹的《春游琐谈》也提到清末有已中进士者“尚不知岳飞为何时人”。

帖:4759890 4752402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