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转载备查:赵志军:新石器时代植物考古与农业起源研究(上) -- 大井故事
共:💬295 🌺2087 🌵13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查了一下,这个赵志军的确是力主“小麦西来”的

目前,他的“小麦西来说”遇到最大的问题,是从西域、河西走廊、陕西山西河南、到山东一带,目前发现的小麦考古遗存,年代是越向东年代就越古老。

不过这并没有转变他的看法,他转而认为小麦西来,不是走塔克拉玛干古代湖沼城邦、再经河西走廊向中原传播,而是通过更北方的草原地带,包括蒙古高原传播到中国。然而目前他猜测到这个北方草原地带也没有古代种植小麦的考古发现。

于是他就将小麦西来,附着于“青铜冶炼西来”说,解释为小麦和青铜冶炼,还有绵羊一起,从西亚传到中国。

绵羊通过草原地带传播,这个很好理解。但蒙古草原特别是北部地区,不像靠近黄土高原的内蒙一些边缘地带,我没有看到有农业种植的考古发现。

另外,我至今似乎没有看到中国周边的游牧、渔猎民族,有不基于农业基础就可以掌握金属冶炼的。西南地区包括东南亚地区出土青铜器,同时也出土了当地农耕的考古结果,即便是“刀耕火种”也算是初期的农业。但是蒙古高原2000年来有什么部族自己有金属冶炼能力,可以不用向汉族等区域购买铁、青铜?真的没有印象。

西方史学坚持说在最初的乌克兰俄罗斯大草原一带,曾经有一个先进的“雅利安”种族,他们既训化了马,又掌握了金属冶炼技术,能打造青铜兵器。于是骑着马到处征服农耕地带:如印度、两河、希腊等等。常识中,草原地带的各个民族的生活燃料,主要是牲畜的粪便,而木头是宝贵的材料而不是燃料。用否牛粪来练青铜?看起来很不靠谱。

也许我“孤陋寡闻”,不知道西方已经在雅利安种族的起源地发掘出了青铜矿石采矿和冶炼遗址,也能很好地解释他们究竟用什么燃料。那么算是我无端怀疑、受了“西方伪史论”的影响。

如果没有这些可靠的资料,即便在俄罗斯大草原地带发现有青铜器(比如墓葬陪葬品),更合理的是游牧部落换来的、而不是他们自己生产。单纯持有青铜器,即便考古发现能在草原地带连成一条线,也根本不能证明青铜器冶炼技术的传播,也是同一条路线。不知大井兄是否同意这个逻辑推断。

像赵志军这样孜孜致力于证明“小麦西来”,是否可以认为他缺乏以可靠考古资料总结归纳的学风?

通宝推:贼不走空,
帖:4758513 复 4758389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