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与月之回忆河友探讨一下虚无主义 -- 编号87405
共:💬999 🌺1908 🌵12 新:💬2 🌺35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白痴》读后感

注:这是《白痴》读后感的第三篇,前两篇就不贴在这里了,所以大家读到正文第一句话时,会有莫名其妙之感。

好了,说了太多的“题外话”,现在回正题,说说“读感”本身。

关于陀思妥耶夫斯基本人是怎样的三观,我不想做出评价,这是他的事,不是我的事。我只谈“读感”。

《白痴》我读得不太舒服,这是我直接的感受。为什么会不舒服呢?因为我感觉(感受不是认为,但如果不注意,会误以为是一种观点)写得太啰嗦,同时,也写得太含蓄——如果换一种说法,那就是作者总在卖关子。我一度产生这样的质疑:这位大名鼎鼎的作者就跟商人似的,在搞饥饿营销。

好在我有经验,是的,我对于这样一种感受有经验。所以,当这样的感受——它的本质是原始冲动——冒出来后,我开始要求自己冷静下来。冷静之后,我清醒的意识到这是我自己小题大做了。

为什么这么说?就算作者是在故意卖关子,故弄玄虚,但显然我想读下去,如果要形容的话,那么我就是一条已经上了钩的鱼,我急切的想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那么很明显,即便这是作者故意安排的,但上钩的是我,是我上了钩。我之所以上钩,是因为我心浮气躁。不就是一个故事吗?我读不读,又怎么样?多大一件事?我就这么急不可耐,居然抱怨作者写得太啰嗦,太拖沓?

实际上,我本人并没有任何有力的证据证明这是作者为了让读者上钩故意如此安排的,我很清楚,有的人就这样一种表达方式,就像有的花是蓝色的,不是所有 的花都是红色的。

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我却如此猴急,难道不应该说问题出在我自己身上?这是确凿无疑的。

我刚刚提到,我对这种感受的出现极有经验,指的是什么呢?指的就是,人的问题,都特别简单,一切都是因胜骄败馁而引发的。

所有的人都是如此。

所以,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不劳而获这样一种思想——思想是非要跟人的主观能动性挂钩的。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会同样的原始冲动,胜必骄,败必馁。

人与人的区别,只在于原始冲动出现之后的下一步。

什么叫愚蠢?就是不认为这种胜骄败馁是原始冲动,反而坚信这是一种低劣的品质。还有一种愚蠢,就是承认这是原始冲动,但相信只要原始的(往往一些人也将这种原始称之为自然)都是美好的,不需要深究的。

到底什么叫善呢?那就是在出现了胜骄败馁的原始冲动之后,一方面并不为此而烦恼或者自责,另一方面能针锋相对的采取策略。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一共有三种类型的原始冲动,其中两种比较强烈,比较容易捕捉到,另一种比较弱,容易被忽视(这被忽视的尤其重要):其一,胜骄感;其二,败馁感;其三,既没有胜骄感,亦没有败馁感,简称“无感”。

这三种原始冲动的出现大致对应以下三种情形,举例来说就是:

一、我买入一支股票,大赚了一笔,就会冒出胜骄感;

二、我买入一支股票,结果被套了,就会冒出败馁感;

三、我买入一支股票,很随意的买了一支,赚一点小钱,这样,既没有胜骄感,亦没有败馁感。

这样来说罢,若所得较大,易出现胜骄感;若困难较大或者损失较大,易出现败馁感;若所得不大,所遇困难也不大,则易出现“无感”——请一定要注意,这种所谓的“无感”就是一种感受,应该正确的称之为弱感。

那么,当这三种典型原始冲动冒出来之后,不同的人就会采取不同的对策。这里也需要注意,思想,是一定跟人的主观能动性捆绑在一起的,这就意味着,一定是因人而异的,而绝不能全都一样——只有原始冲动才是全都一样。

好了,现在让我把什么叫善说完整。若出现了胜骄感,针锋相对的提醒自己要精益求精;若出现了败馁感,针锋相对的提醒自己要坚持不懈;若出现了“无感”,则需要问,到底是客观条件决定此事“此事并不太费劲,所得也不多”,还是自己的主观使然(换成俗话来说,就是本事大的轻松玩转)?

那么什么叫恶呢?自然就是,不论冒出了胜骄感、败馁感还是“无感”,在这之后的下一步,在由主观能动性来决定的那个阶段,袒护自己、包庇自己、纵容自己。

比如说,买了一支股票,被深套,于是败馁了,连饭都不想吃。自己能察觉到这是败馁感在影响自己,但并不采取积极的对策,反而是对自己说,“这难道不是人之常情吗?亏损了这么多,我哪里还有心思吃饭,更不要提我能拿出精神来做饭。我现在就想躺在沙发上,我也不希望任何人来打扰我。”

这里也顺带说一下,不劳而获这一标签的出现,也是胜骄败馁的产物。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人就是“爱解释”的,这是天性。所以,在人类的历史某一天,有一个“伟大”的人,“解释”胜骄败馁及其之后的不良走向的连锁反应(这种不良走向的连锁反应就是我们通常说的走了邪路,而良性的连锁反应就是我们所说的走上了正道)时说:这都 是因为有不劳而获的思想。

这个解释听起来【有那么一点道理】,于是就流传了开来。注意,这是双方“合作”的结果:“发明”这个解释的,自认为解释合理,接受这个解释的,也认为解释合理。

然而,这个解释只是有那么一点道理,它有明显的逻辑漏洞,或者说,它显而易见的不自洽。这是因为它根本无法解释前面提的第三种状态,“无感”。我们实际上每个人都有这样的体验,有一些事,做起来困难不大,所得也有限,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根本就不会出现“不想干了”的念头。因此,如果,真的是人被一种所谓的不劳而获的思想所支配,怎么可能在这样的情形,不会产生,不想干了的念头呢?

说得简单一点,这样一种解释,被“发明”出来,被接受并被广泛的传播,全都是因为,“发明家”和传播者,【只不过】稍加分析、判断,就肯定了,就下了定论。因此,我们要问,一个精益求精的人、一个坚持不懈的人,他会这样吗?

最为可笑的,古往今来,不断有人证明,这个世上所有人内心最真实的想法都是不劳而获,不担任何责任。他们到处收集数据,以便“完美证明”。他们自然证明成功 了。是啊,原始冲动,人人都有,人人都一样,这是不证自明的——这根本就不需要去搜集证据。

然而,这所谓的证明成功 了,只不过成功了“一半”:这世上所有 人【都】——都什么呢?

是都被不劳而获的思想支配,还是都有胜骄败馁的原始冲动?

可是这个问题,需要讨论吗?

原始的,人皆有之,无需证明。

后天的,因人而异,不证自明。

我们都是人,所以人人【都】会冒出胜骄败馁的原始冲动。

思想是跟主观能动性分不开的,因此,不可能人人【都】持有同一种思想。

因此,原始冲动,并不善,也不恶,它没有性质可言。

它只是一种存在,如此而已。而在原始冲动之后,下一步怎么做,才是人与人的区别所在之处。在这里,才有善与恶之分。

正因为我对此经验丰富,也可以说,我下了很大的本钱 去研究这一类问题,所以当我冒出“此书写得太啰嗦,作者也太喜欢故弄玄虚”之原始冲动之后,我很快就能冷静下来。

我这种很快,在1秒之内——不知情的人,往往会误认为我是冷血动物,我身上没有原始冲动。

我之所以能在许多情况下,不需1秒就能冷静下来,不是因为我有多聪明,或者说有多么强大的自制力,而是因为我对这一类问题,研究非常深入。我在这方面,已经是大师级的了。

我指的不仅是我对这一类问题了解深入,我所做的分析几乎不可能出现错,还指的是,我建立了一整套方案来应对原始冲动,或者说,我有一整套方案来驾驭本能,不论是在战略层面还是战术层面。这就是为什么我的内耗低到常人无法想象的程度之原因,这也是为什么这个世上绝大部分人说我冷酷无情的原因。

现在举一个具体的例子。

有一回,我告诉了我女儿以上研究所得,她听完之后,勃然大怒。

我对她说:你的反应在我预料之内,你这就是被败馁感控制住了。因为你固有的认知,被我轻松“颠覆”了,我只用了三两句话,便将你认为的牢不可破的“真理”推翻了。

你不妨这么来想,假设你打小就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长大,你没有读过一本书,你怎么可能知道有所谓的不劳而获这个词汇,你怎么可能出现所谓的不劳而获的思想?这难道不是别人悄悄塞给你的吗?这难道不是你自己不加严格审查的接受了吗?

你这样勃然大怒的情形不此这一回,实际上,每次当我“颠覆”你脑中的“真理”时,你都会如此。不光是在人文领域,比如我跟你谈一些物理问题,数学问题,化学问题,生物学问题时。你还记得吗?

所以,你现在需要的是,冷静。你冷静下来后再来找我,我可以逐一回答你的提问。

那么,我上面这番话说对了没有呢?实际上,这个提问本身就是错的,应该问的是“我这番话有没有发生效用呢?”答案是:当然有效。

还记得我之前跟大家提过的,古犹太教的教义吗?他们说,天堂就是到处流着奶和蜜的地方。显然,这里不需要学习劳动,甚至不需要流汗,四季如春。

那么,为什么会有这样 的教义呢?其实成因很简单,古犹太人在地中海沿岸漂泊了至少有好几百年,有可能上千年,他们似乎 永远也找不到一个定居下来的地方。所有的地盘上,都早有主人。因此,我们完全可以理解古犹太人有多累,他们的败馁感有多么旺盛。

但是,我个人认为,尽管如此,也不应该写成教义。

对于人类的先民而言,不论哪个地盘上的,恐怕都是活得很艰难,难道不是这样吗?可为什么有的部族没有制造出“到处流着奶和蜜 的天堂”呢?

胜骄败馁,只是一种原始冲动,在这之后怎么做,才是人与人之间的分水岭。有人选择了成为鬼,而有人决心要做人。

最后我要说的是,我是“穷者”这个范畴内的大师,“达者”那个范畴,我连门都没有摸到。

另外需要说明的是,人的胜骄败馁有许多不同的具体表现。比如,《西游记》中菩提老祖在悟空头上敲了三下,我们作为读者自然是知道这是一种测试,如果悟空有足够的所谓“悟性”,他会就明白师傅是何用意。

可是我们应该这么设想,假设我们就是当时在场的一名道士,我们是不是更容易认为这是师傅在责罚悟空?而这就是一种胜骄。为什么会说呢?

“只要不是瞎子,谁都能看出来这是师傅生气了”,这样一种匆忙中做出的定论难道不是胜骄的产物吗?

但由于胜骄败馁的种种具体表现太过于丰富,我是没有可能在这里一一列举的。我找到一个巧妙的办法,那就是“对号入座”。不妨牢记,一切皆因胜骄败馁而起,当你冒出了某种感受时——这里必须要再次重复,很多人把感受误当成了自己的看法、观点——你就不妨去对号入座,究竟是胜骄感,还是败馁感,还是那种很弱的容易被忽视的“无感”?

我能“解决”的,只能到此为止。后面,由主观能动性决定的,必然因人而异的阶段,也就是原始冲动之后何去何从的阶段,不是我可以“解决”的,而是由各位来“自由”选择。想作恶,请便,想为善,继续。

通宝推:古城老农,
帖:4759368 复 4701274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